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换手机

图片发自网络

最后一周了,一周后小王将无家可归,他用一套房子换了一部手机。这是一套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市中心,精装修,价值二百万,是父母给小王买的婚房;这是一部苹果手机,半年前,小王花六千元买的刚上市的手机,现在已经半旧,最多值三千元。

这套房子目前还是小王的,今天,那些人走后,小王一直在客厅内踱来踱去,他在想办法。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了,没有什么好办法了,一切已经无可挽回,一周后,房子将是那些人的,小王可以带走的只有那部半旧的苹果手机。

累了,困了,也倦了,小王躺在沙发上,他闭上了眼睛,他要好好休息一会儿。自从半年前买手机后,他一刻都不能消停,签了多少份合同,贷款了多少次,他自己也记不清了,最后他莫名地欠了那些人一套房,价值两百万的一套房。半年来,他被一次次地催债,先是被电话催债,然后是被那些人威胁辱骂,最后是那些人拿着法院的判决书来要钱要房。

躺在沙发上的小王闭着眼睛,然而并不能如他所愿——好好休息一下,各种各样的想法、各种各样的事情不断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五年前,小王一个人来到了这个城市,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近五年,上学四年,工作两月,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他一直在处理各种债务,他自己都搞不明白,自己只是贷款买了一部六千元的手机,现在已经还了两万元,最后还欠那些人一套房子。房子是父母大半辈子的心血换来的,这件事如果让父母知道,还不要了他们的老命。小王的父母现在仍居住在老家,当初小王决定留在这个城市后,父母便倾其所有为小王买了这套房子,他们毕生的心血都花在了这套两百万的房子上,小王是他们的独子,他们的一切都是留给小王的,他们还指望着小王给他们养老呢。

小王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他推开窗户,他准备跳下去了。看着窗户外的灯红酒绿,看着马路上蚂蚁般的行人,他想人的生命本来就是很渺小的,如同蚂蚁一般,《道德经》里都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如果自己跳下去了,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般,对社会不会有任何影响,也不会引起大家的关注。看着人来人往,小王想到了父母,父母六十多岁了,已经老了,他还没有尽孝,他只是一直在索取,他花光了父母的钱,也让父母操碎了心;如果他就这么跳下去,一定会要了父母的老命。他轻轻地关上了窗户,还有一周的时间,拖一天算一天吧,为了父母也得撑到最后一天。

看着窗外的一切,小王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些人想要的是房子,钱能买房子,归根到底那些人要的是钱,哪儿有钱,哪儿钱多,银行,小王想到了去抢银行。

小王曾经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他不想就此走上犯罪的道路,他仍在思索还有没有其它办法,没有了,只有这一条路了。

在银行旁的一个角落里,小王观察了六天,一方面他要摸清一切,犯罪也得做好准备;另一方面他幻想着万一这几天天上掉馅饼了——自己的卡里无缘无故多了两百万,可是,这样的事一直没有发生。他大概了解清楚了,每天早上八点,运钞车开到银行门口,有三个人会提着枪守护在运钞车的旁边,随后银行工作人员会将五个箱子快速提进银行,从运钞车停在这儿到运钞车开走也就十分钟的时间,也就是小王最多有十分钟的作案时间。

第七天了,最后一天了,再不动手房子就是别人的了。早上七点半小王就蹲在了银行旁的那个角落里,他还背了一个包,包内有头套、手套,还有一把水果刀,这是他准备的作案工具。小王蹲在角落里,默默地注视着,就等那辆运钞车开进自己的视线了。他想着最好的结果,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其实他明白成功的把握不到一成。最好的结果就是抢银行成功了,得手两百万,钱交给那些人,房子仍是自己的,这起抢劫案成为永远的悬案,自己也过上了正常的生活。最坏的结果就是自己被抓了,然后很快就被判死刑了,房子是那些人的了,父母也被自己活活气死了。

时间慢慢地流逝,那辆运钞车缓缓地开来了。小王打开包,戴上头套手套,然后取出水果刀,他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装钱的箱子被银行工作人员提下了车,他准备冲过去了。突然,他的那部半旧苹果手机响了,尾号是110,这不是一个吉祥的号码,他迅速挂断了电话。小王为自己的疏忽感到悔恨,干这种事怎么能带手机,小王毕竟是第一次作案,他还没有作案经验。他已经冲出去了,马上就会进入持枪的那三个人的视线,电话再次想起,还是那个号码。这个时候,这个号码,自己一定是被发现了,算了,不能以一个抢劫犯的身份结束自己悲惨的一生,他接起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小王,赶快来一趟派出所。”

对方是在命令自己,小王怯怯地问着,“警察同志,什么事?”他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发现了,摘下头套,抬起头的一瞬间,小王发现了一个摄像头,这个摄像头已经注视了小王七天,他的一举一动都被记录下来了。小王懊悔不已,七天来自己一直盯着银行门口,怎么就不知道抬头看一看,他太缺乏经验了,竟然忽视了摄像头。

电话那头,对方焦急地说道,“你赶快来就对了,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你来了如实说就行了。”

小王想,一定是被发现了,准备抢劫银行,还欠那些人一套房子,都是性质恶劣的大事。边想边走,他走到了派出所门口,他想自己还可以选择,一是自杀,一走了之,一了百了;二是进去如实说,为什么要去抢银行,怎么就欠别人一套房子了,虽然他自己也讲不明白怎么就欠别人一套房子了。

小王正在派出所门口想着,一个民警走了过来,“小王,进来吧。”

他的心已彻底冰凉,现在不能选择了,只有一条路了,警察都知道自己是小王了,自己的一切一定都在警察的掌握中,只能如实交代了,然后走向那个一样的归宿——死亡。

小王坐在椅子上,民警给他倒了一杯水,正是这一杯水,小王觉得自己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几个月他遇到的都是催债的,从来没有人会给他倒一杯水。民警说话了,“这几个月不好过吧?手机还好用吗?”

