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女儿正在写日记

“你长大后想干什么呢?”

爸爸又问我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我同样的问题,大人们的问题总是缺乏新意。“我想当一名坐家,就是坐在家里就行了,奶奶是大坐家,我是小坐家。”

听到这样的回答,一家人都哈哈大笑,妈妈说,“咱家的作家原来是坐家,坐在家里写作一样能成为作家。”

我当然知道作家,我知道坐家不是作家,我不过是突发奇想,脑袋里突然就蹦出“坐家”这个词。爸爸说,我的小脑袋里总会有一些奇思妙想,总能让他们大吃一惊;然而,我的小脑袋里还缺很多常识,总会“词不达意”,这个成语是妈妈教给我的。我还得看很多书,还需要学很多常识。

我喜欢读故事书,然而还有很多字不认识,总是不能痛痛快快地读下去。我喜欢听故事,可是还有很多词语我不理解,还需要爸爸妈妈给我说明。今天,爸爸送给我一本精美的绘本--《小王子》,封面上,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小男孩,还有一只漂亮的狐狸,他们并排坐着,他们也许是在喃喃私语,也许只是静静地眺望远方。

我翻开书,每一页都很精致,但是没有拼音,我无法独立阅读,我命令爸爸,“爸爸,给我读故事。”

爸爸很乐于接受这样的任务,因为他也喜欢读书,他的书比我的多多了。

“每个大人都曾经是小孩,只是很少有人记得。”

爸爸开始了阅读,爸爸的普通话一点也不标准,总是需要我纠正。故事很长,我听得津津有味,我鼓励爸爸要一次读完,“马上就读完了,只剩四页了。”

小王子来到了撒哈拉沙漠,最后他又离开了地球,他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事,又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人,他有一朵玫瑰,一只狐狸,他还拥有整个星球。

我想像小王子一样,可以飞来飞去,能够去往每个想去的地方。我想藏在云朵里,我想摘一颗星星,我想触摸一下夜间头顶那个“白玉盘”。我又不想像他一样,小王子没有家人,没有爸爸妈妈,也没有弟弟,整个星球只有他一个人。我终于明白小王子为什么需要一只羊了,他想要有人跟他玩,哪怕是一只羊。

爸爸问我,“故事读完了,你听明白了吗?”

“睡觉时间到了,我要睡觉了。”我好像听明白了,又好像没有听明白。

早上醒来后,窗外下着雪。我最喜欢雪了,我曾经埋怨,为什么夏天那么长,冬天只有一天;下雪才能叫冬天,下雪的天气总是很少,我从来没有见过“鹅毛般的大雪”。

去世园会的时候,我听过两句诗,“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爸爸告诉我,这首诗讲的就是咱们灞桥的故事,说一个人春天就离开家了,到冬天才能回家。那个时候的冬天一定跟夏天一样长,那时候的雪肯定是鹅毛般的大雪。

下午,我走出家门,只能看到很少的雪了,地上一层黄色的树叶,就像铺了一层黄色的毯子,很漂亮。爸爸说,“黄色的毯子”这个比喻很好,其实这是老师教给我的。我问爸爸,“今天地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树叶?”

爸爸想了想,“你们学过一首古诗--《春夜喜雨》,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你知道为什么会‘花重’吗?”

爸爸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又提出了一个问题,我摇摇头。

爸爸给我说明,“花上都是雨水,花也就显得特别沉重了;树叶上都是雨水和雪,树叶也就变重了,变重的树叶就特别容易落下来。”

我点点头,好像还有点道理。我想,春天树叶就长出来了,秋天树叶就落了,爸爸说的好像也不一定正确。我想到一首诗,我告诉爸爸,“《风》,‘解落三秋叶’,树叶应该是秋天落下来的,是风吹落的。”

欢声笑语中,大家已经走到了菜鸟驿站,我抢过爸爸手中的快递,“这是什么?你又买什么了?”

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快递,是书,《成语故事》、《中外神话故事》、《中国民间故事》,是给我买的书。

翻开一本书,我认真地看着,看累了,我揉揉眼,我告诉爸爸,“故事书真好看,把我都吸引住了,我的眼镜都看累了。”

爸爸笑笑,“作家是写书的,将来有一天,你成为了一名作家,你就能写书给别的小朋友看了。”

我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我是一名作家,我写了很多书,我的作品出现在了语文课本中,小朋友们正在学习我写的课文。老舍说过,“哲人的智慧,加上孩子般的天真,就能成为一名好作家了。”(爸爸告诉我的,我不认识老舍,我也不知道老舍是谁。)有时候,我觉得作家梦离我还很远,那是很遥远的事,遥不可及;有时候,我又觉得,离我很近很近,只差“哲人的智慧”了。

爸爸告诉我,“多看书,多学习,才能具有哲人的智慧。”爸爸还说,“作家都是写书的,只看不写可不行。”

我嘟嘟嘴,我已经读了很多书,听了很多故事,但我还是不会写。

爸爸鼓励我,“加缪曾经说过,‘每一个伟大的思想和行动,都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想当作家,就从写日记开始吧,只写一句话也行。”

于是,我写下了自己的第一篇日记,“早上、中午、下午,我最喜欢早上,因为早上的时间最宝贵。”

这篇日记就是那个微不足道的开始,我仿佛看到了一个青年女作家正在奋笔疾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