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不意间

可能,每份爱都是有预谋的,又或许,每份爱都是不经意的。大家人活在这个世上,组成了一张大网,看似牵一发而动全身,你一动,整张网都会被带动。其实不然,少了你,这张网还是存在,只不过是,你身边的人,多了几许思念。

什么是大学?《大学》是秦汉时儒家作品,是一篇论述儒家修身治国平天下思想的散文。

而现在,大学是实施高等教育的学校,是所有家长望子成龙、放飞梦想的殿堂,是所有高中生头顶的无形的枷锁,也是所有高中生奔赴自由的大门。当然,这也是大学生难以走出的迷宫,他们毕业了,但大部分还在迷宫里。

除此之外,大学是一份爱。

1

方宇峰迈着大步,随着进场铃声,坚定地走进了考场。他穿着一件牛仔裤,披着一件蓝白校服,这件校服上用不同颜色的笔写满了名字,让人眼花缭乱。校服上有几处特别显眼,背面有一个蓝色的手印,前面胸口处画了一个好大的爱心,心里有个黄色的名字:陈语妃。

检查完后,方宇峰在监考老师的示意下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他看了眼周围,考生们要么口里念念有词复习刚刚看过的内容,要么闭目沉思,想着刚看过的题目,一副十分紧张的气氛。

高考了,大家都兴冲冲地脱掉校服,扔在一边,嘴里嘀咕几句:“终于不用穿这讨厌的衣服了。”但还是有小部分人,出于各种原因,穿着校服参加高考,方宇峰就是其中一个。他是最讨厌穿校服的人,想着法儿跟老师打游击战,一会儿校服洗了,一会儿校服忘带了……总之,他如果不想穿校服,总会找到借口。当然,借口归借口,一些惩罚还是少不了,罚站、跑步、抄课文等等,惩罚一次比一次利害,可他就是不穿。

但是,在高中的最后一场考试里,他穿上了校服。因为他跟陈语妃约好,约好高考的时候一起穿校服,一起去考同一所大学。因为他们是哥们,他们不能被分开。

方宇峰坐在位置上,看了眼胸口上的心以及心里的名字,有点莫名其妙。心想早知道就不答应陈语妃了,搞得一班兄弟都笑他。

方宇峰是县重点高中的学生,他是最好的一批学生,也是最差的一批学生。为什么这么说呢,从成绩上来看,他名列前茅,但从学习态度上看,他简直就是一锅白米饭里的老鼠屎。老师们一提到他就啧啧称奇,议论纷纷,但总结来就一句话:不爱学习成绩却很好。俗话说: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偏偏县重点高中出了方宇峰这么一朵奇葩,不学习成绩反而进步得很快,很多老师都很纳闷,甚至有几个老师不信这个邪,偷偷跟踪方宇峰,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在学。谁都不知道这几个老师跟踪时看到了什么,唯一能肯定的是他们都灰溜溜地回来了。

方宇峰不爱学习,自然而然地就跟班上那堆爱玩的混在一块了。平时翘课出去打个篮球,晚上翻墙出去网吧通宵,有点小事就一堆人聚在一起打个架等等。这些老师们不喜欢的事情他都做了,唯独没有谈恋爱。

他不谈恋爱不是因为他长得丑,而是他看不上她们。他表白信收到很多,就是没一个喜欢的。几个兄弟说他眼光高,他就笑笑。他觉得自己眼光不高,只是觉得跟那些女孩聊不来。

而这时,一个女生出现在他的生活里,那就是陈语妃。

陈语妃也是县重点高中名列前茅的学生,她呢,学习刻苦,老师们都喜欢她。她的压力很大,总想着不读书可以咋地咋地,不过只是想想。只要她有点变化,老师们就要找她聊天了,所以她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可是,在她高二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人生无趣,松懈下来了。这个时候她看到了方宇峰,她觉得方宇峰的生活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想方宇峰能做到的事情她也能做到。从那以后,她就赖上了方宇峰,跟着他东跑西跑。

后来他们打了一个赌,方宇峰输了,只好穿着校服来参加高考了。

方宇峰摇了摇头,不由微微一笑,心想还好当初赌约不是两人在一起。要是赌约是这个,他们两个应该在一起了。因为方宇峰最相信江湖义气,所以他本人也很讲信用。

“咦,我怎么想到那假小子了。”

方宇峰不由一愣。

“希翼她发挥的好一点。”

2

成长是一种必然,老去也是人生的必经之路。

方宇峰走出考场,略有疲惫。他回头看了眼考场,突然有种若有所失的感觉。

“或许,高考也是人生的一场洗礼吧!”他想到那些不曾上学,未经历过高考的孩子,心中产生一种悲凉。悲凉来得快,去得也快。

“东头不亮西头亮,不经历高考,未必是一种损失。”

