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等待》

一片死寂,死一样的沉寂,不,这就是死后的沉寂。残砖断瓦间沾满了斑驳的血迹,散落的尸体占满了街道,街上看不见一个活着的人影。知了在树上焦躁地歇斯底里地嘶喊着,苍蝇在尸体上欢快地飞舞着,跳着进餐前的圆舞曲,准备享受这难得一见的饕餮盛宴。拐角处被炸毁的老宅里依然余烬未灭,不时窜出一缕缕硝烟。看上去,似乎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结束了,但他知道,对他而言,此时才是最危险的时候,并且,危险正一步一步向他靠近,一步一步!向他靠近!而此时,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学会等待。

? ? ? ? ……

? ? ? 这四个字,教官曾不止一次地告诉过他。“作为一个狙击手,不止要练好精湛的枪法,更重要的是要学会等待,等待一个最佳的开枪机会。对于高手而言,真正的战场上,也许根本没有开第二枪的机会。狙击手之间,拼的更多的不是枪法,而是心态,在极端恶劣复杂环境下的超强心态。谁能够学会沉着沉着的等待,谁就能抢占第一先机,而这,几乎就是狙击手生存的唯一机会。”

? ? ? ? ……

? ? ? ? 知了依然在焦躁地歇斯底里地嘶喊着,苍蝇依然在尸体旁欢快地跳着进餐前的圆舞曲,老宅里的余烬依然在不时地窜出一缕缕硝烟……

? ? ? ? ……

? ? ? ? 这四个字,他曾从报上听领袖说过:攘外必先安内,要学会等待,等待时机,等待国际局势向有利于我之方向发展。要以我之空间换彼之时间,用我之人力耗彼之实力,积小胜为大胜,要做好长久抗战之准备。可他等不了,也不愿等。于是上街游行并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再等下去,非但华北,恐怕全中国都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了。”领袖却让他们回去,让他们安心读书,为国家保留读书的种子,并告诉他们“战时须作平时看”,他曾对此嗤之以鼻。后来,领袖终于发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于是,他毅然决然地投了军,来到这异国他乡。

? ? ? ? ……

? ? ? ? 知了还在焦躁地歇斯底里地嘶喊着,苍蝇还在欢快地跳着进餐前的圆舞曲,老宅里的余烬还在不时地窜出一缕缕硝烟……

? ? ? ? ……

? ? ? ? 这四个字,他曾不止一次听父亲大人讲过。父亲大人让他读《韩非子*因势篇》,让他懂得“势”的重要性,学会因势利导、借势而动、顺势而为。在“势”没有来临之前,唯一能做的便是“学会等待”,等待“势”的出现。切不可躁动、异动、甚至是盲动,否则,就只能是小不忍而乱大谋。大丈夫要能屈能伸,能处能动。人生如此,战场又何尝不是如此?所以,今天,他回来了!从兰姆伽回来了!

? ? ? ? ……

? ? ? ? 知了焦躁地歇斯底里地嘶喊着,苍蝇尸体旁欢快地跳着进餐前的圆舞曲,老宅里的余烬不时地窜出一缕缕硝烟……

? ? ? ? ……

? ? ? ? 狙击枪的瞄准镜后,一双眼睛依然在安静地等待着,等待着下一个猎物的出现。对方还是没能沉住气,用枪头的刺刀挑动头盔,试图误导他的判断。“砰”,一记并不算太响亮的枪声划过,一切都结束了。他默默地掏出军用匕首,在枪托上划下第八十一道横线……

? ? ? ? ……

? ? ? ? 知了依然在焦躁地歇斯底里地嘶喊着,苍蝇依然在尸体旁欢快地跳着进餐前的圆舞曲,老宅里的余烬依然在不时地窜出一缕缕硝烟……

? ? ? ? ……

? ? ? ? 远处,夕阳照射在金色的佛塔上,显得异常的庄严而神圣。他记下了这个地方,这个让他学会等待的异国小城:缅甸*仁安羌。只是,这一天,他等的实在太久太久了,也太苦太苦了。

? ? ?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