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

有些事,如果天亮解决不了,那就交给天黑,黑暗总是那么的无懈可击。

有一对孪生兄弟,哥哥叫天亮,弟弟叫天黑。

天亮好学,学习成绩好,大学毕业后开了一家心理咨询中心,专门为人排忧解难。市里的人都认识天亮,说天亮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是一个好大夫。渐渐得,天亮出名了,上电视,上报纸,开讲座,出书,成了市里数一数二的大名人。

天黑也好学,但都没用在课本上,学东学西,学一些天亮看来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因此,天黑成绩上不去,早早的辍学了。辍学之后,天黑结识了一帮兄弟,吃喝玩乐,花天酒地。转眼间,天黑就入不敷出。但是,天黑鬼点子多,拉着兄弟们做一些鸡鸣狗盗之事,日子又渐渐好过起来。

说起这个社会,也真是奇怪。踏踏实实做事、守本分的人,往往是平平淡淡地过了一辈子。而弄尖耍滑之辈,日子倒是过得十分潇洒,到中年时浪子回头,日子就更加精彩了。

天黑就是这种投机取巧之辈。在经历过食不果腹,靠偷鸡摸狗养活自己的日子之后,天黑学起了经商。

学有所成之后,天黑借了点钱,开了家酒吧叫天黑酒吧。这酒吧所处的位置不好,生意倒是越来越红火了。之后,酒吧附近带起了一条产业链,成了酒吧一条街。酒吧一条街酒吧不少,但每一家酒吧的生意都没天黑酒吧好。

街面上的人都佩服天黑,说天黑是一把经商的好手。

天黑的事,天亮是不知道的。

天亮打心底里看不起天黑,觉得天黑不学无术,迟早会出事。所以,在天黑辍学之后,两兄弟就断了联系。

天亮不知道天黑过得怎么,而天黑也没有去求过天亮。不同的是,天黑总在背地里默默关注着天亮。

天亮成了市里的名人,天黑十分高兴,笑着笑着就流下了哈喇子。店里的员工见了,乐坏了,指着天黑的哈喇子说:“老板,笑什么呢?是不是饿了,想吃点什么。”

天黑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去去去,去招呼一下客人。”

店里的员工走了,天黑就在想,要不要给天亮买个蛋糕庆祝一下。可是,兄弟俩这么多年没联系了,天黑担心天亮不会收这个蛋糕。因此,这个蛋糕一直没买。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人在不出名的时候,都能互相理解,互相帮忙。可一旦出了名,原先那些互相帮忙的人都换了一副嘴脸。在不受理解的情况下,出名的人就倍受诟病。

天亮也有了这种困扰,往往一件小事,都被媒体报道分析。分析就分析吧,天亮希翼媒体能够往好的方向分析,可偏偏,事不随人愿,媒体就爱找天亮不好的方面进行指责。媒体还挖出了天亮的弟弟天黑,说天亮是个无情无义、自私自利的小人。

媒体这东西,大家都明白。报好事呢,没人愿意相信,可一旦说到了坏事,人人都恨不得拿着大红花赞扬媒体:良心媒体,敢于实事求是。

因此,天亮有大麻烦了。

那一天,凌晨的第一缕阳光撕裂了黑暗。

天亮在办公室里醒来,用一种母亲看孩子的目光看着这个亮堂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是天亮出生至今,努力奋斗而来心血。

办公室的中间有一张办公桌,一张真皮座椅躲在办公桌的后头。但真皮座椅太大,办公桌根本藏不住。座椅就像个害羞的小姑娘,探出头来不停的张望。座椅的后面,是一个贴墙的书橱,书橱上摆满了书,一大半都是心理书,一大半都是新书。

阳光照在办公桌上,桌上的灰尘闪闪发亮。天亮看了,觉得桌子该擦一擦。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砰砰砰——”在这阵敲门声中,天亮的心在砰砰直跳。

天亮的目光还在桌子上,觉得这桌子像一面大鼓,桌上的灰尘像是鼓槌。“砰砰砰……”灰尘在天亮的心里跳动着。

来人都是天亮的同学,有男有女,有来要债的,有来要理的。有一名女同学,就是心里不舒坦,跟着过来解解气。说理的好解决,天亮直接删了自己一巴掌,当是赔礼道歉。难解决的是要债的,天亮平时借钱借惯了,不知道借了谁的钱,也不知道借了多少。而且,心里咨询中心刚刚起步,哪有钱用来还债。

可是,没钱还不行啊,同学们都不走了,生意要怎么做啊。天亮当场就给同学们跪下了,声泪俱下地说:“兄弟姐妹们,再宽限几天好不好?”

同学们都不肯,有一同学怒道:“又是下跪这一套,上一次就跪了,可是钱呢?”

同学们赖在这里不走,媒体就过来了。天亮心想:“这一次又要丢脸了,可丢脸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赚到了钱,这点脸不就找回来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没过多久,天黑知道了天亮的窘迫,立马叫来了店里的服务员。

“小马,拿点钱给天亮。”

小马是店里的员工,矜矜业业。“又要把钱给这个白眼狼,不去!店里的事还没忙完呢。”

“不去就炒鱿鱼!”

