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的故事

题记:有人说梦山庄系列里黄建军何德何能,竟然俘获两个女人的爱情,爱得过来吗?好吧,我承认黄建军的爱情故事是虚构的,今天来分享一个真人真故事,让诸君感叹一下爱情的魅力。

1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深圳,自从有一位老人在祖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后,经济发展如火如荼,宛然成了改革开放的标志性窗口。各种外资企业,合资企业,私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内地的劳工大军也纷纷涌向这座新兴的移民城市。

顺也是这时候过的深圳,在西乡镇铁岗村的五强纸品厂做了一个胶脊机学徒。当时的顺也就26岁,却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顺的家乡在西南偏僻的山区,他的妻子芬是邻村的,比顺大一岁。人长得还可以,结婚前也比较温顺乖巧,可结婚后便性情大变了。主观强烈,稍有不如意便会对顺大吵大骂,而顺遗传了父亲的木呐,用村里话说,牛踩到了都不会喊的那种。

顺是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婚后不久,芬就跟公婆吵着要分家,一个弟弟和妹妹还在读书,顺不愿意这时候分家,要分出来另起炉灶也要等弟弟妹妹不读书了再说,于是两人第一次吵架了,芬气得跑回了娘家。最后还是顺低声下气的去接了回来,顺的父母也不想小两口为这事吵架,分就分吧,于是小两口早早的独立出来自己过了。

在芬的唠叨下顺每天都起早贪黑的下田干活,顺的勤快也在村里出了名。几年下来,两个孩子也相继降生了,口袋里也有了小积蓄,准备将房子翻新,盖一间水泥楼房。

此时顺的母亲出了一场意外,上山时不小心踏空摔到了腰椎,拍片发现腰椎骨裂了,必须手术,要在腰椎处植入钢枝固定。住院加手术费用不轻,可弟妹还在读书,父母根本没有那个余钱,那时候也还没有农村合作医疗。顺让芬拿出钱来,芬却死活不肯拿,还唠叨着,干嘛不摔死去。俗话说泥人也有三分性,平时低眉顺眼的顺在怒火下将芬打了一身,然后找出钱去给母亲做了手术。芬再次跑回了娘家,大哭着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

顺也受够了,离就离吧,这样的老婆不要也罢。不管父母怎么劝,顺就是不再去接芬回来。

芬落不下面子自己回家,既然顺不接她,她干脆跟人跑到东莞去打工了。

顺的母亲手术后无法再做要使用腰力的体力工,只能在家里做点手上活。顺将两个孩子交给母亲帮照看,也跟着村里人到深圳打工了。

2

三观不合的婚姻很难持久,正如顺和芬。那时还没有手机,家里也没电话,出去打工大半年了两人也没有联系。

那时流行的是传呼机,顺也装了一台,方便家里有什么急事好通知他,但家里打电话要出到大队(现在的村委)才有,所以很麻烦。

有一次顺接到家里传呼,以为是什么急事,赶紧找公共电话挂了一个长途。他母亲告诉他,听人说芬在东莞跟了一个男人,让顺去找她,看看能不能挽回,还说了芬的详细厂址。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好挽回?既然缘分已尽,那就离吧,各自安好。顺没有去东莞找芬,而是开始为自己打算了。

原胶脊机长辞工了,顺顶上去做了机长,工资待遇翻了好几倍(注:胶脊机是给大本相集脊部上胶的机械)。口袋充实了,泡妞也豪气。顺看管的那台机组的一位湘籍女员工凤进入了顺的视野,在顺的百般追求下,凤被俘虏了,两人很快就加入了临时夫妻大军,在铁岗村里租房同居。

顺没有隐瞒自己的婚史,如实的跟凤说了家里的情况,凤没有嫌弃顺,反而被他的诚实所感动,铁了心的跟他过日子。

两人打算年底回去办了离婚就结婚,两个孩子也带出来,那时铁岗村是西乡的一个偏僻小村,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路边农田还没有开发,但村里已有了一间村办的幼儿园,可以接纳外来工的子女。

3

就在两人憧憬着美好生活的时候,顺接到一个消息,芬出车祸了,在东莞医院里生命垂危。肇事车辆逃逸,芬跟着的那个男人也不理她了。

顺想着芬也是自己孩子的母亲,还是自己挂名的妻子,于是和凤商量后,两人一起请假赶去了东莞医院。

失血过多的芬,脸色苍白得吓人,额头、嘴唇、左臂都缝了针,内脏出血,左小腿骨裂。车祸不算工伤,厂方不给报销,这些费用都需要自己出,好在厂方给结了两个月的工资,还发动厂内员工爱心捐助,加上顺和凤的积蓄,才把芬送进了手术室。

顺的主管叫海,跟顺同省不同市,算半个老乡,平时相处得也不错,大笔一挥给顺和凤续了半个月假。有人会问,凤干嘛跟去凑热闹?用凤的话说:看着她好可怜,她厂里也没什么人去看她,就一个人孤伶伶的躺在那里,也许爱屋及乌吧。

伤势稍有好转后顺把芬接到铁岗村的出租屋里住,一边上班一边照看芬。经此一役,芬也悔悟了,每天躺在床上看着顺和凤出双入对的同时还不计前嫌的轮流给她换药喂食,芬的心理估计也不平静,用凤的话说,每每在给她喂食时,芬的泪水从没停过。

4

休养了差不多半年,芬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了,可芬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顺也开不了口。

在一次饭桌上,三人正吃着饭,顺还是忍不住开口问芬,什么时候回去办手续。芬没有接话,只是眼泪不停的奔涌而出……

凤在桌下踢了一脚顺,顺不好再追问,此事就暂且搁下了。直到一个月后,也是在饭桌上,芬主动开口说,她可以回去办理离婚手续,条件是芬要带着两个孩子仍然跟他一起过,她可以不要名分,但不可以赶她走。

顺想都没想一口就回绝了,不行。在她生命垂危时可以倾尽所有去救她,因为她还是挂名的妻子,在她伤重卧床时可以为她端屎倒尿,换药喂食,因为她还是孩子的母亲。可现在她康复了,一想到她的脾气,顺可以忍受,不代表凤也可以忍受。

凤是个见不得眼泪的女人,一见到芬流眼泪,心就软了,她劝顺同意芬的要求,反正顺爱的是自己,芬即使跟在身边也构不成威胁,再说没有芬的同意离婚,凤也不好拿到名正言顺的名分。

最后在芬的一再保证下,三人回去办好了手续,带了两个孩子回铁岗,重新租了一套大房子。凤变成了顺的合法妻子,芬是顺的前妻,一夫两妻外加两个孩子住在一起,一时成了五强厂乃至铁岗村的奇葩。

芬一改以前的爆脾气,事事听从顺的话,有感于当初凤对她的无微不至,芬对凤也没什么隔阂,不久凤的孩子也出生了,月子中还是承了芬的细心照料。后来孩子逐渐长大,芬也进了五强厂,也是在顺的机组下做员工。直到他们的孩子大学毕业工作了,才不再外出打工,三个人一起回了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