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感

每个人都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或多,或少;或者直接,或者含沙射影。

我的梦就是我预知未来的隐秘暗示。比如:梦见水,第二天会有人请我吃饭;梦见自己赤身裸体有意外之财;梦见血,身体会有小的伤害……

多少年来,百试不爽。

预感这个东西神奇而深邃。它游离在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之外,就算你根本没看到什么,没听到什么,没闻到什么,没尝到什么,没摸到什么,却依然感觉到要发生某件事,结果它就真的发生了。

有个女孩名叫小爻,是我的邻居,她的那次预感关乎生死。

小爻是个单亲家庭,跟父亲一起生活。

一天夜里,下着雪还有风,雪片漫天飞舞。

父亲很晚都没有回家。小爻给他打电话,始终没人接,她急死了,却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他,只有一遍遍地拨电话,每次都是同一个声音,慢慢吞吞:“嘟……嘟……嘟……嘟……嘟……嘟……”直到自动重拨。

后来小爻告诉我,自从这个晚上之后,只要听到无人接听的声音,她的心里就充满了悲伤和绝望,以至于她很少给人打电话,总是以微信的方式联系。

到了后半夜,她穿着衣服在床上睡着了。她迷迷瞪瞪做了个梦,梦见一个地方白云缭绕,鲜花盛开,父亲一步步朝她走过来,一边走一边笑。她急切地喊道:“爸,你去哪儿了?”

父亲说:“我去那儿了。”

她觉得父亲的回答有点古怪,又说:“我问你,你去哪儿了!”

父亲还是说:“我去那儿了。”

她说:“那儿是哪儿啊?”

父亲依然笑吟吟的,重复着同一句话:“我去那儿了……”

她忽悠一下醒过来。

房间里的灯亮着,很晃眼,窗外一片漆黑,风雪已经无影无踪,不知道它送来了什么,或者带走了什么。

她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想去看看父亲是不是回来了,可心口突然特别难受,就像有人在转动辘轳,拉扯着她的五脏六腑。她扶着床头坐下来,使劲按住胸口,一下下深呼吸,却没有丝毫缓解。

终于,她艰难地走出去,叫了声:“爸!”

家里一片死寂。

她走进父亲的卧室看了看,没人。

走出来,她继续给父亲打电话,依然是那个堵心的声音:“嘟……嘟……嘟……嘟……嘟……”

她在沙发上坐下来,敏感地想到:这种心痛会不会是她和父亲之间的某种感应呢?

她总听到这样的事儿:某人去世了,当时他的孩子在千里之外,根本不知情,就在某人咽气的那一刻,他的孩子莫名其妙地感到满心悲伤,或者身体某个部位突然刀割一般疼痛……

她害怕了,默默祷告:老天爷啊,求求您保佑我爸!我需要他!

大约半个钟头之后,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她冲过去抓起来,正是父亲的号码。她紧张地接起来,叫了声:“爸……”

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我是110民警。”

她的心头一冷。

对方说:“这个电话的主人是你爸?”

她低低地说:“是啊。他……怎么了?”

对方说:“他在路旁冻僵了,你马上过来一趟吧。”

实际上,那时候小爻父亲已经死了。他不是冻死的,法医说,他是被呕吐物堵住了气管,憋死的。那时,他一定像小爻梦里一样难受!胸闷,撕扯五脏六腑。

文友们,你们有过神奇的预感吗?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