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金瓶梅》八十八:瓶儿香消,西门痛嚎(肆)

西门庆和李瓶儿两个人一番刻骨铭心的对话触动了无数读者,两个人一席话说完,李瓶儿见时间太晚,叫西门庆回去睡觉,西门庆却执意要呆在房里陪李瓶儿,李瓶儿道:“我死还早哩,这屋里秽污,你伏侍我不方便。”

西门庆不得已,只得来到吴月娘房中过夜,并将祭灯一事及李瓶儿的情况向吴月娘说。西门庆的内心还是存有一丝希翼的,“天可怜,只怕还熬出来,也不见得”,反观吴月娘,听到西门庆如此说,却道:“还好甚么,也只在早晚间了。”编辑对这段情节的描写简洁、生动、又细致。用简单的对话将西门庆对李瓶儿那份真情流露得真切感人,使大家看到一个更加完整的西门庆,在世人眼中横行霸道、无所不做的西门庆,其实也是有细腻的情感与真情的男人,让我感觉到“西门庆”不再是一个小说中的形象,而是跃然于纸上的活人。再看看吴月娘,其本身与李瓶儿并没有多少感情基础,两人的关系更多的是表面上的姐妹,从一个实用者的角度来看,吴月娘说出那样的话其实也是在奉劝西门庆不要再继续浪费时间人力物力了,无可厚非。但从一个利益相关者的角度来看,吴月娘所说的话就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了,因为在李瓶儿离去之后,最大的受益者正是吴月娘而不是潘金莲。

到晚间,西门庆等人都离开了,李瓶儿面朝里睡会儿,丫鬟们也是熬了一夜,冯妈妈与王姑子已先睡了,迎春与绣春在李瓶儿床前地上打地铺睡了。睡下没半个时辰,迎春睡梦中梦见李瓶儿下炕,推了她一把,嘱咐道:“你每看家,我去也。”迎春惊醒,看将桌上蜡烛还亮着,看了看李瓶儿,还是面朝里,起身摸了摸,发觉口内已无气息,“不知多咱时分,呜呼哀哉,断气身亡。可怜一个美色佳人,都化作一场春梦。”

“你每看家,我去也”,简简单单的七个字,看似轻描淡写,却是编辑酝酿了大半本书的最后释放。“你每看家”,看的是哪个家?谁的家?西门府的第六房随着李瓶儿的离去已不复存在,绣春、迎春被重新分配是必然的事;如果说是西门家,那这个家又什么时候轮到她们去看;如果狮子街的家、床底的金银珠宝,那都是带不去的累赘。李瓶儿不过想用这样的方式对她所留恋的世界做最后的告别。红颜薄命,李瓶儿走完了她的一生,这本应是一场大悲剧,读者却在编辑简单的几个字里,看出了李瓶儿的释怀,也有几分“命中该如此”的感叹。

西门庆来到房间,看到已经离开的李瓶儿身上止着了一件红绫抹胸儿,体尚微温,却已悠然而逝。也顾不得身子底下的血渍,两手捧着她的香腮,不住的亲吻,口口声声只叫道:“我的没救的姐姐,有仁义好性儿的姐姐!你怎的闪了我去了,宁可教我西门庆死了罢。我也不久活于世了,平白活着做甚么!”在房间里一跳三尺高,放生嚎哭。

接着西门庆又磕伏在李瓶儿身上,挝脸儿哭叫道:“天杀了我西门庆了,姐姐你在我家三年光景,一日好日子没过,都是我坑陷了你了!”西门庆的这句话看似有指桑骂槐之意,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如果说李瓶儿嫁进西门府之后没有过过好日子,那西门庆自然负首要责任,但是这也不就侧面说明吴月娘后宫管理无方吗?吴月娘听了当然心中不爽,说道:“你看韶刀!哭两声儿丢开手罢了……他没过好日子,谁过好日子来?各人寿数到了,谁留的住他!那个不打这条路儿来?”西门庆哭成那样,只好由吴月娘来指挥小厮们做事,指挥小厮丫头们,寻出李瓶儿的若干衣物,都装绑停当,用门板抬到正厅。将李瓶儿抬出房间之后,就自己在李瓶儿的房间里打点出一身装绑衣服,把房门锁了。张竹坡对此评道:“月娘可畏可恨,令人不愿一见其面,便有百二十分险,百二十分狠。自墙头寄物后,不谓又有此一畅心之事一锁门也。”其他许多研究者亦对此时的吴月娘进行了类似的批评。但我认为这些对吴月娘的批评都太过火了,按照现代继承法来说,李瓶儿走后,其财产的第一继承人为其丈夫,也就是属于西门庆的,既然是西门庆的,那吴月娘当然有处理权和管理权了,更何况此时的西门庆完全沉浸在悲痛之中,早已没有心思管理李瓶儿的遗产,只有吴月娘代劳了。再者,西门府上人多手杂,李瓶儿房间里贵重物何其多,如今人走房空,只有把门锁起来才能避免偷盗事件的发生。这个细节,不像许多研究者批评的那般,反倒能看出吴月娘的精明与管理有方。

冯妈妈是从小带大李瓶儿的奶妈,如今见没了李瓶儿,哭的三个鼻头两行眼泪。西门庆听了,忍不住又在前厅手拍胸膛,抚尸大恸,口口声声只叫“我的好性儿有仁义的姐姐”,把声音都哭哑了。

打发走阴阳先生,天也亮了,西门庆前后又忙乱到五更,心中悲恸,神思恍乱,没了好脾气,开始骂丫头踢小厮,又守着李瓶儿尸首一阵放声哭叫,连傍边的玳安看着,亦哭的言不的语不的。

这是全书最重要的一段情节,描写了西门庆四次痛哭,从一开始的大哭到自虐,从哭哑嗓子到迁怒下面的人,西门庆心中的痛苦层层递进,不断地往前推,读者的内心也跟着不断进入痛苦的状态。对西门庆这样呼风唤雨、无所不为的人,这是全书仅有的一次写到他如此动感情的大哭,他的双手虽然沾满了血腥,他的钱财虽然多是不义之财,他的生命虽然多是罪孽,但此时他只是一个面对死亡毫无办法的普通人,读者的同情之心在此时往往会被唤起。在《水浒传》中早该死于武松手下的他,在本部书中还多活了许多年,这多活的几年,其实是在对他进行更加残酷的惩罚:上天给他一个他爱的李瓶儿,又无情把她夺走,将他从天上摔了下来。或许是李瓶儿临走前的泪水和劝诫,唤醒了西门庆内心未泯灭的良知,这良知所带来的悲哀与懊悔,才是对他罪恶人生最重的惩罚。

正是:阎王教你三更死,怎敢留人到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