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宫心计】——家庭也需要人力资源管理(十三)你弱你有理啊?-90-84

? ? ? 【写在前面:社会分工是神奇的,不知各位看官留意过没有,当记者采访职场成功女性的时候,经常会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您是怎么处理工作与家庭之间关系的?成功男性的采访时被问及这个问题的少之又少。这背后折射出的就是对于男、女社会分工的不同。在大多数人的潜意识里(最近在研究心理学,潜意识真的很有意思——这不是绕口令,有兴趣的小伙伴不妨去看看)对于女人而言家庭就是重中之重。不论你在职场上取得了多么非凡的业绩,只要你是一位女性,如果你还待字闺中、如果你的婚姻不幸、如果你的孩子不成器、如果你有婆媳问题——那就是你的错!那么在外扮演职业女性,回家还要贤良淑德,要扮演好太太、好妻子、好儿媳、好母亲,这一路压力扛下来,试问女人该死么?为什么男人不能更多的承担家庭责任?为什么在采访的时候不问一下成功的男士是怎么为妻子分担的?

? ? ? ?也许,有的男士会辩解,大家天生在家务方面就不擅长,大家很弱哒!那我想问:“你弱你有理啊?

? ? ? ?PS:声明,本文不涉及女尊因素,本人也不持女权主义观点,童鞋们不要失望哦[】

? ? ? ? 恋爱时节,很多恋人都会这样或那样的遮掩自己的缺点,身为工科女的我,却不以为然。我跟当时还是男朋友的姜先生(后来我的老公)讲恋爱就要坦诚以对,我爱你的优点当然要包容你的缺点。所以,在大家7年的恋爱生涯里,我知道了姜先生是一位生活里孝顺、有点小邋遢、不爱逛街、工作上上进、好学、无不良嗜好小青年一枚。

? ? ? ? ?当时好朋友尤其是闺蜜们侧面的给我打过预防针,说姜先生家乡男人大男子主义严重(无地域歧视,请勿对号入座),绝对不会把女人放在眼里,比如过年过节不许女性上桌啦、坚决不会替女性分担家务啦、家族议事绝对不能女子参与了等等,让我做好艰苦奋斗的准备。我不以为然,心想这都什么年月了,这都不可能发生。加之每次姜先生去我家吃饭,饭毕一副未转正毛脚女婿的架势抢着收拾桌子、洗碗,只要他在,我就绝不会洗碗。老爸、老妈看不下去,都说我,姜先生说是为了保护我的手。。。。。。听着,心里不甜蜜是假的,只希翼他能给我洗一辈子滴碗。

? ? ? ? 谈了n久的恋爱,丑媳妇终要见公婆的,第一次去见公婆是上研究生之前的那个暑假,内心说不忐忑绝对是假装的。氮素,咱也不是吓大的,况且,有姜先生做靠山,总不至于第一次上门就被公婆不待见吧。

? ? ? ?果真,未来婆婆见着我真是乐得合不拢嘴,未来公公话不多,但是接触下来也能感到是个实在人,总之受到了全家人的热烈欢迎。乡村,借着夜的静谧,未来婆婆拉着我的手,跟我说起了心里话,说她一生养了三个儿子没有姑娘,就把仨儿媳当自己亲生姑娘了。这也是缘分不是?接下来,未来婆婆跟我讲,姜先生在家的时候家里没有让他学过、做过一点家务,在这一方面能力很弱,希翼以后大家俩人结婚了,我能够承担起来家务活重任。当时,也许是我太年轻,完全没有预料到今后柴米油盐的琐碎、辛苦、纠结,竟然想也没想的一口应承下来(其实当时想的是结婚还早着呢,猴年马月之后的事情,岂料,计划没有变化快,还是年轻惹得祸啊)。

