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未央》情在何处,归于何方

“至情至性,集虐心、励志于一体”

-01-

【李未央、拓跋浚】

天已连续降大雪多日,心儿出生以后,大雪骤停,晴空万里。一位僧人望着心儿说:“恭祝龙睛凤眼,贵之极矣,然是凶是吉未可知也。他朝若能涅磐,方可凤翔九天。”

这时,魏兵来了,心儿的父亲北凉王,为了百姓免受战争之苦,接受做人质。

心儿公主长大了,恰逢王祖母过生日,馨儿的父王刚好也被皇上恩准可以回来和母亲一起庆寿。

心儿公主,专门定做了灯笼,但被魏国尚书夫人叱云柔放了毒,旨在诬告北凉王谋反,让表侄叱云南掌管北凉。为此,心儿公主眼看着父王、王祖母都被仇人杀害。心儿因丫鬟君桃顶替公主方保有生机。

尚书府二小姐未央救了心儿,其母为洗脚丫鬟,未央因生于二月被认为是煞星,被送到了乡下寄养,做粗活,过得很是辛酸。

尚书府老夫人过生日,要接未央回府,大夫人叱云柔派杀手杀未央,心儿救了未央,可有剑向心儿刺来,未央挡住了剑。心儿顶替未央回到尚书府,开始了艰难的被陷害被排斥身心受虐的生活。

心儿回府,一方面是为报答未央救命之恩,好好照顾其母,另一方面报仇。

叱云柔身边有星相师说,二小姐未央命格有变,大小姐长乐生活将不顺起来,两凤共舞。叱云柔容不下未央,视未央为眼中钉肉中刺,想方设法除之而后快。

未央在路上,叱云柔命人烧了未央住的客栈,门被反锁,多亏了高阳王拓跋浚相救才活了下来。

未央刚回府不久,叱云柔制造一系列人为惨剧,说未央不详,命人用狗血染过的皮鞭抽打未央五十下。叱云柔心想五十大辫肯定人命不保,很是得意,多亏老夫人出现说折寿来替未央剩下的皮鞭,才勉强留有一线生机。

未央的伤口又被叱云柔送的药膏所致,一个月不结痂,并且有毒,毒性越来越剧烈,奄奄一息的未央又被下人丢到荒郊野外。多亏拓跋浚相救,未央活了下来。

未央又回到尚书府,在客栈火中舍身相救的丫鬟之一紫烟背叛了她,攀附大夫人唯一的儿子李敏峰。大小姐李长乐和李敏峰窃取未央救灾之策,企图陷害未央欺君之罪,多亏未央机智识破了紫烟留了一手,被皇帝封为县主。

而李敏峰大声斥责紫烟害了他们,得知她怀了自己的孩子,也经常虐打她,未央原谅了紫烟,紫烟最后明白对她真正好的人还是未央,可惜太晚了。

未央在众人庆祝自己获封县主的祈福会上揭发了李敏峰恶行,李敏峰又因救灾一事前科,皇上一气之下将李敏峰发配充军。在发配途中,李敏峰被未央贴身侍女君桃杀了。大夫人痛不欲生,叫长乐记住仇人就是李未央,一定要报仇。

大夫人从见未央就怀疑她身份,果然派人查出了问题,多亏未央提前派人调换了真未央,但又出来个和未央长相一样的女子和她对质,未央的母亲发现此女子同样没有胎记,就说自己女儿手臂有胎记,未央才有惊无险逃过这一劫。

未央很是爱慕自己的救命恩人拓跋浚,但得知他是高阳王时,杀害他们全家的皇帝的长孙,开始躲避他。高阳王也为未央的冷淡生过气,但发现有人欺负她,他还是会冲过去,看到她,他的气就消了。

每当李未央深陷险境,拓跋浚得知后都是奋不顾身去搭救,在她命悬一线时,在她被为难时,在她最需要人相助时,就像之前未曾相识一样,他总是救她。

未央后来总算抛开和拓跋浚的身份顾虑,和拓跋浚在一起,拓跋浚说爱的是她这个人,不在乎她的身份。

拓跋浚的母亲太子妃中意长乐为自己的儿媳妇,李长乐又从小倾慕拓跋浚,当发现拓跋浚非常在乎李未央,妒火中烧,更是痛恨李未央。好容易太子妃看清李长乐面目,认准李未央做儿媳时,李长乐却调开李未央并易容成未央杀害了太子妃。

未央又被李长乐诬陷说杀了太子妃,而所有证据都指向李未央是凶手。尽管如此,当听说李未央有难,拓跋浚还是拼了命去救她。

李未央因叱云南被杀而被皇上下令处斩,拓跋浚连跪为她求情,最后答应拓跋余,以退出皇位娶杀母仇人李长乐为代价,救下李未央,而李未央在被救前最想见拓跋浚,想说凶手不是她,不愿在他带着对她的恨时了结一生。

