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兵哥哥

这个世界很大,赤道周长四万多千米,用脚走,每小时走五千米要走八千个小时。然而这个世界又很小,下一个转身就遇见了你。

刘海波在保险企业工作也有些年头了,这些年来混得还算可以,钱没怎么赚到,肚子倒是大了一圈。按理说做保险,天天跑客户,应该不会养成大肚子才对。可是刘海波除外,他摸着这个大肚子,百思不得其解。

混了几年,他也算是一个小领导,手底下带着几个人。他看着在他身边坐着的几个小年轻,心中暗叹:还是太年轻了。

“刘老师,晚上那个客户陪我去走走吧!”坐在刘海波身边的是一个留着寸头的小伙子,叫陈伟,他人比较活,做事比较积极,却很马虎。他这次让刘海波陪他去见那个客户,是因为他上次去的时候说错话,一个人去心虚,说什么也要把这个老师拉上。

“唉……”

刘海波无奈地叹了口气,答应了下来。

刘海波今年三十五了,没结婚,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家人同事都很着急,唯独他不急,他常说男人四十一枝花,讨个老婆真是太容易了。虽然他总是这么说,但同事们其实都很清楚。因为有一次他喝醉了,哭得稀里哗啦,嘴里一直念叨着一个叫做陈丽的名字,他说他做错了,他在等她,一直在等她。

当天晚上,刘海波跟着陈伟来到了客户家门口。

“是这里吗?”刘海波问道。

陈伟嘻嘻一笑,挠了挠脑袋,不太肯定。见状,刘海波摇了摇头。

陈伟正在拿包里的名单,趁着这个空挡,刘海波看了看楼道。这是一个老小区,楼道里的一些设备都很陈旧,但楼道还算干净。

“刘老师,就是这里。”陈伟确认是这一户人家没错,他敲了敲门。

门内的人听到有人敲门,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还有女子愤怒的喊叫声。门开了,站在门里的是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男子有点疑惑地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两个人,不知道他们是谁。

这时,陈伟上去了,他拉着男子的手说:“蒋哥,是我啊,我是小陈。保险企业的。”

“哦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小陈,你上次来过的。不知这位是?”男子看着大腹便便的刘海波。

“我姓刘,叫海波,是小陈的领导,今天陪同他过来拜访您。”刘海波也看着这个男子,他看着男子的身材,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壮硕的身材,不由感叹时光一去不回头。

“刘海波?”男子狐疑道,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谁啊?”这时,屋子里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刘海波身子不由一震,目光越过那个男子往屋子里看去。他看到一个女子,女子一头长发,耳朵上挂着一对闪亮的耳环。她看到刘海波,也愣在了原地。

“陈丽!”

“刘海波!”

……

这一次见客户变成了老朋友见面会,陈伟多少有点尴尬,他看着这个经常被同事挂在嘴边的陈丽不由心中一叹,人家都有老公了,你刘海波还对她念念不忘。

不仅陈伟尴尬,陈丽的老公蒋兵也很尴尬,而且有点不安。陈伟看着他,心中好笑,心道:“你说说你都是陈丽的老公了,你还怕什么。看你这么大块头,怎么就这么怕老婆呢。”

这天晚上,刘海波跟陈伟留在蒋先生家吃饭,陈伟安安静静的,啥话也不讲,默默地打量着这个陈丽。蒋兵想证明自己的存在感,时不时会插上几句话,结果是牛头不对马嘴,惹得陈伟偷笑,刘海波皱眉,陈丽恼怒。

回去的时候,刘海波的心情很好,开着车哼着小曲。

“刘老师,跟我讲讲你跟陈丽的故事呗!”

