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传秘方:核心其实不在方子,而在于运用

以前见过一位老大哥。老大哥的祖上也是禹州人,清末西街“丸散帮”的一大户,家传一个绝活:治疗白驳风(白癜风)。

可惜后来时势如潮,人如浮萍,这手艺断了。再后来,方子还在,后人们没人干这行了。


有一次,老大哥回禹州,说话对机,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方子象征性地卖给你吧?

我说,谢谢大哥看得起。但这方子在您家,它就是灵丹妙药。如果到我手里,基本一文不值。

老大哥一怔,很有涵养地问:老弟是啥意思?怕我给假方子?

我笑了,说,大哥,您是明白人:

第一:这个方子,我把它做出来,没有几十次的实验,做不好。

第二:即使我把它做的七七八八了,这个药怎么用,怎么辨证,怎么把它用好,又是一大关。没个三两年的功夫,毛都沾不住。

秘方之秘,核心其实不在方子,而在于运用。

运用之妙,首在经验。然后是经验沉积下的存乎一心。

您这是好东西,可惜我玩不转啊!

?

老大哥笑了,说喝酒,整瓶好的。


世人都知道祖传秘方好。

却不知道秘方的秘密,在于人身上。

有人能燃烧一腔心血,把这个方子做出来做好运用好,它才是秘方。

换个人,可能就不灵了。

多少秘方,老子用着很灵,儿子用着就不行,孙子就当废纸了;

禹州千年药都势积之下,民间藏了多少秘方,只怕数不胜数。但能做出来的、经得起再次人世考验的有几个?

北京同仁堂的秘方再牛,如果家里没了乐凤鸣这种人才,就不是秘方了:药没法那样炮制了,用的更没那么神了。

民国时期,禹州有同仁堂分号,有不少炮制手艺与方子也不可避免地留了下来。可是我很清楚,我做出来的,肯定不是那个东西,因为缺少上十万次的炮制,缺少上十万次的实践。

祖传秘方,祖传的是荫泽,秘方,秘在你的手里。

手里有活儿没有?手里有灵气没有?



《千草堂膏方的实践与思考》10编辑:千草堂朱四

禹州千草堂,专注中医外治八十年,四代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