“走喽,再见!”方宇峰脱下那件早就想脱下的校服,朝着天空大声地喊了一下。

几个月后,方宇峰和陈语妃结伴来到那座早就选好的大学。

方宇峰站在大学门口,看着头上那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大声吼道:“精彩人生将从这里启航!”几个路过的学长学姐看到这一幕,有的摇头低叹,有的掩嘴偷笑。

陈语妃看着他,偷偷笑了。她还是那一头遒劲的短发,一身的紧身衣裤让她显得十分英气。若不是有胸前那一对,大部分人会以为她是一个小白脸。

“假小子,你的寝室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方宇峰在学校门口激动了好一会,然后跑过来大大咧咧地搭在陈语妃肩膀上。

见状,陈语妃用手肘用力地砸了一下方宇峰的胸口。方宇峰吃痛,放开了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四目相对,他看到她白了他一眼。

“在大学里别搭我肩膀,别让人误会。”陈语妃语气冷淡,“要是被人误会了,我嫁不出去,你就等着娶我吧。”

“你这男人婆还想嫁出去?做梦吧!”

陈语妃将手里的包砸向方宇峰,方宇峰落荒而逃,留下陈语妃在原地直跺脚。

方宇峰跑开,并没有真的跑远,他躲在不远处看着她。心想陈语妃要是拿不动东西肯定会叫他,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寒碜她了。想着想着他就偷笑。

陈语妃被他调戏了一番,心里正不爽,眼睛又瞄到自己的行李,不由大爆粗口。她掏出手机,想叫他回来,可一看到通讯录上他的名字就来气,就是没有拨出去。

这个时候,一个磁性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你好,需要帮忙吗?”

她回过头,看着那张英俊的脸,心跳猛的加速。她有点喘不过气,嘴巴微张说不出话,只好点了点头。

男生高她一个头,给她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请问你住在……”男生拿着她的行李箱,看着她问道。这时,一个人从他身后窜了出来,打断了他的问话。

“小心!”陈语妃这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看到那个男生挨了方宇峰一拳。

“你谁啊?干嘛动我兄弟的东西!”方宇峰把他撂倒后坐在男生的身上,对着他的脸狠狠地来了几下。

男生高高壮壮,几次将坐在他身上的方宇峰掀起。主要是方宇峰占了先机,猝不及防之下,他只好用手护住自己的脸。方宇峰在学校便是打架能手,加上他初次来到学校就遇到别人欺负他兄弟的事,心中有气,拳头又重了几分。

看到这一幕,陈语妃着急了。她快步上前,一把推开方宇峰,大骂道:“疯子你干嘛,他是过来帮我忙的啊!”

听到这话,方宇峰停了下来,脸上的凶气立马收敛,他笑嘻嘻地扶起地上的男生。

“这位哥,对不起对不起!我误会了。”

陈语妃上前扶住那个男生,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男生起身,先跟陈语妃说了一句没事,然后自顾自地拍身上的灰尘。这时,方宇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陈语妃也不知道说啥,场面尴尬了一会。一会之后,那个男生上下打量了一下方宇峰,点了点头。

“力量大,爆发力也不错。有没有兴趣来大家柔道社。”

柔道社?方宇峰发呆,早听说大学生活十分精彩,会有不少社团。没想到在这里就碰到一个柔道社的,看这样子,在社里的地位不低。

在方宇峰思考的时候,那个男生又继续说道:“看你这样子不像是那种冲动的人,怎么会?”说着,他看了眼陈语妃,略有所思。

方宇峰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连忙开口:“学长别想太多,我跟她没什么,她只是我的兄弟,兄弟有事,我肯定要帮忙的。”

他说得漫不经心,可越是漫不经心,陈语妃越生气,她狠狠地踢了方宇峰一脚,气呼呼地走了。方宇峰还想跟那个男生说点什么,问问他大学生活怎么样。可一见陈语妃走了,只好拿起她的东西跟着她去。走的时候,他好像听到那个男生说了句什么。

“别伤女孩子的心!”

3

大学的生活是从社团开始的,还没在寝室坐热凳子,一批批社团招新便接踵而至。这些刚上大学的小年轻还没了解那些社团就被瓜分了,他们还很高兴,脑海里蹦出大学的代名词:自由。他们想,这种气氛,应该就是自由吧!

