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铁千元征文|镜子里的世界

文|二方一方? 参赛编号:431

“镜子里有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谎言,也没有规矩。”

这句话是伟大的科学家乔大胆说的,所以,他发现了镜子里的世界。虽然他发现了这个世界,但他一直找不到入口。

乔大胆死后,其他科学家在他的研究基础上,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记忆镜像。

乔大胆利用分子的移动,在绝对零度的情况下看到了镜子里面有一个世界。后来有个科学家李恩杰在他的研究基础上,改变了温度、湿度、气压,竟在镜子上看到了几天前的自己,这个发现让他激动不已。

李恩杰开始痴迷这个研究,发明了记忆镜像仪。发明了这个仪器之后,他亲自测试。测试表明,这个仪器不会对人体产生副作用。随后,他交了记忆镜像仪的测试报告。交报告后的第二天,他自杀了。

1

“我叫林念桥,今年二十五岁。长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就跟我的生活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我已经有了好几年的工作经验,有着不错的沟通能力和组织能力……”念桥说着自我先容,好像在背诵一篇文章。

坐在他对面的是两名身穿警服的警察,又高又壮,一个一脸横肉,一个有点婴儿肥,两人一边听他讲,一边记录着。

他不太敢看那两名警察,但又十分好奇地瞄了他们几眼,内心有几分忐忑。

今天一大早,林念桥就被这两名警察吵醒了,然后被塞进警车,带到这个派出所的审讯室里。他琢磨着可能是昨晚喝醉干坏事了,可脑袋里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越想越害怕,总觉得自己要蹲班房了。没想到两名警察笑着走进审讯室,让他作一个自我先容,还让他别紧张,就像以前找工作时作自我先容一样。

这是要干啥,他丈二摸不着头脑,背诵了一份面试时常用的自我先容。

说来惭愧,他都毕业一年多了,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有,每天在酒吧帮帮忙,赚点零花钱。他的同学,有的做起了小买卖,有的在大企业里混得风生水起。

唉……人比人,气死人。

“你别紧张。”那一脸横肉的警察看到念桥的小动作,笑着说道。他这一笑,脸上的横肉拉扯,表情越发狰狞,把念桥吓了一跳。

“警察叔叔,我错了我错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干了什么,反正先认错。

那一脸婴儿肥的警察一看这情景,不由哈哈大笑。

“小兄弟,大家真不是来抓你的,大家是想让你跟大家一起工作。”那一脸横肉的警察见吓了念桥,黑着脸说明。

“谁要跟你们工作,老子不干。”念桥一听这话,立马拒绝。警察是最不讨好的职业了,再全心全意为人民,也会被人民骂得狗血淋头。

“我弱不禁风,抬桶水都累得气喘吁吁,我不干。再说,有你们这么招人的嘛,直接抓我进了派出所。我不干……”

俩警察对视一眼,心想这小子不干不行,交不了差啊。

“不用你抬水,就干一些文职。”横肉警察不太会说话,勉强说明道,这具体干什么他俩也不知道,上头就派了这个任务,让他们找到他并且拉他入职。

“文职也不干。”林念桥一口拒绝了,他就是不喜欢警察这个行业,更何况现在神神秘秘的,啥情况都不了解,被卖了咋办。

婴儿肥警察见了,两眼一转,计上心来。他对着林念桥嘿嘿一笑,掏出文件夹里的文件。这份文件是林念桥的全部资料,连他干了什么坏事都一一记上了。

他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对着林念桥读道:“林念桥,男,汉族,大学本科生,今年二十五岁。二十五年来,参与打架斗殴事件一百二十三起,逃票六十四次……”

林念桥听了,又是惊讶又是恐惧。这警察怎么啥都知道,每一件事的发生时间都能具体到几分几秒。这简直是他的自传啊。

“两千三十年,你从宁波去兰州,利用电子设备制造假机票一张,金额一千元……”

婴儿肥警察看着林念桥,发现他脸色一点点褪白,双目无神,不由咧嘴一笑。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念桥,你知道这些罪合在一起,你要坐多少年的牢吗?这里还有很多你网络犯罪的证据。”

林念桥摇摇头,他真的被吓到了,这些事怎么都暴露在警方的监控之下了?

