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犯以自身悬赏报一桔之恩,穷存一丝善,富留一线仁

以善待人,恶中尤有善路

一个杀人犯在外逃窜了整整一年

某日,流亡至一小镇,衣衫褴褛

饥渴难耐的逃犯在一个水果摊前驻足

久久不愿离开

摊上的桔子深深诱惑着他

但是身上所有的钱早已用完

他不知该怎么办

求老板给个橘子?

还是直接抢了?

既然已经犯了那么大的罪了

又何必再委屈自己去乞讨呢?

这么想着

逃犯慢慢把手伸向身上携带着的尖刀。

就在这时

一个大桔子出现在了逃犯面前

逃犯感到有些意外

已经握着刀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

原来

摊主已经注意站在自己摊位前这位衣衫褴褛的人好久了

他应该是想吃桔子吧?

这么想着

便拿了一个递给他

“吃吧,不要你钱”

逃犯犹豫了一下

接过桔子

大口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

什么也没说

转身离开

三天后

逃犯又来到了这个水果摊

这次没等他开口

老板就拿起几个桔子塞给他

逃犯拿了便直接转身离开

晚上摊主准备回家时

发现水果摊边放着一份不知哪个顾客遗忘的报纸

展开一看

惊呆了

那上面正大篇幅刊登着通缉令

悬赏3万元给提供线索者

而逃犯的照片,正是他送出桔子的那人

理智和担心最终战胜了怜悯

摊主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

警察开始埋伏在小摊周围

三天后

逃犯果然又出现了

这次他打扮得与照片上一摸一样

他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注视着摊主的一举一动

没有进入警察的包围圈

摊主与警察都变得十分紧张

因为此时的街上人来人往

一旦逃犯真的察觉到了警察的存在

或会消失在茫茫人海

或会挟持人质造成更严重后果

终于,站立许久的逃犯有了动作

他缓缓掏出身上所带的尖刀

出人意料的把它扔在了地上

随即坦然地举起了双手

警察蜂拥而上

没费吹灰之力便把逃犯制服

戴上手铐的逃犯忽然说

请等一等,让我与水果摊老板说句话

在警察的监督下

逃犯来到惊魂未定的摊主面前

小声地说了一句话

其实,那张报纸是我放在的

然后挂着摆脱的微笑

上了警车

摊主再次仔细去看那份报纸

发现反面还写着几行小字

“我已经厌倦了这东躲西藏的流亡生涯

谢谢你的桔子

当我为选择怎样结束自己的生命而犹豫不决时

是你的善良感动了我

我也没什么别的

那三万块钱

算是买桔子的钱了”

为富不仁,家财万贯无命享

一个衣着时尚的女子开着一辆宝马735

在路过街边自行车修理摊的时候

刮倒了一辆停那待修的自行车

女子下车查看

发现车漆被划

想起似乎还没买保险

便要求修车师傅赔偿其损失

祸从天降而又收入颇微的修车师傅自然不服

据理力争

一再说明是对方驾车撞倒自己区域内的车子

这不应该是他的责任

女子自幼娇惯,哪肯罢休

上前推搡修车师傅

修车师傅挥手阻拦

满手油污碰巧把女子衣服弄脏

见此变故

女子更是不依不饶

原本车子自己没啥底气

但此时衣服确实被弄脏

便说道:车子的事情暂且不算,必须先拿3000元出来赔自己衣服

事情发展到这

周边围过来了许多看热闹的人

也有过路者出面调解

修车师傅也向女子道歉

并且表示愿意为她清洗衣服

女子怎么可能领情

一边辱骂修车师傅和上前调解的过路者

一边掏出手机给家里人求援

很快

她的父亲到达现场后

作为家长,并没有对事情原委做任何了解

直接抄起地上的自行车打气筒

朝修车师傅头部猛砸

令修车师傅头破血流

实在看不下去的围观者开始指责其父行为

并有几人上前拉架。

这父亲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打气筒

一边扬言

有谁敢靠近就打谁

更是继续猛踢被他用打气筒砸倒的修车师傅腹部

后续赶来的母亲也是没做任何劝解

反而站在一旁破口大骂那些为修车师傅说话的路人和围观者

时尚女子则一直坐在开着空调的宝马车里

得意洋洋的看着这场闹剧

直至女子的父母终于打累了,骂累了

这父亲对修车师傅说

一刻钟之内,老子要是看不到3000块钱

以后你TMD也就别在这里混了

你这条贱命值几个钱

做了你,省得老子看着烦......

修车师傅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吐了几口血唾沫

艰难地说: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拿

然后步履蹒跚地向不远处的贫民区走去

约莫十多分钟

修车师傅返回自己的修理摊

其父冷笑一声,跨步上前

修车师傅猛地抽出怀中的右手

手里拿的并非一沓钞票

而是一把雪亮的西瓜刀

并毫无犹豫地刺向了对方心脏

然后在同一部位又补了两刀

其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便栽倒在地

紧接着,修车师傅两三步跨到其母跟前

连捅三刀

杀红了眼的修车师傅并没有放过宝马车里早已目瞪口呆的时尚女子

象拎小鸡般地将她提出车外

连捅数刀

扔于路边

穷留一丝善念,富留一线仁慈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