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来西风起

1.

突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外面的风吹得呼呼作响。宿舍窗口对着北方,风从我的左边吹过来,应该是西风了。

我记得十多天前也是这样的一个夜里,那时我还在家。我半夜伏案写些什么东西,或者在看些什么东西,或者是在等饱醉豚的日更。我走到阳台,阳台正对着东边,风从我的左边吹过来。那时候吹的是北风。

其实有好多个夜里突然醒过来了,只是这一次不是在家里。

在家里的那些突然醒过来的夜里,天上有很多很多的星星。在家里,醒过来便不想再睡过去了,因为我发现天空是那么美丽,夜也是那么美丽。不只是在夏天,在冬天的明朗天气里,我也能看到一条素白的银河挂在天上。

在学校突然醒过来的这个夜里,我也很努力地爬起床挣扎着踱步去阳台上。我抬头看着天上,天上什么都没有。但天也并不是黑色的,天是紫红色的。每次看到云塘夜晚紫红色的天空,我便会想起胭脂和古时候的边塞之地。也许,这大片紫红色的天空就是现代文明和自然战场的硝烟所染就的吧。

有时候真的不懂为什么要背井离乡出来上大学。我知道,我自己倾向的生存之地,一定是我生长的那个小山村。我喜欢那里的山水和人们。但真的就是,你甘于在那样的农村里待着,就是没出息。一个没出息的人,就算在家里待着享受好的山水,也不会很快乐,因为就算在质朴的小山村,没钱的人也会遭到人们的冷眼嘲讽。对前途不可明知,所以我并不敢放弃学业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也暂且不想这么多了,过好当下就行。在学校里,也可以做很多想要去做的事情。毕竟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任务,跳过某个时期去想问题,往往会给生活带来很多的困扰。而这些问题,是只有你经历过这个阶段才能懂的。所以,以后在想这些吧。

并不娇生惯养,并不眼高手低。幸好我还有这么些优点。


2.

突然想起三个男人。

一个男人是大家那边县城里擦皮鞋的。

擦皮鞋的一般都是女人,男人一般都出去做苦力活,苦力活挣钱多。可那个男人没有女人,那个男人也没有腿。

男人没钱装假肢,却总是推着轮椅,过着朝六晚十的生活。男人有一只猫。我不知道他每天怎么给自己弄吃的,更不知道他的猫每天吃些什么。

我好几次想过去跟他说说话,但总是没有勇气。后来他不知道怎的,病死了。再后来他的那个小屋子也不知怎的,下一场大雨给冲垮了。也不知道他的猫逃到了哪里去。

一个男人是我在保定火车站见到的。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等一趟很晚的车。十二月的时候,保定真的很冷,尤其对于南方人来说。我没有进去候车室,在一块公交站牌后面避风,同时也看看保定这座城市一些地名。

我身边是一大群等车的人,其中大部分有着大学生的气质。远处也有一个男人在等车,看起来不像个学生,倒像个四处漂泊的流浪汉。

我记得他们这些人等了很久的车。不知道那趟车是什么,但好像很供不应求的样子。以至于很久才来了一趟。

那个男人一直在抽烟。车来的时候,大概是第四根了。

车来的时候,那一大群学生便熙熙攘攘地涌过去。他见了那样的情景,也赶紧掐灭了烟,放在垃圾桶上面,靠拢过去。但那群等车的人突然失望着一哄而散,原来车满了。

那个男人也发现了,于是回到原处。

他用身体稍微遮挡了一下,迅速捡起他掐灭的半截烟。他四处扫视了一下,我赶紧把头转过去。

一个男人是学校外面卖热卤的女人的男人。

女人家弄的热卤味道很不错。只要我出学校,室友一定会要我带好吃的热卤回来给他们。我自己一个人每个月也会有一两次提着两三瓶啤酒去那里点一些东西吃。

女人大约四十岁。以前她总是一个人守着摊子,今天她多叫了一个男人。

今天风起得特别大。风用力刮着,有时候把他们家在外面临时搭的棚子吹得飘起来,男人就站到棚子中间去,拉住中间的钢架子,把飘起来的棚子给压下来。

风一直很大,男人就这样一直站着,拉着钢架子。女人有时候夹一筷子菜喂给他吃。

就是这样的三个男人,我在这样的一个起着西风的夜里想起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是不想过这样的生活的,但我对他们觉得有一些羡慕。


3.