“至少二十年!”婴儿肥警察故意提高声音。“你以为你做的事大家都不知道?我告诉你,全国每个人的资料我都有。”

林念桥看着他,脖子一缩,喉咙一胀,一口口水咽下。

“你要是不跟大家干,直接把你抓进牢里。”横肉警察一看机会来了,立马开口说道。

婴儿肥警察见他一开口,脸色一变,完了,刚刚的口舌算是白费。他看着林念桥,只见对方面带微笑,已经从刚才的恐惧里出来了。

“不干,嘿嘿。”林念桥看着两人,把目光停留在婴儿肥警察的脸上,心想这人看着人畜无害,实则狡诈无比,差点就被他给套路了。

“老王啊老王,我该说你什么好,你开什么口啊,没看见我快要攻破他的心里防线了吗?插这一嘴干嘛,功败垂成啊。”婴儿肥警察指责那个名叫老王的横肉警察,指责完之后转向林念桥,一脸狰狞道:“给句痛快话,干不干,不干就坐牢。”

林念桥见把他逼急了,心里也有些忐忑,但二十五年的生活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怂。

“不干,要抓我就拿出证据来。我告诉你们,我欠房东好几月房租了,她肯定会调监控找我,别以为抓了我神不知鬼不觉。”林念桥强压住内心的胆怯,大声吼道。跟公家办事就这点不好,动不动就销声匿迹了,网上的传言太多。还好他的房东是个好人,虽然疯了点,但一定会帮她。

尽管如此,林念桥的心里还是有些失落。他不由感叹,唉……人生啊,真是处处不如意,连个像样的朋友都没有,竟然要把自己的生命压在压榨自己血汗钱的房东身上。

“你……你……”婴儿肥警察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审讯室的大门猛地打开。只听见哐当一声响,一大束强光从门口鱼贯而入,照亮了整个审讯室。一名身穿警服的短发少女从门口大步走进,她脸上光洁,双目炯炯有神,盯着林念桥,然后很严肃地说道:“找你来主要是当我的助手。”

林念桥看着进来的女警,这女警前凸后翘,身材极好,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很邪恶的想法。

“我是研究分子运动的科学家,我听说你大学期间发表过一篇关于分子运动的论文,我觉得你写的这篇论文很好,对我的研究很有帮助,所以想请你当我的助手,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林念桥一听到分子,心中那邪恶的想法荡然无存。他是写过一篇文章,名叫《分子运动可以打开“童话”之门》。这篇文章写的是他偶尔一次实验看到的现象,然后引申了各种分析与推断。但是很多老师都不理解,觉得他不务实,剥夺了他进入实验室的权力。他一直在想方设法继续研究,因为他永远忘不了他当时看到的东西,两年过去了还记忆犹新。

“我加入!”

2

物体是由分子构成的,分子永不停歇的做无规则的运动。

林念桥是学习化学的,有一次他突发奇想,如果给分子增加一个条件,会不会改变这个分子。正因为此,他才无意间发现了那个令他难忘的一幕。

那名女警名叫李奇,是一名物理学家。那名横肉警察姓王,人称老王,婴儿肥的警察叫李园,大家都叫他圆子,除了这三人之外,这个小队还有两名年轻警察,小李和小城。就在刚刚,林念桥加入了这个小队。

小队是中央派遣,专门调查分析员失踪一案。

“分析员?”林念桥一脸迷惑,这是哪个科学家失踪了,咋没听到一点风声呢?

