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

图片发自网络

由于职业的原因,我需要经常接触尸体,面对死亡。我好像是一个旁观者,看着这一幕幕人间悲剧;我又是一个亲历者,切实地体会着人们的悲伤与愤怒。

工作多年,我已经习惯了面对尸体,就像医生面对病人一样,早已习以为常。有人说,我已经变得冷血,看着一具具尸体,心情毫无波动,只是按部就班地工作。尸检工作本就是我的日常,因为我是一名法医。

某一天,我面对的一具小男孩的尸体,12岁便遭遇不测。家属在旁边哭的撕心裂肺,我劝着家属,“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太难过,你这样哭闹,已经影响到了大家的剖解工作。”

“我儿子已经被人杀害了,你凭什么还要剖解我儿子!”家属哭的更利害了,孩子的母亲紧紧地抱着尸体。

看着这一切,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我的眼眶湿润了,我流泪了,我边擦眼泪边安慰家属。同事看着这一切,吃惊地说,“你居然流眼泪了!”

是的,我流眼泪了,我一直都是多愁善感又富有同情心的,看着电视剧中的感人情节我都会流眼泪。然而,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有些麻木了,有点冷血了;那天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不停地流。

那天的尸检工作顺利结束了,留给我的感触却是永恒的。自此以后,我工作更加认真,生怕错过一丁点蛛丝马迹;面对家属,我也更有耐心。

面对不忍直视的尸体,面对伤心欲绝的家属,眼泪算得了什么。唯有给每一个罪恶都戴上手铐,将每一个罪犯都绳之以法,才能告慰死者,才是对死者家属最大的安慰。

悲天悯人的情怀,将使我人生变得更有意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