如果说高中的课程是忙碌,那么大学的课程就是悠闲,也可以说是慵懒。大一的课程不难,新东西并不多,基本都是一些高中学过的常识。一开始,他们抱着高中的学习态度认真学习。可没过多久,他们发现大学的老师没有高中老师严厉,要求也没有高中老师高。渐渐的,他们开始放松了。

“六十分万岁!”没过多久,一些学长学姐们的经验之谈开始在大一新生间流传。这句六十分万岁是最经典的,当然,大一新生们不懂,等到他们上了一两年,与奖学金无缘的时候,大部分新生都会觉得这句六十分万岁很精辟。

上了一段时间的大学后,方宇峰才知道上次打的那个学长叫做陈文,是目前柔道社社长,在社里,柔道白带,中上水平。

方宇峰想了想上次的经过,要不是他偷袭成功,被打的可能就是他了,他突然多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当然,柔道社里的成员也都知道了这件事。不少干事主动过来邀请他参加。方宇峰一口就拒绝了,他可不去,去了肯定会被公报私仇。

方宇峰没去,陈语妃却去了。她去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想练几手防防身,第二就是想亲自去见陈文跟他道个歉。

经过最开始的那段日子后,方宇峰的雄心壮志便被抹平,开始了他平淡的生活。他本来就不爱学习,现在他就更不想学习了。吃吃喝喝玩玩,一天就过去了。他有时候会去柔道社,去看看那个社长陈文,也去看看他的小兄弟陈语妃。

他发现,在陈文面前,陈语妃笑得很开心。看着她的笑,他的心仿佛抽了一下,隐隐作痛,可他还是那个嘴贱欠抽的人。每当陈文跟陈语妃聊得很开心的时候,他就会突然出现,来一句神总结。曾多次气到陈语妃恶语相向,气到陈文拉着他玩柔道蹂躏他。可他就是不知好歹,总会突然冒个头。

后来,他不去柔道社了,觉得无聊,觉得自己打扰了他们。

转眼间,一学期过去了,期末到了,大家都在用功的复习着。玩了一学期,辛苦一星期,这就是大学。

期末这段时间,方宇峰突然看上了一个女孩。她叫林晓燕,是大家公认的校花。本来呢,他对这朵校花并没有什么兴趣。看上他是一次邂逅,他帮她捡了一本书,她跟他说了句谢谢。他就是被她的声音打动了,脆铃一般的声音直袭他枯寂的心灵。如果说之前的生活是灰白的,在听了她的声音之后,他的生活便立马彩色化了。

这段时间,方宇峰一直跟在林晓燕的屁股后头。林晓燕对他很礼貌,没有更深层次的发展了。

期末考试之后,谁有没有在复习一眼可见。方宇峰挂科了,挂了不止一门。而这时,林晓燕恋爱了,对象不是方宇峰。

4

“方宇峰,你怎么回事?挂这么多门,你属猪的吗?”

陈语妃听说方宇峰挂科了,气冲冲地跑进他寝室,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没复习!”

方宇峰很平静,可他越是这样,陈语妃就越来气。她把他从凳子上拉起来,又将他推回凳子上,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是想撒气。

“你干嘛!”方宇峰突然吼道。

“成绩真的有这么重要吗?为什么要用成绩论英雄,所有人都这样,父母,高中老师他们都这样。说什么关心大家,就是这样关心大家的?给大家打上差生的标签。兄弟,你知道吗?大家高中那些兄弟有多渴望学习!可是,结果呢,老师们都放弃他们了,甚至连他们的家长,都不抱希翼了。

阿东,大家的大哥大。他天天打架,成绩很烂。可你知道吗,每次考试,他总会把那道最难的题目解出来。结果呢,老师说他作弊,给他一个处分。后来他不学了,天天跟他爸妈吵架。他亲耳听到他父母跟老师说,让老师别放弃他,成绩差也让他把高中读读完。可是呢,老师们又做什么吗?还是那种态度,但阿东真的跟不上课程了啊。

为什么?就拿大家自己来说,大家是不是有喜欢和不喜欢的人,那老师没有吗?兄弟小二,他对物理很感兴趣,而且成绩也不差,就因为物理老师不喜欢他,他去问题目也不教他,后来跟大家混在一块,成了你们口中的差生。还有……”

方宇峰一个接着一个的举例,这些例子让陈语妃无言以对。

她沉默了,过了好久才问出一句:“那你呢?老师口中的神童,你呢?你不是不用复习也能考出好成绩吗?”

“你真以为我是神童?你太天真了,你知道我课后有多努力吗?我讨厌老师们的那双眼睛,但我不想放弃我自己呀。我常常在晚上复习,常常在课后读书。大家几个兄弟也觉得让老师们大开眼界很有意思,所以他们帮我,在老师跟踪我的时候给他们找茬!”

“那你现在为什么放弃自己了?”