李奇很平静地看着林念桥,慢慢说明。

“几年前,科学家们研究出一种记忆镜像仪,这个东西可以看到几天前镜子里出现的画面。”

“自动记忆,自动储存?它是靠什么记忆下来的,没有类似储存卡一类的东西吗?”

“不清楚,这是一个未解之谜。”李奇摇了摇头。

“这个东西一出来,国家认为它可以帮忙处理各种疑难杂案,毕竟镜子随处可见。可正因这个东西有很多不确定性,所以迟迟没有得到应用。人就是这样,你不知道还好,一旦知道了就会想方设法去得到。因此这个仪器搁浅了几年后,又被重新提及。这一次,公安部长强烈要求应用。但是,还是有大部分人反对使用。”

“所以,”林念桥插嘴,“双方争持不下,就退而则其中,选了一个试点城市。就是这里。”

“没错,就是这里,大家选了十个人使用这个仪器,称他们为分析员。一开始很成功,破了不少悬案。但好景不长,一个月后,第一名分析员自杀。当时大家都没有在意,只是觉得他心理素质不好,第二个月,第二名分析员自杀。接连两个分析员自杀,上头领导开始重视,对每个分析员进行心理辅导,结果第三个月,两名分析员失踪,第四个月,四名分析员失踪,一名分析员直接放弃工作,躲了起来,现已被控制。”

“你是最后一名分析员?”

李奇点了点头,眼里有些惊讶。

“还有,这件事应该已经被公安部长封锁消息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李奇瞪大了眼睛,惊讶无比。

林念桥白了她一眼,这需要惊讶嘛,这不是为政之人的一贯作风嘛。这丫头是傻吗?他有点怀疑她的智商。而且她把这种事告诉了他,就是把危险带给他了呀。他有些无奈,顿时感觉压力山大。

林念桥看了老王圆子四人,腰背直挺,眼露精芒,应该就是从各地选出来保护李奇的精英。他想了想李奇所说的整件事,这可能是一场政治阴谋,一场针对公安部长的政治阴谋。

“大家要调查的就是这起分析员失踪事件,这几名分析员都是小有名气的科学家,找不到他们,国家的损失就大了。”

林念桥揉了揉额头,有些无奈。

“人口失踪为啥非要拉上我,我能帮上什么忙?就因为我写的那篇文章?”

李奇慎重地点了点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我使用记忆镜像仪的时候,我总感觉镜子里面有一个世界,而镜子,就是打开这个世界的大门。我的这一想法正好跟你的那篇文章的观点不谋而合,我觉得你会给我想要的帮助。”

“镜子里的世界?”林念桥眉头紧皱,不由想起了在实验室里看到的恐怖画面。

3

林念桥后来才知道,李奇的未婚夫也失踪了。照理说,她不应该参与本次失踪事件的调查,但部里没有其他人可派了。无奈之下,部里准许她找一个助手,以便在她情绪失控的时候接手调查,所以找到了林念桥。

调查先从李奇的未婚夫开始。

林念桥跟着李奇来到了她的住所,李奇跟她未婚夫就住在这。这是一室一厅的一居室,装修简洁大方。客厅有一面巨大的镜子,他们每次出门都会在镜前整理下着装。除了镜子之外,客厅还有一张方形长桌和一台冰箱。桌子一米宽两米长,两侧各有两把吧凳,这是他们吃饭谈工作的地方。冰箱是银色双开冰箱,里面只装有一些水果和面包。

“屋子这么新,碗筷都没有。”林念桥皱眉,这地方观赏性极强,但不像有人居住。难道他们二人平时都不烧水吃饭的吗?