1

十年前。

陈丽二十一岁,那个时候她还是一名大学生。

陈丽是学会计的,会计专业的学生都比较斯文,唯独出了陈丽这个另类。陈丽是一个假小子,大大咧咧,在校内有不少朋友,不过男性朋友居多。

大学一年,室友都开始谈恋爱了,他们整天跟男朋友在一起,白天出去逛逛街晚上出去散散步,你侬我侬,在寝室门口还要来个吻别。这一幕幕情景把陈丽恶心得不行,浑身起鸡皮疙瘩。

“哎,我说你们三,谈恋爱能不能收敛点!把整个学校的风气都带坏了。”有一次在寝室里,陈丽跟三个室友说道。

“哟,大家的小丽丽看不下去了?”说话的是他们的寝室长,寝室长一头卷曲的长发,那张化了妆的脸像带了一张面具,总喜欢斜着眼睛看人,有点盛气凌人。

“人家丽丽也想找男朋友啊!”小芳蹦到陈丽前头,一股香水味扑鼻而来。小芳不喜欢化妆,就对香水情有独钟。

“丽丽,你认识的人那么多,咋不从这里面找一个呢!”这小袁啊,心不坏,总喜欢话里带刺。

陈丽一听这三人说的,好像她陈丽思春羡慕他们似的。

“走走走,别一个个说话阴阳怪气的。”陈丽道。

“陈丽,你喜欢啥样的?蒋兵人不错啊,好像对你也有点意思。”小芳拉着陈丽道。

“对啊对啊,我也看出来,蒋兵每次看陈丽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寝室长也凑了过来,她看向小袁,“你说是不是?”

陈丽见此情景头都大了,这三人左一句右一句地夸赞蒋兵,应该是被蒋兵给收买了。可蒋兵这人吧,肥得跟猪似的,陈丽并不喜欢呀,甚至都不愿意跟他接触。

陈丽不待见蒋兵,可这个蒋兵却天天赖着她。他啥都不说,就天天跟着她。搞得很多人都认为她跟他有点什么事。可她又不好开口让蒋兵怎样,一个女孩子怪难为情的,再说蒋兵本来也没做什么。陈丽越是这样纠结,蒋兵就越得寸进尺,不知不觉,她身边的朋友都被蒋兵给收买了,一跟她聊点什么就开始夸蒋兵。

“你们别跟我提那死胖子,我喜欢肌肉,喜欢兵哥哥。”陈丽一把推开三个室友,义正言辞地说道。

“对了,暑假好像有场军训,你们都别跟我抢教官。”

寝室长、小芳、小袁互相看了一眼,哈哈大笑,然后异口同声道:“好,没人跟你抢!”

那天晚上之后,陈丽身边的朋友好像突然转了性,再没有人跟她提起蒋兵,就连蒋兵自己,都不怎么在陈丽身边转了。

蒋兵不是会计专业的,跟陈丽的课千差万别。他们两个,好像两块同性的磁铁,学习上、生活上都相互排斥了。

然而,事情总是爱跟人作对。蒋兵不出现,陈丽应该高兴才对,可她并没有,隐隐有些失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大一的生活就要结束了,陈丽再没有见过蒋兵,只听说蒋兵天天在健身房里泡着。

暑假快要来了,在放暑假之前,学校安排了一场军训,大一升大二的学生必须要参加。

这一场军训,陈丽期待了好久。

2

“我叫刘海波,是你们这次军训的教官。”

刘海波像一个空降兵,就这么突然跳进了陈丽的生活。他很帅,至少气质很好,笔挺的军姿配上那一身军装,别提了,把陈丽的魂都勾去了。

陈丽那个时候还是短发,带上那顶军帽后,完全就是一个假小子。好在她不是飞机场,还能看出点女人的样子。

那个时候,刘海波一喊休息,陈丽就屁跌屁跌地跑到他身边,问他当兵的故事。然后他就跟她讲演习的事,说他之前演习躲在山上的草堆里一动也不敢动,事后发现身上被咬了十几个蚊子包。然后又说到他刚当兵时老兵如何如何欺负他,让他洗衣服,让他做俯卧撑等等。

一天下来,刘海波和陈丽已经混得很熟了。陈丽嘿嘿笑着,两个酒窝深陷下去去,笑得老甜了。

“教官太帅了。”晚上,寝室几个洗了个澡,换了身衣裳,不由议论道。

“教官是我的。”陈丽大声宣布主权。

寝室长凑到陈丽身边,幽幽地说道:“陈丽,我听说教官们在部队里整天吃那几样菜,都没吃过什么好的,你要不给她送点好吃的,再联络联络感情。”