小王双手抱着水杯,停下了头,任何语言都不足以形容这几个月的悲惨生活,拥有新手机的喜悦也就持续了那么几天,随后就是贷款、被催债、还钱,这几个月来小王重复着做着这几件事,到最后他还欠那些人一套房子。想到这几个月的生活,想到被那些人威胁、侮辱、胁迫,小王的眼泪像短线的珠子,一直流到了水杯里。“我也是被逼无奈,如果还有别的选择,我一定不会走到这一步。”他差点就把抢银行的事说出来了。

警察和言细语,“小王,你被骗了。为了一部手机,你的生活过成这样,值得吗?”

小王吃惊了,他猛地抬起了头,张大了嘴巴,“被骗?”随后他又低下了头,好像明白了一切,“被骗?我自己骗了自己,我贷款买了一部六千元的手机,我原以为自己能处理好这一切。为了一部手机,我自己骗了自己。”

警察说道,“小王,你还是没明白,你被套路贷了,你被人骗了,你是受害人,他们是嫌疑人、是罪犯。”

“我借钱,我还不起了。他们是嫌疑人,我是受害人?”

警察问小王,“你开始借了他们多钱?现在还欠他们多钱?”

小王如实回答,“开始我借到了六千,已经还了两万,现在还欠他们一套房子,大概就是两百万。”

警察说明着,“这就是套路贷,是一种新型的黑恶势力犯罪,贷给你钱的人、跟你要钱的人已经被大家抓了,你把你的事如实说一下吧,噢,对了,你还得写一份报案材料。”

小王如实陈述,“半年前,我刚参加工作,看到同事都用苹果手机,我也想买一部。父母为了给我买房,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我不好意思再跟他们要钱了。有一天,我在路上看到了一张广告单,上面写着无抵押无担保贷款、快速放款,我拨通了上面的电话。我要贷六千,他们给了我六千,然后让我签了一份一万元的贷款合同,说剩下的四千是手续费和砍头息。我贷了一个月,我一个月的工资刚好一万,我想着工资发了就可以给他们还钱了。到还钱的那一天,他们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我联系不上他们。几天后,他们给我打电话了,说我不履行合同,已经违约,要交违约金,一共是两万。这下我又还不起了,他们给我支招,让我找另一家贷款企业贷钱,然后还他们的钱。我又签了一份合同,贷款四万,到手两万,其它两万是各种费用,两万刚好给第一家企业还钱。对了,第二家企业有一天给我打电话说我不讲诚信,说我没有如实说我在第一家企业还有贷款,两家贷款企业之间好像互相不认识。……就这样,滚雪球般,我签的贷款合同越来越多,欠钱也越来越多,我只是花六千元买了一部手机,到现在我欠他们一套房子,明天就是房子过户的最后时限。”

听完小王的话,警察说,“小王,借六千,还两百万,你不觉得过分吗?你怎么就不好好想一下?他们根本就没想着让你还钱,他们故意制造你违约,他们的目的是你的那一套价值二百万的房子。”

小王说,“我没有时间想这些,每天我想的都是怎么样给他们还钱,在他们的指引下,我签了一份又一份贷款合同,最后还抵押了我的房子。对了,最后一次,他们是拿着法院的判决书来找我还钱的。你让我如何不相信他们?我不敢让我的父母知道这些,我只能听从他们的安排,任由他们摆布。”

民警说道,“小王,以前处理类似的案件确实比较棘手,因为相关的法律法规还不完善。现在好了,相关部门对打击“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有了具体的、明确的规定。他们都被抓了,跟你要钱的,给你贷钱的,他们互相认识,他们都是一伙的。”

小王没想到,原来他们所有人都是一伙的,他们精心设计了一个圈套,他们要榨干小王的最后一滴血。小王问警察,“我的房子还是我的吗?”

警察哈哈大笑,“当然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没有人可以夺走的。”

临走时,民警问小王,“你包里装的是什么呢?不会是房产证吧?难道你真的准备过户了?”

小王摸着那把水果刀说道,“不,不是,是一些其他东西。我差点就走上一条不归路,谢谢你们及时给我打电话。”

跟警察告别后,小王快步走出派出所,此时他才发现,今天原来是大晴天,阳光照在身上,全身暖洋洋的,树叶在对他摇晃,花儿在对他微笑,一切都是充满生机、充满希翼的样子,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小王回到了房间,他审视着这熟悉的一切,这是自己的房子,永远都是自己的房子。好长时间没给父母打电话了,每次父母打来电话,他也只是敷衍几句。小王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了妈妈的声音,“儿子,今天有时间打电话了,今天不忙了?”

“妈,不忙,我想你们了,等有时间了,我接你们二老来这儿住一段时间,你们也来看看儿子,看看你们给我买的房子。”

…………

他们聊了很长时间,小王把一切都告诉了妈妈,妈妈一直在安慰他。

挂断电话后,小王把手机仍在了沙发上。他笑了,他笑自己是一个傻子,居然用一套房子去换一部手机。突然,他嚎啕大哭,这不是悲伤的哭泣也不是喜极而泣,这哭声只是为了宣泄情绪,六个月来所有的不愉快都随着这哭声飘向了远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