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

? ? ? “丢,丢,丢手绢,轻轻地抛在小朋友的后边,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

? ? ? ? 这是阿宝娘教给阿宝的一首儿歌,阿宝记得极牢,还不时会在半夜里哼给自己听,也哼给娘听。阿宝此时并不知道娘在世上的哪个角落里,因为阿宝把娘丢了。

? ? ? ? 五岁那年,阿宝一觉醒来就再没看见娘了。阿宝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找遍了村里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找遍了山里和地里的每一个角落,依旧没寻到娘的影子。阿宝哭得声嘶力竭,哭得撕心裂肺,哭得让每一个村里人都为之动容,哭得连村头的小野狗都为之呜呜哀鸣。但阿宝依旧没能寻回娘,阿宝终于知道,这一次,娘是真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 ? ? ? 但村里人都说,是娘丢下了阿宝,丢下了爹和爷爷,丢下了这个家,去城里了,去大城市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因为这个家实在太穷了,穷到一年到头都吃不上几顿肉,穷到一年到头都置不上一件像样的衣裳,穷到一年到头都看不到哪怕半点希翼。只有绝望,只剩绝望,无尽的绝望,望不到边的绝望……

? ? ? ? 但阿宝不信,阿宝宁可相信是自己把娘丢了。自己睡过头了,惹娘生气了;自己尿炕了,害娘又要洗被子了;自己贪嘴多吃了一个窝窝,把娘的那份也吃了……总之,都是自己不好,才把娘丢了。

? ? ? ? 丢了娘的阿宝像丢了魂一样,一连半个月没开口说过一句话,这可把爷爷吓坏了。阿宝是爷爷的命,爷爷宁可丢了自己的命,也不能丢了阿宝的命。爷爷请来神婆给阿宝招魂,把阿宝丢了的魂找回来。

? ? ? ? 又过了半个月,阿宝的魂终于被捡回来了。一同被捡回来的,还有一条小野狗,那条为阿宝呜呜哀鸣的小野狗。阿宝给小狗起名叫“小花”,小花是娘的小名。阿宝把小花看得可金贵了,连睡觉都要搂在怀里,他不想一觉醒来再把小花丢了,那样的话,他也就活不成了。

? ? ? ? ……

? ? ? ? 一眨眼,好些个年头过去了,只记得村头的老榆树花开了五六遍了,阿宝也撸了五六回榆钱儿了,就连小花也做了两回娘了。阿宝都快记不得娘长啥模样了,可娘却来消息了。

? ? ? ? 听村里人说,有人看见娘了,在海边的大城市,穿得可漂亮了,花褂子,花裙子,还抹了口红,阿宝娘本来就是个俊坯子。只是村里人在说起阿宝娘时一脸的厌恶与嫌弃,仿佛那不再是阿宝的娘,而是一个人见人骂的坏女人。村里人说阿宝娘干那营生,具体啥营生阿宝也不知,也不敢问。但从村里人的只言片语中阿宝大概知道那是丢人的营生,见不得人的营生。

? ? ? ? 阿宝想娘了,发了疯似的想。虽然阿宝并不知道娘干的是啥丢人的营生,但阿宝相信,娘要是看到他了,就再舍不得丢下他了。阿宝想娘都快想魔怔了,魔怔了的阿宝就整晚整晚哼着娘教给他的儿歌。

? ? ? ? “丢,丢,丢手绢,轻轻地抛在小朋友地后边,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

? ? ? ? ……

? ? ? ? 终于,阿宝丢了。爷爷一觉醒来,发现阿宝不见了,一同不见的,还有厨子里的三个馍和柜子里一件的确良白褂子。阿宝去找娘了,他想让娘看看自己,自己长高了,变乖了。他想找回娘,不想再把娘丢了。阿宝还带上了一件的确良褂子,这是他夏天唯一一件像样的衣裳,爹过节时专门扯布做的。他想让娘看见一个干干净净的自己,娘可爱干净了。阿宝本来要带着小花一起去的,小花刚做了娘,阿宝不想让它和自己的崽分开,就一个人去了。

? ? ? ? 爷爷疯了似的找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找遍了村里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找遍了山里和地里的每一个角落。最后,听村里人说,看见阿宝朝城里的方向去了,还背着个小包袱。爷爷疯了似的奔向城里。

? ? ? ? 找到阿宝已经是五天后了,阿宝蜷缩在县城里一个废弃的公交车亭里,身上满是污垢和汗渍,脸上还挂着两道和着污渍的泪痕,躺在亭子里睡着了。只是怀里还揣着个包袱,包袱里用两个塑料袋套着的的确良褂子依然干净如新……

? ? ? ? 爷爷这次没打阿宝,只一个劲地抽着旱烟,蹲在亭子里等他醒来。醒来后的阿宝看见爷爷后,一个字没说,跟着爷爷回来了。这五天在县城里阿宝是怎么过的,阿宝没说,爷爷也没问,更不敢问。爷爷不想再把阿宝丢了,那样,爷爷也活不成了。

? ? ? ? 回来后的阿宝没来得及洗把脸吃口饭,先去看小花和它的崽,这是他这几天心里唯一丢不下的牵挂。阿宝给小花哼唱着《丢手绢》,只是阿宝这次再没流泪了。

? ? ? ? 转过年,小花被狗贩子打死了,连尸身都没丢下,阿宝追了五里地,还是没追上。那是他的命,阿宝把“命”丢了!阿宝每次和村里孩子打架时,小花都会拼了命地冲上去,拼命也要冲上去,只为能护着他。阿宝再一次哭得声嘶力竭,哭得撕心裂肺,哭得让每一个村里人都为之动容。只是这次再没有小野狗为他呜呜哀鸣了。只丢下一窝还没有断奶的狗崽嗷嗷待哺……不久,爷爷把其他狗崽都送人了,阿宝只留下一条和小花长得很像的小母狗,也取名叫小花……

? ? ? ? 转过年,爹出事了,丢了命了,小煤窑塌方了,阿宝又丢了一个亲人了。

? ? ? ? 转过年,阿宝辍学了,下煤窑了,去了爹丢了性命的煤窑。阿宝走前,去爹坟头上了一炷香,烧了些纸钱,磕了三个头,最后回来给小花哼唱了一次《丢手绢》

? ? ? “丢,丢,丢手绢,轻轻地抛在小朋友的后边,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