他跟着她走进卧室,卧室里有一张双人床、一个大衣柜和一张梳妆台。梳妆台上有一面椭圆形的镜子。在梳妆台边上,有两只二十六寸的大行李箱。一只白色一只黑色,白色那只干净得一尘不染,黑色那只箱体上有不少划痕,轮子上还有些淤泥。除此之外,黑色的箱子上面有一把金色小锁锁着。

“这箱子?”林念桥不由问道。

“这是他的箱子,他总喜欢把自己的东西锁起来。”

林念桥皱着眉头,暗道不对,狐疑地看向李奇,难道她没有注意到箱子很脏吗,还是他有意不说明这个问题呢。他看向梳妆台,整整齐齐摆放着各类化妆品。屋子里很整洁干净,只有这个箱子“鹤立鸡群”,有些突兀。

李奇来到梳妆台前,取出记忆镜像分析仪。这是一个和遥控器一般大小的东西,上面跟遥控器一样,有各种数字键盘,快进快退等等。这个仪器的两端各有两根带白色贴头的黑线。

李奇将仪器前面的两个贴头呈对角贴在梳妆台的镜子上,刚一贴上,镜子就突然模糊,成了一片雪花点,丧失了它原来功能。

“这是?”林念桥感觉奇怪,这是什么高科技,有什么用,好好的镜子都不能用了。

“这就是近几年最伟大的发明,遥控器相当于一个电子发射器,打乱了镜子里分子结构,激发分子的记忆功能,并将之呈现出来。”

“可是……”林念桥刚想说他什么都看不到,就见李奇递过来一个白色贴头。

“把这个贴头贴在太阳穴上。”李奇说话总是那么干脆利落。

“左边还是右边?”林念桥想活跃一下气氛,却得到李奇的一个白眼。这让他心里很受挫,这女的怎么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可惜了那张俊俏的脸。他学着李奇,将贴头贴在右边太阳穴上。李奇在他左边,把另一个贴头贴在了她右侧太阳穴。

贴头一贴到太阳穴上,林念桥就觉得一阵心慌,仿佛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伺机偷袭他。而这时,那镜子上的雪花点也消失了,呈现出一个画面来。这是李奇和他未婚夫躺在床上的画面。

“这是十天前大家刚到这里的画面,那天大家很累,很快就睡着了。”李奇一边看一边说。

林念桥看着这个画面,心跳加快。这高新技术,犹如波涛拍打礁石一边,不停地冲击他的内心,这种技术绝对可以颠覆整个社会。不一会,他的思绪就飘到了千里之外了。他想着他怎么靠这个技术取代电子屏,然后发家致富,住豪宅开豪车,美女身边转悠……

“嘿嘿嘿……”林念桥嘴巴一松,哈喇子从嘴角流下。

“你笑什么?”李奇冷冰冰地问道。

林念桥这才从他的香车美梦中出来,干笑道:“没有没有。”他擦了擦嘴角,然后看向镜子。

“等一下!”他大声一吼。“这画面有点奇怪。”

李奇听他这么一说,摁下了仪器的暂停键,转过头来看向林念桥。只见他眉头深锁,一脸的严肃。

林念桥仔细看了一眼这个画面,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难道是他的错觉?

“继续放!”

画面继续走动,还是二人睡觉的画面,这两人睡相都不差,偶尔翻个身还能听到一阵呢喃声,应该是真累了。

李奇一会看着他,一会看着画面,到底是哪里有问题,还是这小子在装神弄鬼。

“快进!”

林念桥好像想到了什么,十分果断的说道。

画面快进之后,他们看到了一团黑色的东西飘在二人床上。二人看到这个东西,不由自主地战栗。

“倒回去,快进速度加快。”

随着速度加快,画面里的那团黑色东西变得清晰,这是一个黑色的人形生物,但看不清它在做什么。看到这个画面之后,林念桥脸色变得煞白。

“没错,就是这个东西。”

看到这个东西之后,李奇相当镇静,倒回去用了最快的速度播放这个画面。画面终于变得十分清晰了,这是一个黑色的人形生物,双手绷紧,靠近床上的二人,仿佛是想将这二人抓走。但它却没有看向他们,反而转过头看向镜子,好像知道他们二人在看镜子一般。它看向镜子,嘴角咧到耳根,它没有鼻子,两只瞪圆的眼睛紧紧靠在一起,露出戏谑的目光。一夜的画面快进,只看到他仅仅几秒的表情。天亮后,二人出去工作,它也就消失了。

“没错,就是这个东西,我做实验看到的也是这个东西。”林念桥迅速扯下白色贴头,全身止不住地颤抖。

李奇拿下那个白色贴头,强压下内心的不平静,看着林念桥。

“你怎么知道快进可以看到它?”

