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明代那些事》(五)

朱高炽登上帝位,国号“洪熙”。他上任伊始,便为之前被朱棣灭族的方孝儒等人平反。敢于修正父亲的错误,除了正义感和良知,更需要极大的勇气。虽然他在位仅十个月,却给儿子朱瞻基铺下了前行的道路,不愧其“仁宗”的谥号。

现在轮到朱瞻基出场了。他在位期间,其叔父朱高煦仍然企图谋反。最终,朱瞻基忍无可忍,将他压在一口300斤的铜缸下,并在其上点燃煤炭将其烧死,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朱瞻基在位,虽然没有像祖父那样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业绩,但他勤勤恳恳、体恤百姓,国家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十分繁盛。他与父亲共同经营的“仁宣之治”,虽然只有十余年,却堪与汉代的“文景之治”相媲美。

因为明代是言官们言论自由的时代,即使身为明君,朱瞻基依然不可避免的被爱深责切的臣子们数落、讽谏。而握有票拟权的内阁集团,更是日益强大。无奈之下,他想出了一招,培养太监读书,以形成一股能与大臣们相抗衡的力量。却没有料到,这一决策,给后世所带来的恶劣影响。

最先出现的权宦,便是王振。此人原为教官,因为能力平平,混不出多大名堂。而他却是个有野心的人,为了前途,竞自愿净身,入宫教宫内人学问。

因为在宫中缺少竞争对手,他于是受到了追捧。后来,连皇帝朱瞻基都认为他是个人才,便指派其为太子朱祁镇的老师。

当时年幼的朱祁镇对这位老师甚是依赖,当他顺理成章的成为皇帝后,王振的地位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

但那时候还有几个让王振忌惮的人物,首先是张太皇太后,作为皇帝的祖母,这个能力极强的女子为江山社稷着想,时常要敲打王振。而那几个顾命大臣,其中就包括三杨,也是德高望重,非常有影响力。于是,在时机未成熟时,王振不得不夹紧尾巴做人,表面上装出一副恭顺的模样。

及至张太皇太后一死,顾命大臣们也死的死,不死的也垂垂老矣,管不了朝中事务了,王振便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尝到了权力带来的甜头,他更是大肆结党营私,排除异己,将朝野上下搅的是一团乌烟瘴气。

当时,明代和蒙古人表面上存在着一个和平的状态,通过贸易,他们以牲畜、皮毛换取所需的日用品。但是,随着蒙古人需求量的不断增高,明代政府颇有些吃不消。而蒙古人在经商的同时,顺带着搞些小偷小抢。而收受了对方好处的王振突然间翻脸,要给蒙古人点颜色瞧瞧。这当然让对方被激怒了,战争一触即发。

可笑的是,王振竟然撺掇皇帝亲征。这个人渣,在有了花不完的银两后,居然做着立功、扬名立万的美梦。

明英宗朱祁镇向来对王振言听计从。在他23岁那年,他们率领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出发。在根本不懂军事的王振的瞎指挥下,失败是毫无悬念的。

可恨的是,这个阉人为了一己之私利,让原本可以安全撤退的军队,再一次陷入彻底崩溃的状态。数十名随军大臣也死于混战之中。虽然王振最终被愤怒的明军将领用铁锤砸烂了脑袋,却挽不回失败的命运。皇帝朱祁镇也被作为人质掳走。这就是著名的土木堡之变。

蒙古首领也先得到了明英宗,自然是喜出望外。他将其作为一颗摇钱树,不断地向明代敲诈勒索,却没有放他回去的打算。

皇帝不在位了,大明王朝刹那间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眼看着敌军就要攻入京城,许多贪生怕死之辈便主张南迁。

暂代皇帝政务的朱祁钰也是六神无主。在这危难之际,兵部侍郎于谦挺身而出,大声呵斥建议南迁之人。因为。他清楚地认识到,如果逃跑,就会失掉半壁江山。可是不走,又如何应对这盘死棋呢?

关键时刻,方显英雄本色。“殉国忘身,舍生取义; 宁正而毙,不苟而全!”这就是于谦的人生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