“对啊,你看教官瘦的!”小袁接过话说。

“现在去送?”陈丽问道,在感情方面,她不如寝室这三位,这三位可是恋爱场的老手了。

没过一会,陈丽手里提着一袋酥饼来到了教官住着的那一排宿舍。她看到这几个宿舍都亮着灯,宿舍里还有那些身形矫健的教官一闪而过。

陈丽有些犹豫,虽然她穿着漂亮的长裙,寝室长也帮她化了妆,小芳还把她最喜爱的香水给喷到她身上。但她还是紧张,不敢上前去。

大学生活是无聊的,寝室三个会给陈丽出主意是真心想帮她,当然也为了满足他们自身的成就感。他们自己不敢撂倒教官,帮陈丽撂倒教官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此时此刻,他们三个正在不远处看着陈丽。

“上啊,上啊,别怕。”

“怎么还不上?”

“……”

他们三个比陈丽还紧张,陈丽的一举一动牵动着他们的神经。

过了好一会,陈丽终于下定决心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陈丽,你可以的,为了幸福,上。”

陈丽大步朝教官宿舍走去,她走路带风,一席长裙随风飘荡。

“好霸气!”寝室长眼睛一亮。

“好帅气!”小芳双眼迷离。

小袁不知道说啥,跟了一句:“好酷哦。”

陈丽见到了刘海波,刘海波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正坐在床上看书。他的室友,要么就嬉笑打闹,要么就发着呆。只有刘海波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好像与这个寝室格格不入。他手臂上的肌肉壮硕,却拿着一本书,用文韬武略形容他真的很贴切。

陈丽看着他,嘻嘻笑着,俨然成为了一个花痴。

“刘海波,你们班上的人找你。”这时,寝室里其中一个教官注意到了陈丽,他朝着刘海波大声喊道。

听到这么一喊,陈丽躲都来不及,只好红着脸对他笑了笑,然后看着刘海波,看着他一步步朝她走来,像一个准备宠幸落魄女子的王子。

“陈丽,你怎么来了?”刘海波看着她,眼里有点疑惑,“你穿裙子很好看!”

“他夸我了,夸我了。”陈丽心里乐开了花,傻傻地笑着。

“陈丽。”刘海波见陈丽愣在原地傻笑,不由又喊了一下。

陈丽回过神来,她看着刘海波,有点尴尬地说道:“我给你带了点吃的。”

刘海波四下扫视了一下,然后把陈丽拉到一个角落里,严肃道:“别送东西给我,被连长看到我要被处分的。”

陈丽看着刘海波拉着她的那只手,愣在原地啥也没听见。刘海波看了,心中不由一叹,这女的怎么傻乎乎的。

“嗨!”李海波大声喝道:“我刚刚说的听到了吗?”

“听到了。”

“找我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就想给你带点吃的。”

……

两人聊了一会就结束了,陈丽看着正在吃酥饼的刘海波,乐开了花。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亲了他一口,像鸟啄一样。之后,陈丽笑吟吟地跑开了。

女生寝室楼下,蒋兵不安地站着,他手里拿着一大束玫瑰花。

这段时间以来,蒋兵天天往健身房跑,瘦了不少。人这一瘦啊,形象就变好。他在宿舍门口走来走去,东看看西看看,就是没看到想看到的人。

突然,一道小巧的身影从不远处飞奔而来,像一只白色的小兔子。

“陈丽,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蒋兵拦住陈丽,将手里的玫瑰花递给她。路过的人看到了,都停了下来,看向这一对男女。不知是谁先开了口,这些人不由自主地喊道:“答应他,答应他。”

陈丽很尴尬,找了个机会跑进宿舍楼。

3

刘海波对陈丽没什么感觉,被她亲了一下,他感到很无奈。他喜欢长头发的,比较淑女的,而不是这种豪放派。但第二天晚上陈丽再来的时候,他答应跟她恋爱了。

这天晚上,陈丽又来找他了,还是带了吃的来。很不巧,被连长看到了。连长很愤怒,直接安排他站一晚上岗。

他站岗的时候,陈丽就躲在不远处。

“兵哥哥,你给我讲一讲你们军队的故事呗!”