陈语妃吼完,死死地盯着他看。

方宇峰愣在原地,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那你现在为什么放弃自己了?高中时不为外物所动的你呢,我那个一直崇拜的你呢?就因为一个女生!”

“对!”方宇峰看着她,眼神坚定不移,“就是因为一个女生!”

“你太让失望了!”陈语妃气得浑身直哆嗦。

“我让你失望,你找陈文去啊,他不会让你失望吧!”

陈语妃一愣,两行眼泪一瞬间流下,转过身,哭着跑开。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他内心仿佛空了一块,他张嘴想叫住她,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站在原地,直愣愣地站着,看着她离开的方向。

室友回来的时候,他拉上他们,去喝了一晚上的酒。

醉酒之后,他喃喃自语。

“对,我是因为一个女生,我因为你啊!我高中时就喜欢你了,为了不让你成绩下滑,我设计让你跟我打赌,赌注是穿着校服去高考,结果你赢了。我多希翼那个时候的赌注是大家在一起啊!后来你成绩还是有点下滑,我帮你补课,知道你哪一块常识掌握得不好。考试的时候,我看到那道你永远都不会做的题目,我也没做,才能够与你以差不多的成绩上同一所大学。陈文说得很对,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我是关心则乱啊!”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方宇峰絮絮叨叨说了很久,他的室友说他那天哭得很伤心。

5

后来,陈文跟陈语妃在一起了,方宇峰也慢慢淡出了他们的生活。他们去游乐场,他们去影片院,他们去KTV,他们去……他们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但他们的心好像并没有走在一起。

陈文不介意,他平时有很多事要忙,有她陪着最好。可是陈语妃介意,她觉得她对不起他。

有一次她严肃地对他说:“陈文,我喜欢的人是方宇峰,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他了。我很崇拜他,他过着我想要的生活。后来我跟他打了一个赌,要是赌约是大家在一起就好了。可是赌约不是这个,是穿着校服去高考。有趣吧,最后一场考试大家是穿着校服去的。在他的校服上我画了一颗心,心里写上我的名字,我希翼他心里有我。我的校服上面也有一颗心,心里是他的名字。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他啊!”

说着说着,陈语妃哭了。陈文抱住她,紧紧地抱着。

“以后有我陪你!”

6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过去五六年。

“谢谢!”陈文一身笔挺的西装,陈语妃一身白色的长裙,两人站在酒店门口迎接前来祝贺的朋友。

“恭喜恭喜,百年好合!”

方宇峰是在上班的时候收到陈语妃的请帖的。看到请帖的时候,他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悲伤,反而有种一块石头落地的感觉。

他精心打扮了一下,穿上一身笔挺的西装,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怎么说也得为兄弟撑撑脸面。

婚礼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室友。

“小杰,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是陈文的弟弟!”

巧合真的是世界上最不巧的东西,方宇峰叹了一口气。

一开始,他觉得来到她的婚宴上不会难过,可真正来到的时候,他哭了,一下子就哭了。他不停的灌酒,一边灌一边哭。喝到最后,他跑到台上抢走了司仪的话筒。

“陈语妃,我喜欢你,我从高中开始就喜欢你了。我一直喜欢你,我一直在背后注视着你。你生病了我不敢去关心你,你迷路了我在你后面陪着你……”他说的都是实话,从那次吵架之后,他一直偷偷跟着她,陪着她。有时候她逛街的时候迷路了,他就在不远处陪着,保护她。

“我爱你,我希翼你幸福。”

说完,方宇峰跑出来婚宴现场。整个现场都安静了,大家都难以接受这个局面。

陈语妃掩着嘴巴,眼泪一粒粒的往下掉。她看着方宇峰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下现场的宾客,她回过头来,看着陈文。

陈文点了点头。

陈语妃提着婚纱一溜小跑的跟了过去,陈文看着她的背影失神。这时陈杰从后面走了上来,问道:“哥,你就这样让嫂子走了?”

“我瞒了她那么久,这一次让她自己选择吧!”

“可是你也很爱她呀!”

陈文摇了摇头,用一种只有他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她心里一直有个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从张掖到青海,坐动车不过两个小时的路程,一路上美景不断。 途径门源时,隔窗相望,绵延数百公里的油菜花在高原深蓝色的...
    遇见云妮阅读 99评论 8赞 5
  • 目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分数 今天就该玩,仍可被父亲唠嗑 没有发生顶撞和犟嘴,越来越理解父辈的不易了,还有局限,以及...
    良辰美LiangChen阅读 37评论 1赞 0
  • 父母,永远绕不开的词语 无论是富贵人家,还是贫穷乡里 谁看过他们夜里辗转反侧的愁容 谁见过他们在外遭受嘲讽的表情 ...
    不俗小七阅读 142评论 22赞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