修心与修力

修心与修力?

文/子湛

人这一生,修心和修力大抵是旗鼓相当的。

这儿的修,主要谓之:修炼。

修炼就像打游戏升级一样,不断地进取拼搏,获得胜利果实,自有大快意。开国伟人毛主席不曾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从一部剧集里的毛头小伙子转变成救世大英雄,除了颇多恰到好处的的机遇,心性也是必不可少的。

可人这一生,不是游戏,更不是剧集,容不得你肆意飞扬,容不得你冷眼旁观,你创造不了什么传奇,你也看不得别人的热闹。全情投入的人生才最精彩。我见过高中老师上课时的那种专注,我见过邻居小孩玩泥巴那种肆意,我见过妈妈做布鞋时的那一缝一挑,我见过爸爸煮土豆丝时的那一翻一炒。

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时刻,可能现在也有,只是我感觉不到了。

玄幻小说普及开来也有好多年了,相信和我一代的年轻人都有所涉猎,其中的主人公开场都是怎么惨怎么来,然后因为某一场奇遇,然后人生仿佛开了挂,从此遇神杀神遇魔降魔,笑傲天下,哪怕有大坎坷,也终会圆满地过去。

为何?

因为他们是主人公!

生活中,大家也是主人公,有着自己的级要升,遇着了各种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亦要使出浑身解数见招拆招。

然而,大家并不是都能如愿战而胜之,扬鞭奔远。

大家有时会逃避,会彷徨,会害怕,会担心一切变得无比的糟糕,以为真的就过不去了,可是终究还是过去了。

当然,这是一种另类的过去。

高中化学老师给大家讲过他曾经带的一个学生:那个学生家里是卖小吃的,当时高三还有些浑浑噩噩,父母老师苦口婆心,他依旧在教室的角落悠然自得,一个破手机,藏在书本下,时间过得既快也慢,整个人没有存在感。高考考得一般般,读了个一般的学校,后来回去子承父业。

这在小说中可就是历劫失败,要灰飞烟灭的下场,可在生活中大家往往还依旧如昔日般,可以吃吃喝喝,可以笑笑闹闹,生活得像个平日一样,反而是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蛇一生要蜕好多次皮,才能长大。

人一生应该也有这样的蜕皮历程,只是那个过程往往是看不到的。

此时白天的大家,可能在忙碌,在闲暇,在工作,在玩乐,似乎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只是到了夜晚,灯熄灭了,窗外的风也无声了,手机屏幕上亮着的荧光有些惨淡,游戏、影视、网页以及其他,这些东西再热闹,可终究有放下手机之时,那时是需要真正面对自己的。

这时候的自我面对,我做得很胆小鬼,颇有些懦弱,不知道你们怎么样?

就像三毛对这尘世的失望,海子迫切希望春暖花开的幸福,张国荣静夜里那无奈的双眼……

我总是会想起昔日的种种不堪,现在的种种不是,未来的种种不知,莫名的烦躁,睡意彻底消散。

可能,当初的种种在别人看来都不是回事,甚至在当下自己看来都有些不可思议,造成了一系列的问题,你以为放下了摆脱了,可还是不那么自如。

其实这都正常,毕竟心之一物,修之一事,从来不是说那些生死别离、滔天灾害、人心鬼蜮,而是那些不起眼的青萍、落花、涟漪,久久蓄积,自然心不稳、不平、不静、不正,而百邪侵,连累修力一事,也只得成了个形式。

“积微”一事,最是可怕,倒也可敬。

不过,人在心事动乱之际,还是尽量找点事情做,一忙治百病,人还是要忙着的。

“忙”大抵就是修力了,学生上学攒常识,大人上班攒钱财,不都是小说中的默默吞吐天地灵气嘛?希翼可以升级,有更大的天空,更好的体验,更精彩的人生。

修力很重要,修力做得不好的人,就如我这般的,在这个社会辛苦团存,总是要很用力的深呼吸才可以。

修力的过程中,自然免不了和各种人打交道,就像小说中,随着主人公能力的壮大,他所处的背景总是在不断升级,表现得更加高大上,有人说就是不断地升级地图,我觉得很形象。

这和成长经历颇为相像,小学在我的村子读,初中要去镇上,高中去县里,大学奔去远方的城市,离开学校后更是天高任鸟飞。

与人相处,自然各种是是非非,有人真诚,有人伪善,有人话多,有人沉默,该怎样去看待以及对待这个事情,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与缘法。

如果说与人相处很难,那么与己相处更难。

我见过很多人,对外人总是春风和煦,可是回到了家不是秋风萧瑟就是冬雪皑皑的。在外有多么开心,回家就有多么落寞,这样的人有何幸福可言?

相反,还有一些人,似乎总是木木的,却总有笑容给所有人,他们的心就像那春天的向阳花木。

物质与生活息息相关,修力与修心期期切切。

如果你现下生活不开心,那就尽量去忙起来,修心不够,修力来凑,当然只是暂时,最终还是需要给自己找到一个出口,自己与自己讲和。

如果你当下事业不如意,那就暂时停一停,静一静,问问自己的初衷,收收心,修修心,再去满血复活。

有一句诗说得好:“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修力需要不断地学习,开拓,有良师,有同道。

修心不妨发展一些个人爱好,勤读书,多游历。

愿君终有良人可遇可伴,平安顺遂;有鸿业可期可成,勤勉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