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一帝秦始皇女人之一:夏玉的故事

《千古一帝秦始皇女人之一:夏玉的故事》-花花

(鬼故事纯属纯属,请勿对号入座)

一:

为成就秦始皇大业而自杀身亡的夏玉芳在忘川河里最常跟摆渡人说的一句话就是:

给我一支烟~川水冷冰冰~

1.夏玉芳刚生出,4.8斤,她妈妈说她只有啤酒瓶那么大,一喝奶就吐,所以是喝糖水长大的,啤酒瓶那么大的夏玉一次可以喝一支啤酒的量。

2.夏玉芳刚满一百天就送去托儿所幼幼班了。因为神医夏老及夫人要赚那每天7.1毛养活大家的嘴。

3.再大点,班里数夏玉芳不能自行大小便,总尿裤子,阿姨无暇顾及,每次夏老夫人送去后,就用布条把夏玉芳固定在痰盂上,看准夏家来接的时间才把夏玉芳解开放摇篮上。

4.夏玉芳喝奶吐,吃米浆吐。后来能成人,都是阿姨捏一次鼻子灌一口灌大的。

5.夏玉芳读书时是个品学兼优却经常去打群架的流氓集团的女头头。

6.夏玉芳初二的时候游说一群小姐妹一起离家出走,想带领大家挣钱养家不要父母辛苦。

还很详细周全计划好了只有到晚饭时间才会被发现自认的诡计。什么装病什么自己放自己单车气的都有。真的是到晚饭时间家长才发现孩子们都不见了。全村广播都以为被人贩子拐了。

幸好姜还是老的辣。夏老神医妙算,马上驱车把一群野丫头在上火车前拦截。还请了野丫头们吃的餐好的。没有责备。夏玉芳从小没被打过,她错,夏老都打夏大少。夏玉芳是在赞扬教育长大的。所以从小嚣张,爱打不平,身娇小瘦弱,却敢单挑欺负女生的恶男同学。打哭对方。当晚刚要吃饭,人家妈妈就找上门了。那晚,夏玉芳被罚不能吃饭。

7.再大点,在公车站自己抓过小偷。光天化日之下,人来人往中,小偷明目张胆在大马快步拿着镊子对准跟在踩单车的那个妇女后边,所有人都可以视而不见,甚至扭过头。夏玉芳想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是病了吗。只有夏雨芳出手呵斥阻止,挽回了那妇人损失。在小偷拿着镊子对着夏雨芳威胁恐吓的时候,妇人一声谢谢都没有就不知何时离开。众生已麻木不仁。那年只有155米,体重78斤的夏玉芳一人挺胸反而大前步大喝:你有本事来啊。前面就是派出所!我死你也不好过。小偷竟然就在众人面前灰溜溜的走了。没动手。这就叫邪不压正,正气凛然。

9.夏玉芳扶过无数次摔到的老人,得到的也有有谢谢。但总被那些说不要扶的人冷风热潮。这个世界真的病了。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我。

10.

11.夏玉芳因为不忍心看大街那个女的被对象殴打踩头无人制止,冲动劝架。结果,因为骂难听了,那女的不敢了,两个人一起骂夏玉芳。夏玉芳同学有哥总劝,你要记住你是女人好不好。

13.经过2018年11个月28日磨难的夏玉芳转世前,信心十足的上仓打赌,就算蒙起了眼瞳,易了容颜,那个朕一样能秉着爱的味道把夏玉寻回,让夏玉芳有枝可依。结果,天真瞎了眼的夏雨芳,带着前世记忆,未卜先知的夏玉芳因为说了真话却没人信,全世界没人信。一个都没有,这样夏玉芳就被当成疯子进了疯子院玩了半个月。才发现里面的疯子的心,比外面的正常人的正常太多了。一个疯子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疯子?刚开始夏玉芳不停反复地对众人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骗人。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医生判断:未康复。刚进去的夏玉芳一直凭蛮力,结果被绑了几个晚上,被绑的夏玉芳无聊唱歌,结果就被打针了。后来夏玉芳学乖了。不要一见医生就一拥而上,问我家人什么时候可以来接我。要当医生没到,他说什么你都说好,也不要问几时可以出去。随便。反正老娘也没来过疯人院。

夏玉芳在里面还成了院花。好几个疯子追求夏玉芳,老中青都有。因此每次打菜都会分给夏玉芳多点。夏玉芳唯一不满意的就是饮食方面,油少没肉。夏玉芳无肉不欢。

男疯子里面有一个跟傻大个很像的男生,没见他说过一句话。每次打饭夏玉芳总是故意不是在他前,就是在他后,总希翼可以引起他的注意。可他们从未交谈过一句话。夏玉是最迟进去最早出来的那个,临走时看见了他不舍的眼光。

疯人院仿如一个小社会。一样有阶级之分。有老大派系。吃饭好的位置,都是大哥大,大姐大,菜也特别多。夏玉芳刚被松绑就跟大哥大姐们混熟了。混得不知多风生水起。那个家人来看了带好吃的,都往夏玉芳那送。每天吃饱饭放风时间,跟同房的小姐妹手挽手散步。每天还有定时的艾疗泡足。有个总流鼻涕的小帅,总帮夏玉芳霸好位置打好水绑好艾罐。

不是饮食不好,居住条件差,夏玉芳还真不想出来了。夏玉芳出去那天,全疯人院的疯子都来送夏玉芳,说有空回来玩。

搞笑的是,这些疯子太无聊了,打个没有钱的扑克牌还出千。

夏玉芳那个房间带夏玉芳四个人,有一个老太婆。没人听得懂老太婆说什么话。那时的夏玉芳眼让的布块未揭,办事就靠天性使然。有个晚上半夜,躺在床上的老太婆让夏玉芳把夏玉芳新的枕头给她,我用她的睡,然后夏玉芳就答应了。还让她不要下床帮她垫过去。

那时冬天,从未见老太婆洗澡。老太婆的枕头很臭,臭到忍不住作呕那种。夏玉芳因为太困,也睡着了。第二天医生就说夏玉芳可以出去了。

夏老神医纵使医术高明,转世后对着自己的女儿也是老手颤抖,因为了安全起间才决定

兵分两路医治,巫医跟现代医一起医治讲真话却被当成疯子的夏玉芳。

后来夏老再卦出15天后,就去接夏玉芳了。医生说没有半个月就出去的案例,要签什么同意书才行。还要保持吃药一年。

正常的人如果吃了疯子的药绝对会变疯子。奇怪的是,在疯子院吃药没反应。每天玩的可开心了。吃得跳的唱的。回到家,却药物反应强烈,坐立不安,每天生不如死的躲在寂寞的被子里流泪。目光呆滞。头脑不清楚。也没有吃了的胃口。所有外界联系都断了,天天就躺在打滚哭泣床上跟药效作战。别说写文章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了疯子。去哪里人家都用异样的目光看。

后来夏玉芳抱着就算真得他们所谓的复发,巩固期一定要吃够一年,打死也不再吃那药了。在吃了一个月后,就自行停药。任谁来求都不吃。

那时的夏玉芳别说写文章,连身为同学群的群主的她,平时最爱吹牛的她说她忧郁症了。大傻个每天都鼓励她,让她拿起笔。还有夏玉芳的亲人好朋友们。没有因为夏玉芳去过疯人院玩几天而嫌弃。特别那个远在云南当年明恋夏玉芳的那头狼。每天都按时给夏玉芳打气说:如果你是疯子,那么全天下就不会再有正常人

知道我过去的人都会原谅现在的我

(待续……)

图片发自手机赌钱平台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