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阶级有多难?女导购:光是每天上班都累死了

其实也不是受疫情影响,只是为了给家里一个交代,无非就是甩锅给“疫情”。林霜跟上峰协商,我工资太高了,把我开了吧。回头企业需要我,我再回来也行,领导再三挽留,她辞意已决,领导看她确实要走,还多给了几个月工资,希翼将来还能再重新启用她,就这样高兴的“被迫”辞职了。

985本硕连读毕业后,一直马不停蹄的上班工作,除了结婚生孩子,中间一天都没休息过,一开始是自己出去面试,后面有了资历,都是猎头推荐,反正都是大企业,东家挑西家,工资福利都不菲,她也习惯了,堪称一个优秀的职场人。

正好孩子也不开学,打算一直歇到年底,没想到才在家一周就受不了了,孩子也不粘她,反而跟保姆更亲近,自己就出去逛街消遣,逛到一家服装店的时候,听到那边在面试,她就走进偷听,听到先容薪资待遇的时候,心里不由发问,北京还有这么低的工资?三千块都不够她一件衣服钱。

有心上去也调皮面试一下,看了看自己这身华伦天奴的套装,脸上发笑,算了,吧。

第二天,她真的来了,眉毛都没化,把自己整的灰头土脸的,穿着一身洗的泛久的运动装,拎着一个布包,昨天那个店长一听说她是来面试的,立即表情变得高傲起来,毫不客气的问,你多大了,干过没。

她谎称自己干过,结婚了,但是孩子在老家。

那店长不屑的说,你这年纪太大了,大家这里都招年轻小姑娘。

她忙拉下姿态说,自己能力特别强,能吃苦干活。

那个店长狐疑的看了她,说,试工三天,没有工资。

她说,好的,那我明天就来。

出了这个店门,抬头挺胸满脸得意,这都什么年代了,试工还不发工资,上劳动局告你,告到你总企业关闭信不信。一种油然而生的高姿态,不屑的回家了。

她就想玩个新鲜,家里也不需要她,保姆把儿子和家里弄得井井有条的,之前自己出差,儿子不找,老公更不找,要是老公出差,她也不找,如果离婚让她选,她一定选保姆和儿子,老公无所谓,每月如数给赡养费就行,这年头,有一个称心如意的保姆太难了,老公都是身外之物。

第一天试工,她去了,那些都是小姑娘,而自己没有倒拾,当然是已婚老大姐,那些人看她是新来的,就聚在一起搞小团体,嘻嘻哈哈不干活,或者让她去拖地或者去库房理货,她都照干,毕竟她是新来的,受点气很正常,临中午,那个店长才姗姗来迟,来了看到她也没有打招呼,口罩都没摘,高傲的不得了。

林霜心想,当初我做总监,手下几十号人,都不像你这般小人得志,心里不由的发笑。

第一天没开张,一看有购买力的人,那些女孩立即就抢过去了,自己确实也没干活这行,之前都是向别人发号施令,不懂得怎么说和恭维那些顾客,想到当初自己在专柜被别人恭维有气场之类的,还觉得沾沾自喜,如今想来,为了卖货,这帮导购简直就是舌灿莲花。

第二天,又是被排挤的一天,店长安排了一个小姑娘教给自己一些话术,可是那个小姑娘明着暗里不想教,恨不得自己的常识不能外漏,她就问其他的女孩,那些女孩也是个个鬼机灵,看眼色行事,她干脆直接问店长,店长说,你时间长了就知道了,也是一身秘密。

越是底层的人越封闭越是信息保护,反而是高层次的人注意分享和教育,毫不保留传授给别人。

第三天,她觉得要是今天还是不开单,估计就要滚蛋了,没想到今天来了一个男导购,之前回老家了,今天才回来,这个小男孩很好,看那些女孩都冷落她,主动约她一起吃午饭,还给她讲一些销售技巧,她心想莫不是有什么企图,不过自己都半老徐娘了,就算有啥企图,自己也赚了不是。想到这里,就春心四起。

男孩却单纯的很,毫无保留的教给她,那双真诚的眼神真让人疼爱,果然,第三天试工的下午,在男孩的大力协助下就完成了四千的销售额,那种频频开单的感觉像自己不停的在中双色球大奖,自己也是运营过几百万项目的人,那时候都镇定自若的,这才几千块的销售额,感觉自己好像为店里挣了几个亿一样,那种成就感爆棚。

店长看她卖的不错,也很高兴,决定留下她,慎重其事跟她说了一些店里的规矩和福利待遇,她一点也不care,根本没听进去。

就这样,在这里上了半个月班,一旦你全身心的投入到销售这个职业中,你感觉自己始终在高度运行状态中,那种兴奋紧张刺激,不开单的失落感,比那时候老公出轨的失控感还严重。

不过每天都是累的人仰马翻的,以前回到家,还会去书房看看股票,听听音乐,现在回到家沾床就着,也不失眠了,小腿邦邦的粗,这活真不能长干,不然过去十年花几十万美容塑形算是废了。

同时她也在反思,自己大学还修了哲学,她也一直想思考,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不同,除了物质之外,真的没法跨越阶级吗,直到她干了这行后,她才知道,阶级固化的像一块没有把手的铁门,只能从里推开,外面打不开。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靠出卖体力的人每天挣扎在温饱线上,根本没有时间上进学习,好不容易休息了,还想刷会抖音看会电视剧,抓紧时间娱乐。而靠脑力工作的人都是在养尊处优的环境里,身不动而神思,而正常人类的大脑才开发了2%,你就算猝死,也才不到10%,每个人都有可能是爱因斯坦,越是靠脑力运动的人,思维越清晰,将生活一项项分类,靠脑力去挣钱,挣钱后包装镀金,不动声色的往上走,看似没做什么。

她想通后,觉得可以了,这段职业体验到此为止,加上老公、保姆天天追问她到底干啥去,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也不想再这么下去。

于是走的那天,向店长告辞,店长听说她要走,立即说,你不提前一个月说,工资不发的。

她微笑的说,好的,别让你为难。

那个店长没预料她会这样,假惺惺的客套起来。

最后,她单独请那个男导购出去吃饭,问他想做什么,自己也许能帮到你。

他说一直想学修车,可是当学徒工实在不行,每个月没有工资,自己还要养家,老家还有房贷、老婆、孩子,说完又害羞的挠了挠头。

她当时觉得,这男孩可爱极了,本来想直接告诉他,自己有门路,然后男孩一感动就以身相许,酒店一夜春宵,也算给这段职业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可是看到他真诚发亮的眼睛,她决定不做这等烂事,不求代价的帮助他,希翼他未来绚丽多姿。

离开了后,她给自己认识的一个汽车经销商打了个电话。

回家的路上,她默默的对着天空说,路我已经给你铺好了,至于以后你造化如何,那就看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