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026《蝶变:数字商业进化之道》:印度人真的能不用微信,不刷抖音吗?字商业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1 引言

近期,中印边境发生摩擦,印度民间在在野党的推动下,呼吁抵制中国产品。近日,《印度快报》等印度媒体爆出:印度信息技术部宣布已禁用59种中国应用,包括抖音国际版TikTok、Tencent的微信和QQ系列App、小米的社群和米聊、百度的地图和翻译,快手和美图等,几乎涵盖了各类应用场景和用户群体。

中国网友并不是一味地表示愤怒和担忧,相反大家沉着地“微笑”以对,看着他们接下来的举措。印度政府可以用政策禁止某类应用,但是他们的人民需要高质量的商品和服务,强制性的禁令只会获得相反的结果。

因为字节跳动的抖音,Tencent的微信,小米的社群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中国标签的APP,它们更是国际范围内的通用工具,TikTok被禁止,很多印度年轻人,尤其是那些坐拥千万粉丝的网红们是不会答应的;断开与中国高速发展的数字商业的联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除了选择与中国强大的跨国企业合作,印度执政党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

中国的数字商业先锋企业,诸如alibaba,Tencent,百度,小米以及HUAWEI,他们已经历经多次蝶变,成长为任何国家都不能小觑的国际企业,并不是哪个国家一纸政策就能禁止,就能消灭的。

今天,大家就来分享杨学成教授的新书《蝶变:数字商业进化之道》,搞清楚这些数字商业先锋们的进化之道的同时,也给自己一份安心,毕竟大家能看得到的微信和抖音,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就的,不是政策能够扼杀的。

2 编辑


杨学成,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网络教育学院副院长,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理事、中国网络空间研究院的特聘研究员,多家知名科技企业智库专家,世界互联网大会受邀嘉宾,“互联网+”战略的早期理论倡导者。

他长期关注数字技术对于商业影响以及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跟踪研究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领域的创新创业实践,为企业和地方政府提供互联网、数字化转型等方面的决策咨询服务。

3 导读

关注商业的你可能早已知道,2012年柯达因严重亏损而破产,这家持续了100多年的辉煌的企业就这么轰然倒地,讽刺的是,打倒它的竟然是自己最先发明的数码相机。而就在同一年,中信出版社出版了《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HUAWEI》。数字商业的进化方向从来都是紧迫课题,正可谓:“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在这个特殊而漫长假期里,北京邮电大学的杨学成教授一面为疫情前线筹款捐赠,一面不忘读书思考,用了14天时间写完了《蝶变:数字商业进化之道》,来探究在未来数字商业中的生存之道,只要满足这些进化规律,必将在未来市场是乘风破浪。

3.1 是什么在推动数字商业进化?

答案是:数字技术的进步

电子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发明,特别是在个人电脑普及以后,人们仅仅在近两年里所产生的数据量,就相当于人类有史以来数据总量的90%。数字技术的爆炸式发展,带来数字经济的浪潮涌动,总体来说,大家经历了数字经济的3个浪潮,它们的主题分别:数联网,智联网信联网。

(1)? 数联网

数联网,就是数据联网的意思。它从1989年万维网诞生至今,经历了4个阶段,分别是只读互联网的1.0阶段,读写互联网的2.0阶段,移动互联网的3.0阶段和万物互联的4.0阶段。

1989年至2001年,是只读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上信息可以读,但是不能随便写。这个时代先后诞生了提供了网络导航服务的雅虎和后来取代雅虎的GOOGLE。讽刺的是,刚开始GOOGLE其实想把自己核心算法卖给雅虎的,结果雅虎对GOOGLE爱答不理,等到恍然大悟时,雅虎已经高攀不起了——GOOGLE的收购价已经从原来的100万美金,暴涨到了100亿美金,上涨了一万倍。

2002年底,互联网金融泡沫破裂,互联网迎来了数据的“读写时代”。以维基百科为代表的新兴互联网商业模式,毫无征兆地就取代了地位仅次于圣经地《大英百科全书》。人们不仅能看到影片《无极》,更可以创作《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智能手机地迅速普及,将互联网推进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这时,几乎所有人都成了“永远在线”的“三维数据”节点,大家用手机社交,交易,记录和分享生活。互联网上有大家的“数字双胞胎”。所以有人说,现在的手机成了大家的“电子器官”。