林念桥不停颤抖,没有说话。李奇很有耐心,一直在边上等着他。过了一会,他终于开口了。

“你上学的时候有没有玩过翻书动画?一幅幅画面通过快速翻书赋予运动,达到一种从静止到运动的变化。如果说,翻书游戏是三维空间对二维空间的一种戏弄,那么,刚刚大家看到的现象就是四维空间对三维空间的一种戏弄。”

4

如果这一切真的是四维空间对三维空间的戏弄,那么他们看到的并不是以前的画面,而是另一个世界,四维空间的世界。就像三维空间可以随意改变一个物体的长宽高一样,四维空间也可以随意改变时间。这个房间就是一个物体,他们通过记忆镜像分析仪改变了时间,而镜子就是三维空间与四维空间的桥梁,他们看到了镜子里的四维世界。

林念桥和李奇二人休息了片刻,继续观察镜像。这一次,他们干脆直接快进,想看看是不是那个黑色人形生物抓走了她的未婚夫。但每一次,他们看到的都是那个人形生物的笑脸,像是一种戏谑。

“总感觉有些不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不对。”林念桥嘀咕一声。他看向李奇,只见李奇两眼泪汪汪,十分悲伤。

“要不大家休息一会吧。”他看到她这副模样,心中不舍。

他的提议被她拒绝了。她流着眼泪,双眼死死地盯着镜子。镜子里只有她未婚夫一人,坐在床边哭。林念桥想不通,李奇这么爱她未婚夫,为什么他会哭。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

二人在李奇的房间里待了一天,从梳妆台的镜子看起,一直看到客厅的大镜子。除了那个黑色的人形生物之外,没有发现其他异常。

临近夜里的时候,老王和圆子过来了,他们把痛哭流涕的李奇带走了,好像公安部长亲自过来了,说是要找她了解一下情况。

走的时候,李奇嘱咐林念桥,一定要仔细再看一下,避免漏掉一些细节。

李奇走后,林念桥回到卧室,他看着那个脏兮兮的行李箱,心里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将白色贴头贴在镜子上,另一端的两个贴头贴在了额头两侧太阳穴。他决定,要好好的了解李奇和她未婚夫的生活。

李奇一走就是半个月。这半个月来,林念桥一直待在李奇的房间里看镜像,他没有快进,一分一秒慢慢看着。渴了饿了叫份外卖,累了就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有时候老王和圆子也会过来找他,陪他唠唠嗑,解解闷。

“你说,李奇和她未婚夫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一天,林念桥跟老王一起坐在吧凳上聊着。老王是个直肠子,说话不会含沙射影,听他说话不会太费劲。

“他们俩,关系不太好吧,动不动就吵架。李奇的未婚夫觉得李奇不懂事,李奇觉得她未婚夫不理解他。俩人分分合合,没啥感情吧!”

林念桥听了,不由笑了。

“老王,你谈过恋爱吗,吵架不就是感情深的表现吗?要是感情不深,吵个屁架。正因为互相知道对方不会离开,所以才吵架才分手。”

老王不太理解,用他的大嗓门吼道:“我才不稀罕谈恋爱呢,天天吵,多累啊!”