李未央想让拓跋浚放弃自己,说对拓跋余有那么一刻爱上他,拓跋浚几乎精神异常起来。为了试试拓跋浚是否正常,拓跋余给了他一块糖,实际是叱云家的毒药。为救拓跋浚,李未央答应做拓跋余的皇后。

李长乐在李未央饭菜下了毒,拓跋余给拓跋浚解药,只能救一个人。拓跋浚把唯一的解药给了未央。

李常茹刺杀未央,被拓跋余挡住了,李常茹拔剑自刎。好容易拓跋浚成为皇上,和未央在一起,拓跋浚又因中毒先她而去。他们的爱情实在太虐恋了。

就未央个人而言,她在强大的众多敌人面前都是不畏惧、昂首挺胸的,在重重困难面前都是想方设法用聪慧才智去化解的,在生命攸关时刻也是大义凛然。

尽管未央在至亲被仇敌杀害内心充满仇恨,但她一直积极向上、也豁达乐观,爱自己的丫鬟,爱真心对待自己的人,哪怕拓跋浚是仇敌大魏皇帝的长孙,也消除芥蒂,和他相爱。经过大苦大难、各种涅槃,终成为权倾朝野的太后。

根据历史原型,李未央很可能是千古第一后冯太后。

-02-

【李长乐、李常茹】

尚书府大小姐,其母叱云家族背景也极为显赫,殿下拓跋余拓跋翰一开始都想娶她,而她对拓跋浚一见钟情,发现拓跋浚对未央情深意重,内心极为恼怒。

李长乐优越感十足,在李未央面前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可是李未央不吃她这一套,在李长乐窃取救灾之策,让李未央向她道歉时,李未央对她说:“你不配。”李长乐怒不可遏,很担心拓跋浚的想法。

她甚至不惜易容成李未央杀害拓跋浚的母亲太子妃,让李未央成为拓跋浚的杀母仇人,来得到拓跋浚。

可拓跋浚始终对李未央一片痴情,即使拓跋浚迫于压力娶了李长乐,也和李长乐保持距离,这让她更为愤恨,甚至站在了拓跋浚的对立面帮助拓跋余。

李长乐的观念是,得不到的,就毁了。心理变得格外扭曲,太固执于爱情,可坚持着坚持着就错了方向,她把精力用来对付李未央,丑态都展现在拓跋浚眼前,使得拓跋浚更加反感她。

明明很好的条件,不管内在的还是外在的,聪明也是有的,只是未发挥在正确的路上,由爱生恨,由恨生各种坏心思,纸包不住火,最终被拓跋浚赐了毒酒。

李常茹最开始亮相是位很沉稳很内敛的姑娘,对二姐李未央很是关心,因为替李未央说了句公道话——救灾之策是李未央想出来的——而被大夫人记恨,在被大夫人削发打发她出家时,李未央用肩膀挡住了指向李常茹的剪刀。

她给人的感觉是暖暖的,在发光,她很爱拓跋余,一个在她小时候给过她温暖的曾经少年。她希翼拓跋余看到自己,欣赏自己,为此也努力展现自己适合做他的女人。

慢慢发现,李常茹是极为腹黑的女人,而且不择手段,挑拨李未央和李长乐的关系,要了李未央二弟养母的命,让他们斗得不可开交,来保证她们母女的地位。

李常茹觉察出拓跋余对李未央有意思,开始联合李长乐对付起李未央。李未央开始不知情,还把她当好姐妹看待,当得知一直跟随自己的心腹丫鬟白芷被李常茹所杀,二人关系正式决裂。

贴身侍女认为南安王冷淡无情,劝李常茹给自己留条后路。李常茹说她最好的青春,所有的心思、情感都给了他,哪有什么退路。

后来李常茹刺杀李未央,被拓跋余挡住,李常茹看到自己视为生命的心爱之人居然被自己亲手所杀,拔剑自刎。她爱他,却从不想着去伤他。

李长乐和李常茹都太渴望得到爱而得不到,为此丢了心智,机关算尽,相互利用,又想着怎么扳倒对方,终给他人也给自己带来了沉重的代价和痛苦。

李未央和拓跋浚互为真爱,中间虽有太多的隔阂、牵绊和误会,但他们从来都想着对方,为对方考虑,在遇到困难时,都是尽自己所能舍命相救。

再苦再难,爱都在,是受尽百般痛苦和折磨的李未央和拓跋浚的唯一慰藉,就算再冷血一心想利用未央实现自己皇帝梦的拓跋余,在对未央动了感情后,也甘愿舍命为她挡住致命的一剑。爱而曲折、爱而不得、得而不全、全而有憾构成整部剧的荡气回肠、感人至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