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鬼兄弟和我抢女友

稀稀拉拉下了一天的雨。下班时,还没有停,天好像漏了一样。

路上塞车,辛海到家时天已经黑透了。

家里没有别人,他一个人住。

进了屋,辛海脱下外套,系上围裙,准备弄点吃的。这时候,手机短信响了,他拿起来看了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屏幕上显示着两行字:辛海,我要和你谈一件重要的事。

辛海坐到椅子上,回道:“你是哪位?”

对方:“我不想说我是谁。我只想告诉你,你必须离开桑桑。”

辛海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和他争风吃醋的男人。或者,是桑桑的爸爸出狱了?他对“必须”这个词很反感,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是桑桑什么人?”

对方:“我跟你一样爱她。我现在就在她身边。”

辛海:“抱歉,我现在要去做饭了,大家有机会再聊吧。”

对方:“你必须答应我。”

辛海摇摇脑袋,无奈地回道:“桑桑喜欢我,我也喜欢她,为什么我必须离开她?”

对方不回话了。

过了好半天,短信才又一次响起来:“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是辛河。”

辛海刚刚看清这行字,天上突然响起一声惊雷——“咔嚓!”整改房间都哆嗦了一下。接着,雷一个连一个地炸响。

辛海傻住了,他不想再发短信了,直接拨了过去。可是,连续几次,电话刚一响,对方就挂断,显然是不想接电话。他只好继续发短信。

本来,辛海是不信鬼神的,现在却接到了死去多年的弟弟的信息,他的思想顿时乱了套。

这不可能是有人恶作剧,因为他和桑桑是在网上认识的,他们的交往没人知道,而桑桑又不知道辛河的事情。

辛海:“是你?!你……去哪儿了?”

对方:“滨海。”

辛海:“你是二十一岁那一年去的?”

对方:“你真是我的亲哥,记得这么清楚!是啊,那一年我二十一岁。”

辛海:“你是……怎么去的?”

对方:“不是坐火车,不是坐飞机,不是做轮船,你猜我是怎么来的?”

辛海没有回答。

对方很快就把答案发送过来:“我是漂来的。”

辛海:“你不会游泳的啊?”

对方:“肚子喝满了水,自己就浮起来了,顺着一条河,漂啊漂啊,几天就漂到了。”

辛海的心里涌上巨大的惊恐,停了好半天才继续说:“你在那边……冷吗?”

对方:“哥哥,滨海在南方,这里又湿又热啊。”

辛海想探出一点儿实质性的话来,就问:“你怎么不回来看看妈妈,她身体不太好,总犯胃病。”

对方:“我给她写信了啊,还告诉她,胃疼按内关穴最有效。”

辛海突然问:“你认识桑桑?”

对方:“我一直跟踪她啊。当然,她是看不见我的。”

辛海:“你跟踪她干什么?”

对方:“我一直就喜欢偷窥女孩子,你应该知道的。桑桑太美了,她放学的时候,我尾行在她的背后,观看她的身材。别人的臀部是固体的,她的臀部是流动的;她睡觉的时候,我站在她的床边,观看她的睡态。一进入梦境,她的脸上就呈现出桃红柳绿来;她去卫生间的时候……”

辛海没有看下去,低低骂了一句:“去死吧!”然后,把手机扔到了桌子上。

短信又响了。

辛海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拿了过来,继续跟他对话。

对方:“从现在起,你不要再理她了,她是我的,永远的。”

辛海压制了一下情绪,问:“世界这么大,你为什么偏偏盯上她了?”

对方:“我来阴世的日子,是二十一年前的5月20日。她来阳世的日子,是二十一年前的5月20日。大家在两个世界交接处擦肩而过,见过一面,我记住了她的相貌和气味,从此她就摆脱不掉我了。你和她断绝往来吧,她属于我。”

辛海马上想到,辛河死的时候,确实是二十一年前的5月20日,而桑桑的生日也是二十一年前的5月20日。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说不定,自己和桑桑的相识,也是命运特意安排的,就是让他拯救桑桑逃离这个追索的阴魂。

辛海:“我不会离开桑桑的。”

对方没有回复,就像一缕阴魂飘散了,无影无踪。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