5G技术会加速物互联的进程,人们很快就要迎来“万物互联”的时代。物品的信息可以上传至云端,在不同物品之间共享。物联网正在以极低的成本训练各种物体的“数字孪生体”,真的实现“万物有灵”。

(2)智联网

有了海量,甚至无限的数据之后,如何利用数据呢?于是人工智能技术登场了,它们帮助人类开发数据资源,犹如从石油中提炼出汽油一样。

人工智能的第一个等级是运算智能。1997年,IBM国际象棋计算机“深蓝”凭借其“暴力计算”击败了顶尖高手加里·卡斯帕罗夫,人工智能运算智能展露手脚。随着量子计算机出现,运算能力再次暴涨,连天气预报这种运算的庞然大物,也成了轻而易举。

第二个等级是感知智能。这时,苹果苹果手机的Siri开始可以听得懂人话。紧接着各类智能音箱,比如AMAZON有Echo,小米有它的“小爱同学”相继出现,人们只要动动嘴,就能通过智能音箱指挥其他智能家电干活了。智能识别甚至可以吟诗作画,参加辩论和答题,它们还能识别图片和分析影像资料,当然还可以进行人像识别,刷脸支付,大家生活在透明的数据“天眼”之下。


第三个等级是认知智能。GOOGLE的阿尔法狗,凭借它出色的学习算法和云计算算力,战胜了围棋九段李世石,从此在棋弈类的游戏里翻盘无望。IBM的认知智能系统沃森只要1秒钟就能读完100万本书,并且能用这些人类常识迅速做出判断和决策,它甚至能够在3分钟内完成人工基因测序分析和癌症诊断,比人工效率高出30倍。

(3)信联网

信联网,信用的互联网。

2008年11月,一个叫中本聪的人发布了“比特币”的算法和App,开启了“比特币”金融系统,风靡全球。

“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就是区块链。什么是区块链呢?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的共享账本和数据库,它天然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全程留痕、可以追溯、公开可信等特点。什么是区块链,大家做一个类比:

全村100个村民建了一个虚拟记账系统,用来记录全村人的交易信息。这个系统每10分钟记一次账,盖上加密戳保存起来,就是形成了一页账单,这是系统就向全村发布一条灯谜,张三先猜对谜底,这页账单的记账权就归张三。张三记完了账,需要把这页账单按顺序放进系统的指定位置,并向全村广播,全村人都会记录下这次记账的全部信息,这次记账就算完成了。下一个是李四猜对谜底,那么就由他来记账,就这样一个一个地记下去,系统中的多个账单就连成了一条账单链。这里的记账系统大家可以把它称作“区块链系统”,每一次的账单就是“区块”,账单与账单按顺序存放,就形成了区块与区块相连,形成了区块链。为了鼓励记账,系统就给取得记账权的人一些“糖”作为奖励,这里的“糖”就是“比特币”之类的“数字货币”。

因为每出一个账单,所有人都记了账,作假是不可能的,天然具有公信力;由于所有的人都保存账单链条,所以链条上某个人的数据丢失,并不会影响整个链条的信息,所以是安全的;如果有人想改账单,他必须在10分钟内说服村里至少51个人同意他改,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链上的信息是不可篡改的。

有了这样有公信力,安全,不可篡改的网络,交易信用问题将最终解决。

数字技术的进步深刻地改变了数字商业的生存环境,数联网完成了“数据平权”,智联网实现了“决策力的平权”,而信联网则赋予了社会“信用平权”,这些新环境将推动数字商业模式的不断进化。

3.2? 数字商业应该如何进化?

