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加拉巴的雪

因为入夜早早睡去,在寅时我便醒来,或许是梦中太精彩的故事,或许是长久积累的心绪适时爆发。夜晚寂静的不像省城,倒像我生活了前半生的小村——东加拉巴。

以前的日子是山里的生活,冬日里太阳落山后异常冰冷,一家人围坐在火塘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往事、说着神话,大家听的聚精会神,哪怕这些故事可能重复了好几遍。因为经常断电的缘故,家里唯一的娱乐——电视就变成了偶尔的精神慰藉,也同样的让山里人没了熬夜的理由。每每在哈欠声中给大家讲完祖先的故事,父母就带着白日里劳作的疲倦沉沉睡去,而我在被窝里因为白日没有消耗完的精力辗转反侧。

有一年冬日,因为感冒发烧睡得早,在寅时便醒来,四周黑暗的寂静,但是寂静中我听到了扑簌簌落到院里的雪的声音,我笃定肯定是下雪了。一想到这,我激动的更清醒。想着世界白茫茫一片,想着可以打雪仗,想着山里可以捡野兔,想着美丽的景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