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是为了变得更好,愿你未来的路上有一个合格的领路人陪伴你!

我认识一个叫小葵的姑娘,她毕业后去了一家互联网企业实习,因为是创业企业,试用期只有每个月一千块的薪水,而且天天加班,实习生直接向部门总监汇报工作,总监时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安排人做入职培训,也没人教他们要如何入门。

并不是不可以自己摸索,但成长的速度必然赶不上总监的期待,几个新人动辄被批得一无是处,觉得十分压抑。

我安慰她:“哪个新人不受委屈呢?不要总是把关注点放在情绪上,看见自己的成长才是关键。”

她也从善如流地回复了一句:“嗯,明白了,我一定会好好努力。”

她有时会问我搜集数据的技巧,或者是一些关于职场人际关系之类的小问题,还买了好几本有关互联网运营的书回家自学。虽然偶尔也会抱怨两句总监的无情,但不难看出,她真的是在很努力地学习。

直到将近一个月之后,她来找我,说:“姐姐,我还是觉得要辞职了,没听你的话,你不要怪我。”

事情的起因是运营部有位同事休了病假,她临时被抓包过去替补,忙到连午饭都顾不上吃,总监回来便将一沓票据扔给她:“把这些贴一贴,一会儿给财务部送过去。”

她诺诺答应,好不容易忙完了手上的工作,正在整理发票的时候,总监又一阵风似的从办公室冲出来,指着她的鼻子开骂:“还有比你更笨的新人吗?这么点儿小事半天都做不好,来了这么久时间都喂了狗是不是?动作放麻利点儿,别想着磨洋工加加班就显得自己有功劳。”

她被骂蒙了,还是运营部的同事过来解围,说明说小葵是被他们拉去工作,所以才没有立即处理发票。总监这才闭嘴,转身走了。她早已对总监不时的冷嘲热讽挑三拣四习以为常,被同事安慰了几句起身去倒水,却在茶水间听到了总监和另一个人的对话。

那人说:“你刚刚真的是冤枉小姑娘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那些话,多伤人。”

她鼻子一酸正想哭出来,就听到总监哼了一声说:“实习生而已,骂就骂了,有什么关系。”

那语气轻蔑得好像只是吹落一根草芥或碾死一只蚂蚁,好像她并不是一个活生生有感情要脸面的人,而是一个任他摔打也依然面带微笑的玩具。

就在当天下午,她做完手头上所有的工作,写好了交接的邮件,提交了辞职信。

她说:“我知道自己现在还是新人,在职场上没有什么地位可言,但我觉得自己应该得到最起码的敬重,被当作一个‘人’那样的敬重。”

我不怕辛苦,但也不想白受委屈。

她离职之后,很快找到了一家新的企业,用“如沐春风”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处境。她依旧拿着只够车马费的实习工资,做错事的时候也依然会被批评,但她一待就是两年,直到后来要回老家,才离开了那家企业。

我无比喜欢这个时代,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她给了像小葵这样无数的年轻人一个离开的机会。让她们可以将尊严和饭碗看得一样重,让她们可以跟雇主平等地选择彼此,而不必为了谋生,不得不委身在一个压抑而冷漠的环境。

年轻时遭受的戾气是很可怕的,它很容易将一个一张白纸似的人逐渐吞噬,让你觉得颐指气使、居高临下和欺生怕熟都是人生常态。大家总是在无意识地模仿着大家畏惧甚至憎恨的人,以为这样就能打败对方,但在战争胜利之前,你早已经输掉了自己。

我甚至有点儿佩服那些九五后乃至零零后的小朋友,他们比大家年轻的时候更加勇敢也更加挑剔,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份挑剔,管理者才会反思和改正。

看过不少文章,一味地指责年轻人林林总总的职场病,一个人诚然要对自己的成长负责,可他遇到的管理者是谁也尤为重要。

赋予他权力,他才懂责任;给他选择,他才能自主;教他技能,他才会独立;给他敬重,他才能明白顾惜自己的羽毛有多可贵。

你什么都没给他,却期冀他自学成才且能不离不弃忠心耿耿地一辈子跟着你,又何尝不是一种苛求。

黄铁鹰老师在他的《找我》中感慨:

一个良好的管理者,不仅要学会挑人,更要学会带人,没有两个人是天生就合拍,从一开始就懂得如何为彼此负责的,将被管理者培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与之彼此塑造和互相成全,这才是管理者的使命。

我只是希翼,看到这篇文章的年轻的你能够好好学习,让自己拥有一点挑剔的资本。

若你决定离开,也一定要认真努力,要比现在混得更好,回头看时才能没有悔恨,只有庆幸。

请你长成一个快乐而且强大的人,善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