? ? ? ? 研二上学期,想再考博士,这件事情跟姜先生商量了,姜先生听了面上表情晦暗不明,也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而是说了句:“明年你就29了。”我说:“你倒是同意啊,还是不同意呢?”姜先生说:“不用考虑我,你想清楚就好了,不管什么决定我都支撑你。不过,最好你要跟家里商量一下。”我转念一想,也是,征求一下父母意见,没想到兴冲冲给老爸打了电话,老爸兜头一盆凉水泼下来:“明年你就29了(这句怎么这么耳熟?),能先不念书,把自己嫁出去吗?别的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耳边听着话筒里“嘟嘟嘟。。。。”的声音,我愣在了当场,一路读过来,老爸都是支撑我的呀,今天是怎么了?哎,百善孝为先,既然老人们这么想,就遂了他们的愿吧。一个月后,姜先生说动了我去领证,这么大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更要跟家里商量,给父母及未来公婆打过电话请示,结果老人们都双手赞成——校园领证啊。(这在当时可是时髦,我是老的要嫁不出去的节奏了吗?)就在一个寒风呼啸的阴天,姜先生跟我在帝都领证完毕,兴高采烈的大家,完全没意识到婚姻生活会给大家带来的变化。

? ? ? ? 但是,结婚之后在学校里,大家从学生情侣升级到学生夫妻,生活与婚前没有任何不同,花前月下之余还不禁腹诽——谁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 ? ? ? 毕业啦,搬离校园,入住家人借给的蜗居,十年之前,帝都,回想起来真是——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月光的生活。

? ? ? ? 当大家在银行里排着大队给电卡充上一百元电费;当大家流连在菜市场、超市计算着钱包里的人民币跟商贩讨价还价;当大家修好蜗居的二手空调;当姜先生淡定的把我的座驾——二手自行车卖掉,我平生头一次感觉到——好缺人民币啊!能解决温饱的不再是学校食堂,而是变成了配置不全的小小厨房。每个礼拜,大家都会利用周六、日的时间把冰箱储备得如同战略军械库,除此之外,大家还会在网络上下载多种菜单以丰富餐桌。

? ? ? ? 话说,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生如何变身成为不惧厨房油烟焖呛、忍受油花四溅的小厨娘?亲,那说起来都是眼泪啊!

? ? ? ?首先,我要说的是,娶妻当娶工科女——因为大学里大学物理、大学化学的成绩实在优异(全班第一),我直接将改变蔬菜、肉类的外形看做是大学物理实验课程的延伸,煎炒烹炸看做是大学化学实验课程的延伸,当然,锅盖挡油是必不可少的装备,不然你试试脸上被油星烫伤的酸爽。(我脸上没受过,手上受过。)

? ? ? ? 其次,我要说的是,嫁男要嫁嘴甜男——试一下:当你从单位累得只剩半条命下班,再挤地铁累的把最后剩余的半条命也要丢下,进门只剩一口气的当口,你家那位给你一顿嘘寒问暖(丢掉99%血量回升到50%),随后,你家那位就盼着你回来做好吃的啦(潜台词是你做的真是天上有,地下无,丢掉的血量回升到80%),最后,晚饭上桌,你吃饱喝足,看着老公一脸开心的把实则不好吃的晚饭吃得汁水不剩还连夸好好吃时,你就会感到血量已经完全恢复,这些苦、累都不算神马!(想想当年,自己真是幼稚!几句好话就把自己哄得北都找不到了,跟姜先生不是一个段位上的啊!)

? ? ? ? 最后,我要说的是,人都有颗好奇的心——当我把素菜炒得像模像样以后,只吃素也不行啊,好奇荤菜怎么做。之前下载的菜单排上了用场。当然,进步的动力就是当你的荤菜已经做的不错的时候,你就会想炒个河鲜、海鲜试一下。就这样,不断提升的好奇心,让我在与厨房奋斗方面不断进步。

? ? ? ?独立生活不过俩月,双方父母都来视察了一下,大家对我的厨艺是赞不绝口,尤其是婆婆大人,对他儿子在我治下日渐圆润的身姿颇感满意,眼含笑意地又把我狠夸了一顿。咱这人就有个好处,不禁夸,前脚送走了视察大队,后脚就感觉自己咋过得这么悲催?一样上班,为嘛我下班非要跟柴米油盐酱醋茶打浑?为嘛我不能跟姜先生一样吹吹空调、看看电视等现成的吃?于是呼我就跟姜先生商量,为自己申请吃现成的权力。姜先生果真不走寻常路,连续几天下班带我下馆子,把小区门口的几家餐馆吃遍,还问我:“媳妇,咋样?满意么?“我心里是一百个满意,可是钱包君它不满意啊!于是我央求他学做饭,或者分担我的家务。

? ? ? ? 姜先生说:“你也知道,我根本就没学过。在这方面我天生弱智。”

? ? ? ? 我说:“你可是公认的比我能力强啊,做饭什么的对你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 ? ? ? 姜先生说:“打住,你可是答应过我妈了,要照顾我的。”

? ? ? ? 我:“。。。。。。。”

? ? ? ? 悔不当初啊,姜还是老的辣,婆婆大人几句简单的话就免了他儿子辛苦,真是24k的亲妈!