……

“兵哥哥,大家寝室里,他们三个都有男朋友,就我没有男朋友。他们天天在我面前秀恩爱。有一个叫蒋兵的男生,总是让我很尴尬,他喜欢我,但我不喜欢他。我喜欢兵哥哥,真的,兵哥哥,你真的好帅。”

“要是我不当兵了呢!”

“我不知道哎。反正现在我很喜欢你。”

……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一夜,聊了很多,总之,第二天陈丽就跟寝室宣布她有男朋友了,而且还是兵哥哥。

时间走得很急,没过一会军训就结束了。

刘海波要走了,走得那天陈丽哭得很伤心,她害怕再也见不到他了。

距离产生的不仅仅是美,还有担忧和不安。

刘海波回部队之后,给陈丽寄了一对耳环,就是那对闪亮的耳环。这对耳环是他妈妈给他的,说是要给以后的儿媳妇。

陈丽很喜欢这对耳环,一收到就把她带在自己的耳朵上,她拍了几张美美的照片给李海波寄了过去。

“大家以后会结婚吗?”

“会的,一定会的,我会把你风风光光地娶进门。”

自从刘海波回到部队,陈丽就感觉人生缺了一块。她每天每天拿着手机,就为了等他的电话。有时候电话聊着聊着,部队的哨声就响起来了,刘海波必须要挂电话了,容不得她撒娇。有时候刚聊一会,手机就没电了,等手机充上电,刘海波又没时间打电话了。

刘海波没有手机,陈丽只能等他的电话。有时候想他了,他就给那个座机打个电话,结果根本没人听。

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李海波请假出来,他们会花一段时间,把她想做的事都给做了。去游乐场,去逛街等等。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刘海波跟陈丽已经谈了一年的恋爱了。这一年里,陈丽爱得很辛苦。与此同时,蒋兵也正大光明地追了她一年,他表白了不知多少次,都被陈丽拒绝了。

到了刘海波该退伍的时候了,那是他跟她约好的,他当三年兵就退伍,然后来学校找陈丽。可是,约定好的日子已经过去几天了,刘海波一直没有来。

一个月后,刘海波来了,脸色不是很好。

陈丽一把搂住刘海波的脖子,高兴地说道:“你终于来了!”

那天,刘海波没有跟陈丽提退伍的事情,就带着她出去逛街,出去吃各种想吃的东西。

那天晚上,刘海波在学校边上的宾馆里开了一个房间,说:“晚上一起睡吧!”

“好”

那天晚上他们躺在宾馆里,刘海波跟她说了很多,说他就当三年义务兵,出来没什么出息,说他是男人,要做点有出息的事,说他出来以后不知道做什么。陈丽静静地听着,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掉。

说到最后,刘海波跟她说:“陈丽,大家分手吧!”

那天晚上他们什么都没做,陈丽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她的心很痛,一阵阵刺痛,化成一阵阵无声的呜咽。

4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陈丽。”刘海波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那个时候我是想退伍的,但爸妈不让我退伍,我想着以后有出息了还去找她,但我不确定我以后能到什么地步,怕她死等着,就跟她分了手。没想到造化弄人,跟她分手后没多久我就负伤退伍了。我去学校找她的时候她已经辍学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她,她还有了老公和孩子,有了她自己的家。”

陈伟看着他的眼睛,感觉到他内心的悲伤。

“我也该去找属于自己的家庭了!”刘海波看了眼她刚刚还给他的耳环,自语道。

这个时候,陈丽跟蒋兵站在家里的阳台上,他们的孩子已经睡着了。

蒋兵看着陈丽,有点慌张地问道:“小丽,你前几天跟我吵架,说要去找刘海波该不会是真的吧?”

“老婆,我错了,看在孩子的面上你别离开我。”蒋兵扑通一声跪下。

“你神经病啊!”陈丽怒道。

她把蒋兵从地上扶起来,依偎在他的胸前,低声道:“老公,你不是常说我当初短发很好看吗?要不我去剪个短发吧!还有,改天大家一起去挑一对耳环。”

蒋兵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他紧紧搂着陈丽。

“好!”

……

“亲爱的兵哥哥,我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