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我站起来骑单车的样子像追风少年

昨天调休,晚上不用上班,于是约着舍友一起去楼下打羽毛球。

本来是因为嗓子疼休息,最后打羽毛球的时候全程又跳又闹的,玩的不亦乐乎。

我很久没有打羽毛球了,跟舍友打了一场很快就找到感觉了。打羽毛球这种事,很简单,但是跟不会打的人就很累,打不了几个回合就一直掉,打球不累捡球才是最累的。

(一)

我想起来我刚学羽毛球那会儿,兴致足的很,那会刚农忙完,门口的稻田地里泥巴晒的梆硬,把禾头拿镰刀一割,中间支张不要的破网,就这样弄好了场地。

教我的表姨,大我一岁,被我气的半死,原因就是我不是打的太远就是太近,不是太用力就是太无力,导致总是捡球,累死个人。

我那会脸皮也厚,不管其他人怎么嘲讽,硬是厚着脸皮学会来,最后花了一下午从打不好到能够打个十几回合都不掉球,我打羽毛球飘的高,下的慢,对方能够有时间反应过来。

不像其他人,又快又直,刚挥过去又回来了,几个回合下来也是累死人,于是大家都爱跟我打,我打的高又持久,像个机械手,给他们喂招。

后来我转学回老家,便一直没人与我打也就搁置很久了。

之后表姨也带我学过打麻将,可我来来回回都学不会,连麻将那些意思都摸不清,最后只能认个三只杠四只碰。

他们笑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麻将这么简单都学不会,而我却觉得麻将太无聊,不如羽毛球来的痛快。

长大后看见别人打麻将会觉得很有意思,但是让学却没有想法,人就是这样,对自己感兴趣的哪怕有万般阻挠也要尝试,但没有兴趣的请着学都学不会。

(二)

我跟舍友打的时候,来了几个小孩,骑着自行车,他们都是宿舍楼里其他人的小孩,跟舍友们认识,于是就一起加入打球。

换人的时候,我看到那小孩骑了自行车,于是讨过来骑出去溜达了一圈。

我骑自行车不稳当,要骑一会儿才能顺溜,刚开始都是歪歪扭扭的,以前妹妹坐我自行车后座时常常预备着等我摔倒前她就先跳车。

顺着一个坡,疯狂踩动几下然后松开刹车溜下去,特别爽,风刮在脸上头发上嘴里手上心里。

以前我学自行车的时候,是因为上初中太远要骑自行车去所以才不得不学了自行车,那会家里是舅舅上学那会留下来的老自行车。

我嫌弃的很,一直想买个新的,但是外婆不许,说这个还新的很,等骑坏了再卖。我也犟,厚着脸皮借了一个二年级小妹妹的自行车,央求她教我。

一连学了好几个月,学到小妹妹说:“你怎么这么笨呀,老是学不会。”也许就是因为她这句话,我终于学会了,第一件事就是回家骑那辆我心中的“破烂”然后在黄泥路上溜达。

其他人学自行车,不够身高都是跨在自行车杠上那个位置骑,而我偏就不行,只能坐在座椅上,但是这样脚又着不了地。

于是乎我骑着那辆“破烂”来回转圈,下不来。那会心理素质还挺好,心里一边安慰自己多练练熟的快,一边骑的慢到极致,想着别人是怎么下来的,最后一个分神——‘哐叽’摔到别人菜地里。

路跟菜地,大约有一米多高的距离,我摔下去,腿给摔紫了,回家脱了裤子看的时候疼的眼泪哗哗的,但是后来就学会了不够高就放慢速度然后猛一刹车,顺势倒下来的时候脚就撑地。

(三)

等我骑着自行车往回骑的时候,是上坡,坐着根本不够力上去,于是我便站起来蹬。

当我站起来时,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学自行车那会,很舒服很放松。

舍友在前面看着我,笑着说你这个样子,好像追风少年。

后面大家打了篮球,唱了歌。

那小孩是邓紫棋的粉丝,拿着我手机点了邓紫棋的《喜欢你》,本是一个重庆娃儿,操着不熟练的粤语在球场上大声的唱歌。

小孩甜甜的叫我姐姐,还问我大学毕业没有,得知我已经二十几岁又怯生生的问我:“那姐姐,你有老公吗?”

那模样真的是可爱。

很久没有这样放松,特别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