答案是:升维,变道,刷新,深潜。

(1)升维

大家都知道,蚂蚁能看到的世界几乎是个平面,大家近似把它称为二维生物,而大象能够看到三维的世界,它就比蚂蚁高一维。蚂蚁哼着歌走在路上,还不知道大象的存在,就被踩得一命呜呼。如果蚂蚁能长高一维,就可以看见大象,进而躲避危险,保住小命。

Tencent的微信就是这么做到的。当初微信相比电信,移动,联通来说,就是一只蚂蚁。但是它一路升维进化而来,直至把这些大象们从运营商变成了“运营伤”,受伤的伤。微信是怎样升维的呢?总共分为四步:“针样切入,线性裂变,平台发展和生态演进”。


Tencent通过“免费对讲机”功能精准戳中用户痛点,避开运营商视野,争取到了一个生态位,这就是“点样切入”;

紧接着,微信上马了朋友圈和公众号,朋友圈面向社交,公众号面向商家,一下子圈养了人们的社交圈和消费圈,完成“线性裂变”;

两条线自然就构成了一个面,微信悄无声息成了一个平台,这时微信重磅加推微信支付,补上平台一根关键支柱,从此,Tencent开始为旗下全业务赋能,Tencent游戏,Tencent视频都是动则上亿的用户数量,这就是“平台发展”;

接下来,Tencent微信用堪称神奇的策略,完成了由“平台”向“生态”的进化,编辑概括为“用减法做了加法,然后最后实现了乘法的效果”,具体就是将QQ网购等非主业卖给京东,转为持有京东约15%的股份,直接拥有垂直电商平台,入股“大众点评”并促成“大众点评”和“美团”合并,一举打造了Tencent系生活服务平台,形成了社交,娱乐,电商,生活服务多平台的Tencent大生态。


Tencent仍不满于现状,他们还将利用小程序,打通安卓与苹果IOS系统的界限,快捷接入物联网,将除手机以外的智能设备也打造成能快速通过小程序接入云端,召唤数据的功能,在泛物联世界里,大家即将迎来以微信小程序为纽带的再一次升维。

升维,就是商业模式的纵向进阶,通过驾驭更高维度的生态体系,获得更强的生存优势。

(2)变道

“变道”不涉及商业模式的进阶,而是同一商业模式在不同场景下的释放。“滴滴打车”是“变道”进化模式的典型。

从2012年,几乎同时注册的“滴滴”和“快的”,在各自金主爸爸Tencent和阿里的加持下,开展了持续半年之久的补贴大战,一共烧掉了30多亿元人民币。令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大战两年多后,这一对冤家竟然选择了在2015年情人节当天宣布合并,真是让人跌破眼镜。合并之后的滴滴直接挑战出行市场的鼻祖——优步(Uber),不到一年,滴滴就将损失惨重的优步中国收入囊中,从此一家独大。


2014年,滴滴推出“滴滴专车”服务,从以市内交通为主的打的业务,变道商务出行赛道,一举击垮这个赛道上的“易到用车”;紧接着,又推出“滴滴代驾”服务。据编辑预测,滴滴既然可以连接车主和代驾,那么何不把这个服务升级成“滴滴打人”,可以把司机换成保姆,换成保洁阿姨,也可以换成美甲师;也可以用“滴滴打饭”去抢“美团”,“饿了么”的生意,甚至可以推出“滴滴打货”去抢占“货拉拉”的赛道。这些就是“滴滴”的所谓的“变道”式进化。

变道是商业模式的横向扩展,不改变商业模式的结构,但扩展了商业模式的应用场景。

(3)刷新

“刷新”就是大家天天刷微博,抖音的那个动作,它的作用是重新出发去寻找目标。编辑书中的“刷新”另有内涵:赋予现有产品或业务全新的商业含义。听起来不太好懂,大家举一个小米的例子,看看什么叫做“刷新”。


2010年,雷军和小伙伴们在北京银谷大厦同饮一碗小米粥,闯进了中国手机市场。小米从开发“米柚”(MIMU)操作系统开始,借助手机发烧友们对HTC手机的刷机“游戏”,很快“借尸还魂”,完成了操作系统的“刷新”迭代,还顺便收获了100万粉丝。

然后小米依仗巨大的粉丝效应,以“发烧级硬件+极致性价比”的口号开动了它的第一批手机生产。利用类似于中奖般的预订销售模式,刷新了制造商对手机市场资金周转率的认知,顿时让小米在智能手机领域里光芒万丈。

很快,大家发现小米是依靠挤压上下游来获得竞争优势的。这时,以营销渠道见长的VIVO和OPPO,和以技术见长的HUAWEI加入了智能手机赛道,他们直击小米的要害,使得整个手机生态迅速以这些企业为中心聚拢,小米模式刚被捧上天,又被广泛质疑。