? ? ? ? 想到我家母后大人来视察的时候,眼见着我忙里忙外,姜先生顶多刷个碗、摆个筷子、陪老爸喝酒,就满意的不行。原来在家里对我嘘寒问暖滴爹娘,眼看着我堕落成了不修边幅的“厨娘”竟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临走还嘱咐我要多对姜先生照顾,他毕竟在家务方面不擅长。

? ? ? ? 人家小姜家务弱,嘴甜,哄得老丈人、丈母娘前脚走了,后脚我一反省:“我真是母后大人亲生的娃么?确定不是充话费送滴么?”当我不小心自言自语说出心中疑虑,姜先生在旁边听到了,凉凉的来了句:“咱妈生你那年月还没有手机呢,何来话费?”一副揭穿我智商欠费的嘴脸。(哎,总之,全家人都认为智商我不如姜先生。我父亲更是让我遇事多跟姜先生商量。)

? ? ? ? 特么的,你弱你有理吗?独立生活不过俩月,在双方父母的漠视下我已经能脑补出未来无尽岁月各种悲催境况:做不完的家务、吸不尽的油烟、与日俱增讨价还价的战力。。。。。。这难道就是婚姻的真相吗?我难道真得与时俱进得沦为御用厨娘么?不行,我必须改变这种囧境。坑,是自己挖的,也得自己埋不是?

? ? ? ?你弱,真的很没有道理。

? ? ? 也许,老天听到了我心中的血泪控诉,是年11月,我终于华丽丽的病倒了——某个周六,本姑凉高烧骤起(兴许是大中午的我湿着头发去晾衣服的缘故,哎,不作不会死说的就是我。到了傍晚,已经烧得我看白墙都染上了一抹绯红。姜先生一派手忙脚乱地照顾着我:物理降温、定时测体温、补充水分。。。。。眼看日落西山,总不能让病人不吃饭吧。姜先生首先提议大家一起去小区门口的饭店吃饭,被我给否了,真是烧得浑身酸软,起床走几步都跟喝了二斤老白干一样,别说去小区门口那么遥远的距离了,在我眼里,小区门口跟我隔着一条银河。。。。。。

? ? ? ? 姜先生说:“总不能不吃饭啊,你倒是说想吃什么啊?要不我出去吃,给你打包回来?”

? ? ? ?我说:“不想吃外卖的饭,就想吃家里的饭。”

? ? ? ? 姜先生:“家里的饭,你都病这样了,怎么做饭啊?”(合着我都病成这样了,还惦记着我伺候少爷呢?)

? ? ? ? 我:“原来你知道我病了?还惦着我做饭?”

? ? ? ? 姜先生见势不妙连说:“好好,我做还不行么?你想吃什么?”

? ? ? ? 我:“我想吃满汉全席,您老人家会做么?”

? ? ? ? ?姜:“好啦,别生气,都是急的昏了头,我其实只会做白粥。”

? ? ? ? ?于是点头同意,白粥就白粥吧,总比饭店里的油腻腻的饭清淡。

? ? ? ? 粥,喝了两碗,小火煮的烂烂的,很合我的胃口。心道,孺子可教也。老天爷给的机会不利用真是白不利用了。

? ? ? 一夜无话,翌日,高烧成了低烧,姜先生更急了,准备带我去医院,天啦,我心里知道自己的病是自己作的,再养养就好了,于是说:“这点小病不算啥,挺挺就过去了,我还想喝你做的粥。”于是乎,早餐在粥香中度过。吃罢早餐,抵抗着发烧带来的晕眩,组织好词汇,抡圆了把那餐粥夸得“此粥只应天上有,不应出现在人间。”(比嘴甜,你也不看看,姜先生你的师父是你父母,我的师父可是你本尊。)试问,谁不爱听好话呢?姜先生也一样啊。我一番话说完,冷眼观瞧,如果没有楼板挡着,他能飘到楼顶上(话说大家住顶层。)

? ? ? ?有了昨天跟今早的辉煌成绩,到了中午,姜先生狗腿的问我:“萌萌,你想吃啥?我给你做!”