决定去摆地摊。

在我心里,一直觉得摆地摊是一件很好的事。我叫上了两个关系很好的大学同学,决定合伙做这件事。

我大致拟定的方案是:

一,大家三个人先从宿舍搬到外面去。因为摆地摊一定要屯一些货,毕竟,放在宿舍会有很多很多麻烦。

二,卖一些小件物品,每件挣个五元钱至二十元钱。因为大件物品成本太高,一旦卖不出去,损失会非常大。而太小的物品赚不了多少钱,太浪费时间。例如数据线,耳机,手机膜,台灯,热水壶,这些都是很适合在大学校门口卖的。

三,经我仔细查看,发现三个门里,西门不方便摆摊,因为地面并不是很平整,估计连桌子都不好放。东门和南门都有地下通道,可是都被别人占满了。但是南门的地下通道旁边有块小草坪,而且南门比较繁华,人流量大。所以我决定晚上七点到十点半过来这里摆摊。大家三个人每天出两个人来守着摊子。

昨天大家三个人去看了南门的房子,大多都是600块一个月。其中还有一个三室一厅的标价800一个月。我十分感慨,大家学校附近的房子真是便宜。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要那个一室一厅600块每月的。

可是今天他们突然说不租房子了。我说,那大家还摆摊吗?他们说,肯定搞啊。我说,那屯的货放在哪里?他们说,放在宿舍就好了。我说,宿舍放着不方便。他们说,等他们打完那局游戏再讨论。我说,那算了,不搞了。

不搞就不搞了,谁还缺这几个钱么?

不搞了就不搞了,谁还缺这么点社会经验么?

我一个人租个房子,去卖飞机杯去。进价五块钱一个,无人售货机卖八十一个,我卖二十行不行?毫无疑问,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求着要入伙。

你们难道非要有一些成就了才去做一件想做的事?

跟生活没有激情的人相处真难。还要我给你们打兴奋剂。


4.

以前的同学,大多数是留在武汉的。

偶尔有几个人说要来长沙玩,问我有没有时间一起。我可不是能忍受孤寂之人,所以当然说有时间。可是没有几个真的来。

可是来过的,都是我能把他们当一辈子好朋友的。

有一个人,每当他有烦恼,或者我有烦恼的时候,都会过来跟我喝酒。虽然两地相隔三百多公里,但好像每次他都是说来就来了,不管什么距离。

有一个人,一直说要过来长沙看一看。有一天她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我到你们学校食堂了。我吃了一惊,赶紧跑过去接她。她晚上过来的,第二天早晨就走了。她说,只是想过来看一眼长沙,也只是过来看一眼我。

还有很多人,跟着后来的认识的朋友来这里旅游。因为是跟别人一起来的长沙,所以不方便叫上我小聚。但他们也总是通知我一声,或者问一下我旅行攻略。这样的人也是可以结交的,因为即使分开了这么多年,我在他们心里还是有一定的地位。

想起这些,突然觉得很高兴。原来我这么年轻,原来我被这么多人重视着。不管在哪些方面我多么看不起他们,在我需要帮助和依靠的时候,我还是会放心地去相信他们。

我发现有些朋友并不需要志同道合。那情感融到血里面去的一些人,即使他们不懂你所做的事,他们还是会好好的支撑你。

感谢我遇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还都很单纯。


5.

想写一首诗:

西风吹梦凉,枕泪夜未央。

星色凝胭脂,冷月不琳琅。

无人三尺镜,厚土再难黄。

不知心中愿,不知愁断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姑娘,愿你, 继续善良, 相信生活不会亏待你, 上天会善待你; 愿你沉定又固执, 继续对每件热爱的事物, 都全力以...
    简简简小书阅读 43评论 0赞 0
  • 那么这次,大家来说说关于【提问】的那些事儿!很多企业越来越注重客服的营销能力,包括之前说的关于倾听的内容,要学会听...
    客服小超人阅读 228评论 0赞 1
  • 问: 银光苍茫照太阿, 九曲阑干共星河。 试问离人怎独醉, 今朝共赴滕王阁。 答: 七彩霞光映灯火, 九曲山脉含笑...
    祈妖乖阅读 33评论 0赞 0
  • 不喜欢的人,就远离好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想我没有错。 第一次看到她和(他)的面相能够使我产生厌恶不舒服的感受...
    诺心阿阅读 39评论 0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