“呵呵……”

“你问这个干什么?”老王有些疑惑。

林念桥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老王见他这样,就特揪心,一巴掌拍在他后背上。

“别吊我胃口,憋死我了。”

“哎哟……”林念桥蠕动着后背,尽力用手去抚摸那被拍打的后背,嘴里不停地哼哼着。“我说老王啊,你这一点我得批评你。凡事不要这么好奇,憋一会又不会死。你看你打我一下,都快把我疼死了。”

“那你倒是说啊!”

5

人们常说,她流了很多眼泪,她一定很爱他。但人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劝她别去酒吧时流下的眼泪,他在她去酒吧狂欢时流下的眼泪。人们不会知道,他这么在乎她,犹豫再三,决绝时流下的眼泪。

通过这几日的镜像观察,林念桥发现李奇是一个常常夜不归宿的女子。她的未婚夫因为这个跟她吵了很多次,甚至因为这个跟她分手。

就在他们来到这个地方的第三天,李奇就跑出去玩了。一身酒气的回家,她的未婚夫在床边上坐了整整一夜。那一夜,他以泪洗面,一边哭一边呼喊她的名字。他以为他们都出来工作,李奇至少会收敛点,但她没有。他将一身酒气的李奇放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坐在她的床边絮絮叨叨。说熬夜的坏处,说酒吧的不好。

第四天,两人坐在床边上。她未婚夫在跟她列举发生在酒吧的不可挽回的事,希翼她能收敛点。但李奇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道:“酒吧哪有这么多让人遗憾的事,酒吧是一种学问好不,大家不要用有色眼镜看它。”

“可是你不觉得你白天工作无精打采吗?你不要你的工作了吗?还有,你每天这么晚不回家我不会担心吗?我很担心的啊。”她未婚夫咆哮着,这一咆哮便吓到了她。她缩着身子,保证说不会再去。听李奇这么一讲,她未婚夫很开心,立马抱着她狠狠地亲了一口。

可是,下午的时候,李奇收到了一条短信,那是她在酒吧认识的朋友发给她的。问她晚上嗨不嗨?李奇毫不犹豫地回复,走走走。

她未婚夫回来之后,她已经不在家了。就那么哗啦一下,他的眼泪就从眼里蹦了出来。原来在她眼里,他比不过酒吧里的一杯酒。

又是无眠的一夜,李奇又是一身酒气的回家。她未婚夫见了,怒道:“大家分手吧!”

“我不要分手。”李奇一口拒绝了。

“你答应过我,说不去酒吧的。这才过了多久?你说的话就这么不靠谱吗?”

李奇没有多想,立马回答她未婚夫,显得十分随意。“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去了。大家能不能不分手。我爱你啊!”说着说着,眼泪就从她的眼里流了下来。

他看着她泪眼汪汪的样子,心里一软,紧紧地抱上她。沙哑着声音说道:“别哭,别哭,你哭我心疼,大家不分手。”

接下来的的几天,李奇没去酒吧了,两人一直为工作忙碌着。

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几天,李奇又去酒吧了。这一次,伤透了她未婚夫的心。她未婚夫看着空荡荡的床铺,眼泪无声的落下。

镜子前面的林念桥,看到这一幕,都觉得心疼。

她未婚夫流着泪收拾了一下,然后拉着行李箱走了。李奇回家后,没有发现他的离开,躺在床上立马睡着了。第二天,他未婚夫担心她,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她懒洋洋地说她在家里睡觉。听到她还安好,他就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后,李奇继续睡觉,没有发现她未婚夫已经不在了。等她醒的时候,她才发现房间里的异样,家里好像少了一点东西。

她立马给未婚夫打了一个电话。

“你要是担心我就跟我一起去啊,我每次去都不会多喝的,跟我去的都是我的朋友,他们会照顾我,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你的朋友跟你天天去酒吧吗,这都是什么朋友啊?他们跟你一样吗?他们有工作有对象吗?如果我天天跑出去玩,你会担心吗?”

