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玛万哈

文/沙玛爱升

已经有半年没有啊达的消息了。沙玛万哈望着他尔波则山的北边,早晨有月色的红云覆盖在那边,心里有种隐隐的作痛。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他只是听啊普说去解决一些争端,但是这次为什么带着抢过去呢?沙玛万哈很想翻过山,看看啊达到底走到了哪里?为什么走了这么久依旧没有回来。只是山顶皑皑白雪阻挡了这颗急躁的心,再看看单薄的身躯还有短短的瓦拉,只能忍下来。

冬日的太阳照在雪地里让人睁不开眼,沙玛万哈踏着雪,循着远处飘来的诵经声方向走去,那是啊普读经书的声音,每日的早晨作为毕摩的啊普都会在那颗柏松下诵读经书。不大功夫沙玛万哈已经见到了远近闻名的大毕摩——沙玛光长,也就是沙玛万哈的啊普。在黑色的擦尔瓦上,一位威严而高大老人毕摩诵经,高高的鼻子如同鹰嘴,头上的哦贴黑的发亮,漏出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