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病情既简单又复杂--原创连载《山庄梦,梦山庄》

? ? ? 望着黄建军载着蓝小蝶远去,扬起一片尘土慢慢消散在山风中,小梅的眼里已泛起了一片迷雾!爱情是自私的,谁不想拥有一份完整的爱情?小梅也一样,她全身心的爱着军哥,也希翼能得到军哥全部的爱!可想是一回事,事实又是另一回事,理想和现实总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小梅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悄悄的擦了一下眼睛,才转头对母亲说:“妈,大家也回去吧。”

两部普通的大众小车徐徐的开进了五爷的院子,五爷赶紧带着众人上前迎接,毕竟人家大老远的过来,不能失了礼数。

三人见面,少不得一番寒暄。五爷也趁机将黄建军先容给他们认识。

“师弟,你眼光不错啊,看师侄的样貌,必是人中龙凤,天医门振兴有望,振兴有望啊。”大师伯捋着自己的花白胡子,笑吟吟的说道。

“哦?师兄你还会看相?莫不是你这老家伙改行了啊,哈哈哈。”

“师弟,大师兄说的对,师侄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有这么个感觉呢,以前大家劝你早点收个徒弟,你总说不急不急,原来你早有计算啊。”

“哈哈哈…”

众人进入客厅依次落座,一边品茶一边叙旧。天医门共有五个分支,五爷一系属第四分支,以前因时势所逼不能聚首,现在可以了却联系失散了,谈到第三和第五分支,几人都是摇头慨叹。

黄建军想起省城医院的副院长尹连胜也是同门,还得到了他的帮助,当时都没有详细谈过,不知他是属哪一系分支?

“师父,师伯,大家省城的医院里有个副院长也是大家的同门。”黄建军不禁插话道,同时将当时的情形说了一遍。

“真的?”三个老家伙几乎异口同声的惊喜道。

“师伯,师父,这样,我打电话看看他有没时间过来聊聊。”

黄建军拿起手机翻找到电话拨打了过去……

五爷高兴的对两位师兄说:“如果能联系上三系和五系的人,那大家天医门就可以大团圆了。”

“是啊,我这把老骨头能有幸看到天医门聚合,等我到了下面见到祖师们也光彩,哈哈。”

“师弟,你说的病人在哪里?大家去看看,能难倒你的病例估计也不简单。”

五爷放下茶杯,带着几人走向偏房……

黄建军一通电话聊了大半个钟,除了约他过来会会同门,顺便感谢他的帮忙,才得以将蓝小蝶的父亲接了出来。等黄建军打完电话,他们几个也从病房里走了回来。

“小七,联系的怎么样?”五爷见到黄建军便问道。

“联系上了,不过现在他在外地开会,要后天才能赶过来。”

众人再次坐回茶桌旁,黄建军目光期待的看着师伯他们,希翼能听到一个好消息。

沉默一会后,还是大师伯先开口:“病情既简单又复杂,简单的就是脑部有瘀血,将瘀血散开或取出不成问题,复杂的是,病人中了慢性毒,这种毒可以麻痹人的中枢神经,使人陷入昏迷,问题就出在这里,搞不清楚毒物的配伍就无法配出解毒药物。”

厅里再一次陷入沉默,想救人必须先解毒,想解毒必须弄清楚毒素源头!

黄建军想起朱斌喝酒中毒一事,眼睛一亮,那用气逼毒是否也可以呢?黄建军转头看向五爷,刚说:“师父,如果用气……”

“咳咳,勇气是一回事,但没弄清楚毒物配伍,还是慎重为好。”五爷粗暴的打断黄建军想说的话,还偷偷的瞪了他一眼。

黄建军纳闷了,五爷这是什么意思啊,大家不都是天医门的人吗?有什么不能说的。算了,晚点再私下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五爷安排的晚饭自然丰盛,大家围坐在一起,推杯换盏,其乐融融。唯有蓝小蝶高兴不起来,从头到尾她都在旁边听着,也知道她父亲的病一时无解,哪有心情吃得下饭!所以她只简单的吃了一点就不吃了。

黄建军在桌下握住她的手,然后悄声安慰她:“别担心,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五爷家里的房子多,早就安排好师伯他们的住宿了。因舟车劳顿所以晚饭后也没怎么聊就早早休息。黄建军单独走向五爷的书房,他要弄清楚五爷阻止他说话的意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