“动不动跟我分手,我真的好累啊。”

“那你不会为我考虑一下吗,不去酒吧不行吗?”

“那你能不能接受酒吧,酒吧跟你想得不一样!”

“你夜夜在酒吧游荡,你的灵魂该往哪里安顿?你玩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又睡一天,你的时光该从哪里找寻。”

林念桥对老王说着他在镜子里看到的镜像,老王也听得很认真。

说着说着,他发现他在镜像里看到的是他和晓雯的事,他讲得也是他跟晓雯的事。脑海中,李奇的身影变得模糊,晓雯的身影渐渐清晰。

“晓雯,你就不能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林念桥嘀咕着,老王眼里也充满了疑惑。

林念桥开始絮絮叨叨。

“晓雯,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一心一意地对你,为什么比不过你手里的酒杯。你为什么不能好好学习。”

过了几天后,林念桥回到了他跟晓雯的出租屋。

“晓雯,答应我不去酒吧好吗?”

晓雯刚见他的时候,十分的开心。但一听到他开口提酒吧,心中就升起了无名怒火。

“酒吧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能接受酒吧,为什么不能理解我。”

“你要学习啊,你天天酒吧成什么样子,不用学习了吗?你第二天还有精神吗?”

林念桥的话,晓雯是听不进去的。每一次都是这样,晓雯从来听不进去林念桥的话。他不打算说了,有些事情只有她自己才会慢慢明白。

“要分手就分手。”

晓雯这一句冷漠无情的话,让林念桥心里一阵抽搐。他深呼了几口气,说不出一句话来。气得不行,他想砸东西,想扔东西。但他爱她,他不想把火气撒到她的身上,只好硬生生地憋着。

这时,他看到桌子上有一把水果刀。气急败坏的他,拿起水果刀就往自己的脖子上抹。晓雯见了,急忙阻止他。争执的时候,水果刀插在了晓雯的身上。

这一切都破碎了,整片天都塌了。林念桥抱着晓雯,一遍又一遍地呼唤她的名字。

“晓雯晓雯……”

“小林你怎么了?”老王很着急,因为林念桥仿佛中了魔怔,挂着眼泪一遍遍喊着“晓雯”,十分的痛苦。老王摇晃着林念桥,怎么都摇不醒他。

不得已,老王只好求助于李奇。李奇听了这个事之后,立马让老王控制住林念桥。李奇好像明白了,这是镜子对他们的一种嘲讽,四维空间对三维空间的一种玩弄。在她的桌子上,有三名科学家的死亡报告,其中就有她的未婚夫。

突然间,她好像看到了自己未婚夫,在镜子的那头召唤她。她慢慢走到窗边,然后打开窗,从窗口一跃而下,一脸幸福的笑容。

6

这个世上,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林念桥流着泪,将晓雯的尸体装进了那个黑色行李箱里。他买了一堆啤酒,坐在行李箱前,一边喝一边哭。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喝醉的他,拉着行李箱来来到了附近的山里。说来也很奇怪,越是伤心,越容易下雨。行李箱脏了,轮子上沾上了淤泥。林念桥用手刨出了一个洞,然后把晓雯小心翼翼地放进洞里。

雨下得很大,跟他的眼泪一起,在他的脸上往下流,流进嘴里,是他跟晓雯第一次亲吻的味道。

突然间,他好像看到了晓雯,在不远处甜甜地呼唤他。他立马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晓雯,冲向了那个窗口。老王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拉住。

“晓雯……晓雯……”

……

如果是你,留在镜子里的永远是你。

几年前的一天,林念桥做实验的时候打翻了一盘铁粉,铁粉洒在了电子盘上,电子盘倒在了一面小镜子上。这时异变发生了,镜子开始蠕动,出现了一个画面。

那是一个黑色的人形生物,这个人形生物抓着晓雯。它好像能看到镜子外的林念桥,嘴角咧到耳根,阴恻恻地笑。

寸铁征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