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顺眼

? ? 我26岁,那个28岁的男人喊我姐姐。他眼里我一定比他苍老。他微腆的腹部,臂上青色的纹身,虽然面容还算年轻,但世故的笑容与讨好的态度让我反感极了。我拒绝了这个客套的称呼,尽管被生活折磨的体无完肤,发自内心不想做他的“姐姐”,即便官称也不可以。

? ? 每天下午去邮储银行存钱,有时候会遇见那个开车来取寄送邮件的司机。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每次停车都给人一种不管不顾的感觉。今天终于得见司机先生的尊容,大寒的冬季,他只穿了一件菲薄的卫衣,外套一件翠绿色的工装马甲。不知道驾驶室的拿暖风开得过热还是他体质问题,这种季节他的光头戴一顶棒球帽,撸着袖子,走路的样子,样儿棱磳的,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词语来形容了。那个样子真的是和我三年前的男朋友走路时的样子一模一样。我后来了解到,我的前男友浅薄自傲,但他是个少年。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人到中年还是从里到外显得那么浅薄自傲。

这个世界很狭小,有些时候不可爱的人扎堆儿上场了,也得受着。否则,更不堪的就会接踵而来,恐更不可消受。所以,我尽管不期待人性,看不顺的时候就尽量选择失声。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