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做一个标准的富二代吧

赵建是做工程的, 最近在舔一个量级大他十倍的老板,希翼能分一点活儿给他,那个老板倒是客客气气,既没有盛气凌人欺负他,更没有承诺什么,不温不火,早请示晚汇报,跟女大学生上床都没这么费劲,就这么半吊着他,什么招儿都使了,赵建是那种俞激俞勇的人,越这样,我这个饿狗越赖上你了。

赵建其实身家已经不差了,但是家有一子,自己这些年挣的钱都花在这小兔崽身上了,自己不是北京户口,花了八十万把儿子弄来北京上学,跟皇城根人家的孩子平起平坐,拼命给儿子报补习班,琴棋书画,把儿子往大家闺秀的路上培养,总之一样不差,人家有的要跟上节奏,人家没有的也要富裕上。

儿子一开始刚来北京还比较羞涩,也比较听话,等熟悉了北京的灯红酒绿后,心智也跟着变速的成熟,认识了一帮学校纨绔子弟,不好好学习天天逃课,但是怕他,补习班该去还是去,就是去了玩手机,给他报名的一对一课程,一节课五百块,他在哪里玩游戏要不就趴着睡觉,补课老师气得发视频给他,让他把孩子领回去,钱退给他,生不起这个气。

他紧忙哄老师,回去自然少不了一顿毒打,儿子越大越叛逆,学会了用京片子顶撞他,妈的,这小兔崽子,老子在外面看人家脸色低三下四的,回到家还要被你小子挖苦教训。

可能是诚心终于打动了这老总,那天主动给他打电话,问他能不能帮个忙,自己的儿子要去杭州参加竞赛,妻子有演出,忙抽不开身,能不能开车送过去,负责他在杭州的比赛行程,再安全送回来。

他一听机会终于来了,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把这公子哥伺候好了,那不就正式拜小弟了,马上欣喜的允诺了下来,说,大哥放心,我肯定把少爷伺候好。

对方没反应过来这个词汇,说,你回头报个数给我,我把钱给你转过去。

大哥,你这不是打我脸呢,能给大哥办事,还提钱。

对方满意的笑了,告诉了他时间地点行程安排。

为了伺候好这公子哥,他特意去租了个明星专用阿尔法,本来想弄个房车,那大号车开不惯也不气派,那天早早就赶去老总别墅,一见面,孩子早就准备好了,跟自家儿子差不多年纪,书生气更多一些,带着眼睛文质彬彬,非常有礼貌,开口叫叔叔,好像自己是老总的朋友,可以平起平坐,看着自己开着来的阿尔法,顿时觉得腰板挺直了,他从老总的眼里也看到了一丝惊喜。

这租一天五千的车,租的没错。

自己早就在车上备上了咖啡,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这个行程可不能掉链子,孩子上车后就睡着了,没一会就到了,自己早就定了五星酒店,两间房连着,还跟孩子加了个微信,万一有啥事,随时招呼,他又怕出啥事,会不会出去玩了,误了竞赛就不好了,他直接过去敲门。

孩子安安静静在看书,为了放心,他干脆呆着孩子这屋,孩子也没有管他,只管自己的学习,桌子上铺满了书,他也没顾上仔细瞅,躺在老远的沙发上玩手机,玩饿了还还叫了各种外卖吃的,孩子吃了一两口就回去看书了,剩下的都叫自己造了,吃饱犯困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等他醒来,天都黑了,孩子看着他笑,叔叔,回去睡吧,这太不舒服了。

他一看表都八点多了,不好意思的赶快起身。

晚上查了查第二天竞赛的地址,开车过去也就十来分钟, 还特意定了闹钟,预定了早餐服务。

第二天,自己六点多就起床了,等早餐供应后,才去敲门,怕有起床气,没想到一开门,一个真挚的笑脸,叔叔,早。

啊,你这么早就起了?

我都是六点起床。

带着孩子去吃早餐,看着时间,又准时把孩子送到了考点,临进去,还安慰人家孩子,别紧张啊,考砸了也没事,孩子无奈的冲着他乐。

这下总算松了口气,把车座椅放平,躺在车里玩手机。

没一会,孩子一脸轻松的出来了,他一看也高兴,考得不错吧。

孩子也轻松了许多,笑着说,还不错,除了一个题型没见过,其他的都见过。

他心想,这老总的孩子真了不得,还是个学霸,说话都这么有底气。

好歹也相处一路了,开车回去的路上,就跟小孩没话找话聊天,希翼能博得这公子哥好感,说不定回去能给他老子美言两句。

突然想起早起的事情,问,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定闹钟了。

没有啊,我平常都是6点起床。

你起那么早干啥,不困啊。

习惯了。

习惯啥?

习惯早起啊。

不上学放假也6点起床啊。

是啊。

那你起这么早干嘛, 学习啊。他本来是一句调侃捉弄话。

孩子说,是啊,早晨六点起床其实已经时间有点不够用了。

他听完觉得这孩子在吹牛逼,从镜子里看孩子一脸稚嫩,又不像自己儿子那种谎话连篇。但是一个正在贪睡的年纪,怎么可能起这么早看书,难道是睡不着什么难言之隐,还是这老总豪门出贵子,压抑孩子天性,不禁心生怜悯。

王总家教好,从小训练的吧。在孩子面前也谄媚的恭维。

没有啊,因为爸爸妈妈之前都是当兵的,所以她们六点起习惯了,所以我也跟着起。

他听到这里觉得不酸了,军人的意志力啊,哪是常人可以抗衡的。

叔叔也有个儿子,但是比你差远了,懒得不行,还不爱学习,正打算数落一通。

从后视镜里看到,孩子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他也停止了话匣子,没一会,孩子就打开了手机,听起了口语。

他此刻听到了这一串叽里呱啦的外语,顿时觉得内心又憋屈又说不清是什么,老子高深,儿子也tm搞深沉,小小年纪仿佛看穿了我一样,后面好像一尊佛一样洞察一切,又带着些许瞧不起,此刻的阿尔法开着觉得格外的别扭。

把孩子安全的送回别墅,就掉头走了,甚至没有过多停留,以往他都是希翼能多呆一会,跟老总套套近乎。

先是把租的车还了,然后打车回了家,回到家,儿子在屋里玩游戏,机械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儿子看到他突然回来吓了一跳,来不及关,慌乱中把总开关按了。

他没有说话,把儿子叫到客厅。

一脸温和的跟儿子说,我平常生意也挺忙的,你今年也十五岁了,再过三年你就十八岁了,我只管你到十八岁,这三年你愿意学就学,不愿意学就去上个野鸡大学,想出国我就把你弄出去,反正让你大学毕业,我对你也算交待了,你要是实在不愿意上学,现在就不想上了,就想天天在家玩游戏,也行,你老子我挣的钱够你祸祸的,下半辈子你就算什么都不干,我也能养活你,还能够你娶妻生子,养活你们一家子都没问题,只要你不杀人放火进监狱,让我去捞你就行。

因为从小没有给你良好的家庭教育,所以你现在这样我有责任,但是我工作真挺忙的,顾不上管你,这补习班你愿意上就上,不上就玩,我以后再也不管了。

儿子慌了,差点要给他跪下了,一番话下来像是吓唬他,但是却那么有分量,忙说明,爸,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学。

赵建忙说,儿子,爸爸没有生气,真的,因为我生意真的挺忙的,顾不上管你,以后你好自为之吧。我真没有别的意思,你别会错意了。你以后就当一个标准的富二代吧。

在儿子一脸懵逼中把包夹在腋下出门了,出门后,把老总的微信聊天窗口置顶取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