? ? ? ?我一脸鄙夷:“你不就会煮个粥吗!?翻过来,掉过去,就是粥呗。”

? ? ? 姜:“别小看我,我可是公认的比你能力强啊,做饭神马的对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话说,当年我拿这个理由说服你都没有说服滴,现在,哼哼,可是你自己说的!

? ? ? 我:“如果让婆婆知道了我让你下厨做饭,不得气死了?”

? ? ? ?姜:“我妈也不想想,如果你以后经常出差,难道让我喝西北风么?”

? ? ? ?我:“我不介意出差的时候带着你啊,哎,可惜啊,好好的一枚有为青年再这样下去可就沦落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

? ? ? ?姜:“我学还不行么?”

? ? ? ?我:“那我想吃老妈做的肉丝面。”

? ? ? ?姜:“行,看我的。”

? ? ? ?随后,某人拨通了老妈的手机,老妈一听我病了想吃肉丝面姜先生要亲自下厨,一边在电话里批评我娇气,一边差点心疼姜先生心疼的眼泪没掉下来。(我心说到底谁是你亲生的娃啊?)总之,在老妈的遥控指挥下,肉丝面热腾腾的出锅了,卖相不错,口味也不差。

? ? ? ?吃干抹净,对于胜利果实要再用好话进行巩固那恐怕是不成,于是有了如下的对话:

? ? ? 我:“做饭方面老公你太有天赋了。”

? ? ?姜:“我再有天赋,也不如你啊,你做得太好吃了。”

? ? ?我:“你这糖衣炮弹的糖衣我留下了,炮弹还给你,谢谢对我厨艺的认可。起码我生活可以自理。”

? ? ? 姜:“你!你说谁生活不能自理?”

? ? ? 我:“亲,你想多了,我说我自己生活可以自理啊。氮素呢,你看看我这小体格,再看看这社会这么乱,万一哪天我跟你掰了。。。。。”

? ? ? ?姜:“瞎说八道。”

? ? ? ?我:“我说的是万一。”

? ? ? ?姜:“没万一。”

? ? ? 我:“那好,算我说错了。那什么,以后大家会有娃吧。”

? ? ? ?姜:“那肯定哒。”

? ? ? ?我:“有了娃,你愿意娃去外面吃馆子吗?”

? ? ? ?姜:“坚决不行,有地沟油!”(我不厚道的在心里笑了,处女座的洁癖还是可以利用的一个弱点。。。。。)

? ? ? ?我:“那什么,我也不可能不出差吧~”

? ? ? ?姜:“确实!”

? ? ? ?我:“为了孩子的健康。”

? ? ? ?姜:“好了,你别说了,为了大家家里的和谐,我学做饭还不行么?”

? ? ? ?就这样,姜先生踏上了漫漫厨艺练习之路。后来,因为我经常出差,他自己已然可以很熟练的用家里的厨房自给自足了。每当开发出了新菜,还连忙让我试吃,这感觉真是棒极了!

? ? ? ? 后来,当婆婆知道了自己的宝贝幺儿学会了炒菜、做饭,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我可以脑补婆婆内心的感受——我都没舍得使唤使唤自己儿子,小妮子你倒是很下得来手啊。几年之后,婆婆身体不舒服,被大哥接到当地的医院检查身体(公婆家跟大哥家同一个城市,开车一小时路程),医院大家都知道,做检查没有一个礼拜是出不来结果的,大医院医生很谨慎,建议婆婆住院检查,婆婆坚决不同意,着急回家。大哥、大嫂内心很惶恐,以为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到,结果问来问去问出来,婆婆说公公不会做饭,以为是半天的检查,中午就能到家,中午虽然留了饭,但是晚上公公的餐没有着落,知道这个情况,大哥二话不说就把公公也接到了家里陪婆婆一起。后来,大家回家过年,婆婆拉着我的手说经过体检的事情,她想通了我为什么当初让姜先生学做饭。

? ? ? ?Tips:?现在我已经身为人母,我特别理解作为母亲的想法,孩子做事都做不好,恨不能替孩子完成所有自己可以为孩子做的事情!但是,孩子的人生就是自己的人生,你替他(她)完成、包办实际上是剥夺了孩子自己体验人生旅程的权力。你总是会说:“不要让他(她)做,他(她)不会。”但是,你弱你有理吗?你不会你有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