经过一番卧薪尝胆之后,小米开始新一轮的“刷新”,编辑形象地说“小米正在煮成粥”。小米开始做空气净化器,手环,扫地机器人,移动电源,款款都是爆品。那么大家问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原来小米拥有一个叫做“生态链闭环”的机制,用和手机相同的能力刷新了更多的传统业态。

刷新是商业模式的水平复制。这种复制型改造不改变商业结构本身,但呈现不一样的内容。

(4)深潜

编辑用我国的“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做引子,回顾了HUAWEI通过30年的不懈努力,远远甩开国际同行,孤身下潜到无人区的历程。大家以HUAWEI人工智能为例,来看HUAWEI的“深潜”之道。

HUAWEI一上来就选择了人工智能领域中最深的“全栈智能”,比IBM更进一步,它要在人工智能技术领域做到全盘通吃。

2018年,HUAWEI开始对标英伟达推出了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昇腾系列”,紧接着又研发了“鲲鹏处理器”,这两项壮举突破英伟达和英特尔的全球垄断,“昇腾+鲲鹏”组合成了HUAWEI人工智能的引擎。随后,又建立自己的“达芬奇架构”,将英伟达的2D结构升级到了3D 结构,更高效;并且推出了自己的MindSpore计算框架。

完成了人工智能芯片,计算架构和计算框架之后,HUAWEI等于组装好了飞机,接下来只需要安装座椅了。HUAWEI向客户交付ModelArts一站式人工智能开发平台,到此,HUAWEI的飞机已经造好了,接下来它需要水,电,煤油,也就是“云服务”。云服务,讲白了就是把计算,存储,传输等资源服务化,变得像水电一样按需使用,按量付费。

国内的云服务本就起步晚,而HUAWEI又因为不想抢客户——国内电信运营商的生意,迟迟没有发展自己的云服务。HUAWEI有人工智能和5G技术在手,独独缺了云服务,等于是有了飞机没有油加。被迫无奈下,HUAWEI不得不痛下决心,开发出了全球首款人工智能原生云数据库,不为铺业务,只为自身技术发展,成为中国第二个拥有全栈云的企业。另一个是alibaba。

做好了全栈智能,HUAWEI将为客户打造便利的操作系统。客户端,也就是在“云下”,HUAWEI有”鸿蒙”系统,如今华又开发了“云上”的“瑶光”系统,配合它的5G技术,HUAWEI可以从上到下为客户提供计算和数据服务。HUAWEI就是这样“技术上打到底,业务上拓到边”的深海巨人,它将带着令人眼花缭乱的智能装备,乘着5G,AI和云,这未来智能经济的三架马车一往无前,由鲲蝶变为鹏。

所以,所谓“深潜”,就是通过技术创新纵深制胜。这是最难地进化之道,也是所有商业模式终将需要面对的必经之道。

5、回顾

杨学成这本《蝶变——数字商业的进化之道》的精华内容可以概述如下:

数字技术掀起了三次数字经济浪潮,第一个浪潮的主题是“数联网”,在万物均可数据化的技术面前,包括人在内的时世间万物都有了“数字孪生体”;第二个浪潮的主题是“智联网”,是加入了智能的新型数据网络,它分为运算智能,感知智能和认知智能三个级别,而自动驾驶就是它的集中体现;第三个浪潮的主题是“信联网”,是加入了区块链技术的互联网,主要讨论网络如何为经济主体赋予信用,它将从根本上降低整个社会的交易成本。

在这样的数字经济环境中,Tencent,滴滴,小米和HUAWEI这四家先锋玩家展现出了不同的进化模式,它们分别是“升维”,“变道”,“刷新”和“深潜”。Tencent的微信从“免费对讲机”进化为现在的“多平台大生态”,滴滴通过“变道”在中国出行市场中一家独大,并很有可能抢占家政,同城货运等赛道;小米通过粉丝经济“刷新”商业模式,异军突起,成功复制手机的成功,打造了“生态链闭环”的巨大优势;HUAWEI则“深潜”技术之海,实现了全栈式智能,成为新商业环境下中国数字商业的标杆,这是最难能可贵的,也是最终极的生存之道。

在数字商业的进化道路上,中国企业已经搏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蝶变之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被谁遏制的,在某些国家短暂的“休克式”政策之后,必然会迎来市场疯狂的反弹,大家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