天黑十分关注天亮,不管天亮是在大学,还是天亮毕业后的创业,天黑都尽最大努力去帮助天亮。但天亮不愿意见到天黑,所以,每一次都是小马出马。小马一出马,准能马到成功。

因为经常接触天亮,小马知道了这个人的为人,十分不待见这个人,尽管这个人是老板的哥哥。

有一次,小马问天黑:“老板,为什么要帮助那个人?那就是一头白眼狼,喂不饱的。”

只要小马问到这个,天黑准会生气。

“天亮是哥哥,天黑是弟弟,天黑天亮要互相照顾。天黑是老板,小马是员工,老板也要好好对待员工。”有一次天黑喝醉了,说了这么一番话。恰巧,小马听到了,心里感激的同时也为老板感到不值。

小马来到心理咨询中心,看着眼前跪在地上跟老板长得一模一样的天亮,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口的极度厌恶,这种人怎么不去死呢?小马永远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两人长得一样,性格却差得那么多?

要是别人有这种兄弟,会不会老死不相往来呢?天黑觉得不会,兄弟之间,血浓于水,命运将兄弟俩连在一起,就不会轻易将这对兄弟分开。

小马将一堆钱砸在天亮身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天亮很高兴,直接喊同学们拿钱,甚至都不问这钱是哪来的。小马看不过去了,怒道:“这是天黑给的!”

“天黑?”天亮一时间竟想不起天黑是谁。等小马走后才想到自己的这个弟弟。

竟然是弟弟的钱,弟弟不学无术,哪来的钱?偷来的?抢来的?天亮开始担心了,担心这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天亮的心理咨询中心继续营业了。媒体不再采访天亮,开始采访天黑了。不知道为什么,媒体总是播报天黑好的地方。比如“天黑酒吧,全市酒吧的先驱者”、“天黑,本市最大的慈善家”、“天黑,本市经济领导者”等等。这让天亮很嫉妒,指责这社会奸臣当道,待坏不待好。

天亮猜得没错,这钱真的把麻烦带了过来。

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里,一个叫麻烦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小弟绑架了天亮。

麻烦打电话给天黑:“不想天亮死,就准备好一千万。三天后,城郊破庙见。否则就撕票。”

天黑的一帮兄弟知道,发动关系想要找到麻烦。但天黑害怕,害怕天亮受到一丁点的委屈。“兄弟们,不要麻烦了。天亮是一个读书人,受不得惊吓。不就是要钱,钱能解决的事都是小事。”

三天后,天黑带着满满一拉杆箱的现金来到了这座破庙。

这么多年了,天亮天黑以这种形式见面了,天亮还是看不起天黑。而天黑,则满眼担忧。

这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要是小马被麻烦绑架了,天黑肯定二话不说,叫上一帮兄弟干死麻烦。但天亮被绑架了,天黑不敢啊,万一撕票呢?

天亮很想回去,可一见到天黑,这做哥哥反倒不想回去了。

麻烦差了一名小弟去接这一拉杆箱的钱,差了两名小弟压着天亮往天黑的方向走。

“诚信经营才能长期合作。”麻烦数着钱,笑得眼睛都没了,一堆肥肉挤在脸上,看着很是市侩。

“长期合作个屁。”天亮一把挣脱两名小弟的束缚,一脚踢在一拉杆箱的钱上,然后回过头来对着天黑喊:“滚……”

钱在破庙里飞舞,哗啦哗啦地响。麻烦怒了,操起一把匕首冲向天亮。

“不好!”

“噗——”

天黑被捅了一刀,鲜血直流。这时,天黑的兄弟们冲进了破庙。原来,弟兄们担心天黑出事,竟自发组织前来破庙。

天亮受到了惊吓,瘫坐在天黑的身边。

天黑说:“妈妈说过,天黑和天亮要互相帮助。”

天黑死了,天亮回到办公室,翻看书橱上那些没看过的新书。

小马送来了一个蛋糕,说是天黑准备的。

“成绩有这么重要吗?光彩夺目有这么重要吗?真是不如天黑!”

天黑了,天亮点起一盏灯,灯光在黑暗中显得特别的明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翛岩 我游离在人群的各个角落,各色的表情构成一道风景,不会读心术,却能看到每个人脸上的不满。 “我要活的快乐,...
    泷中翛阅读 158评论 3赞 5
  • 不知道这样子的生活是不是有一点点的舒适,每天都没有目的的起床吃饭睡午觉上网,看起来真的是舒服,可是每天都没有什么成...
    静静地聆听Yang阅读 852评论 0赞 1
  • 且让我把这篇文章的读后感叫做 天黑以后,天亮以前 有人说,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有各种各样的面具,干不同的事,对不同的人...
    SlowRocker阅读 2,349评论 1赞 6
  • 初次相遇 那是我读大二那一年返程回学校的火车上,现在回忆起来,只记得那是一个与往次无不同平常的夜晚。当时我在做...
    时有所遇阅读 77评论 0赞 0
  • 抽点时间回家看看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 家是一个平常的字眼,一个令人温暖的地方,是多少儿女留恋的港湾。回到...
    笑_3e12阅读 53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