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炎

1

成卜脱下裤子,双手扶着桌角,成九十度得弯下腰。

正值深秋,一阵微风吹来,成卜光溜溜的屁股上起满了鸡皮疙瘩。他身子不由一颤,低声道:“真冷!”

他不明白,检查前列腺要看屁股吗?难道是从屁眼里看进去?医生真是一个伟大的人,也是一个伟大的职业,这出屎孔也要检查。

他背对着医生,不知道医生在后面做什么,只听到吱啦一声响,接着就是戴上塑料手套时会出现的那种噼啪的声响。

“还好,还好,他是带上手套的。不然一个男的摸我屁股,我真的受不了。”

成卜趴在桌角,无聊得胡思乱想。

这时,医生动了,他用沾了碘酒的棉花擦了擦他的屁眼,然后低声命令道:“放松。”

说着,医生的手指就在他的屁眼出抚摸起来,然后趁他不注意,插进了他的屁眼里。

“我了个去。”成卜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不是说就看一下的吗,怎么就插了进去?这是爆菊吗?我的一世英名啊。可能这就是报应吧,我经常说要爆小东他们的菊,结果自己的先被爆了。”

他心中翻滚着各种各样的想法,身体却越来越僵硬。他本能地夹紧了屁眼,夹紧了屁眼里的那根手指。

“放轻松!”医生再一次说道。他那有力的手指开始在成卜屁眼里“搅动”,搅动只是成卜心里龌龊的想法。其实,医生的手虽然有力,但他还是很小心的,在成卜的屁眼里小心的抚摸着。

“你这个前列腺啦,有点重大,可能发炎了,我要采集你的前列腺液去化验一下。”医生不顾趴桌角蠕动的成卜,很淡然地说道,很显然这种检查做过多次。

“拿着。”医生递给成卜一张载玻片,然后开始轻轻地挤压成卜的前列腺。

成卜感受到屁眼里的动静,让他全身酥麻,有种要上天的感觉。

“早听说爆菊很舒服,原来真的那么舒服啊。”成卜弯着腰,看了眼地上拖着的白大褂,他真想说一句“不要停”,不过也只是想,他不好意思说,更何况,他感受到弟弟的异样了。

成卜的弟弟缩得很小,有一股暖流在小孔处蓄势待发。

“不是吧,爆菊也能射!”

成卜憋不住了,几滴乳白色的液体从那个小孔处流了出来。

“快用载玻片接住。”医生又下命令。

成卜无奈,一手撑着桌子,另一手去接这个前列腺液。他接了一滴到这个载玻片上,递给医生,然后开始穿裤子。

没过一会,医生就拿着载玻片递给成卜,让他带到化验处去化验。也不知道医生是怎么处理这滴前列腺液的,这滴液体没刚才看到的那么白。他拿着载玻片,载玻片上的液体散发着一种奇怪的味道。

“你下去的时候顺便做下硬度测试跟敏感度测试。”

成卜看了眼医生,医生面色红润,眼角带着一堆皱纹,头发半白半黑,像是一个江湖骗子。

“我可以不做吗?”

“不做怎么行?你的前列腺已经肿得很大了,不做治疗很快会恶化,严重则会导致不举。你年纪还小,早治疗早好。”

医生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镇住了成卜,再提不出啥反对的话。

测试很快就做好了,前列腺液的化验结果也很快出来了。正如医生所说,成卜的情况不是很理想,前列腺发炎了,炎症还很严重。

“你这个前列腺发炎了,脓细胞都产生了。这是导致你勃起不坚、早泄的根本原因。”医生看着成卜,打量着他,用一种很慢的语速说道:“你这个病已经很严重了,但还是能治,我院有最好的微波治疗仪,一个疗程下来,你这病基本就好了。”

成卜一听这什么微波治疗,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是什么治疗方法,听上去好高端的样子。

微波治疗并不是什么高端的治疗方法,只是成卜担心自己的病,听到什么治疗都很害怕。

“当然,大家也可以进行手术,手术的话好得快。”

手术?这又是晴天里的一道炸雷。对成卜来说,手术意味着昂贵的费用。

“两者的费用呢?”既然都能治好,成卜开始咨询费用。

“微波800一小时,每天一次,做一疗程。手术4000左右,做完后用微波辅助。”

“那不做手术能好吗?”

“最好手术!”医生瞟了眼成卜的脸,像是在看一堆人民币。

成卜也想好得快一点,可他真的拿不出钱来,想了一会跟医生说道:“还是不做手术了。”

2

成卜本来是不想到这所男性专科医院来检查的。

今天为什么来呢?是因为他看上了一个学妹。他看上还好,主要是那学妹对他还有点好感。

前几天,他跟那个学妹一起吃饭,吃完饭又去唱歌。在KTV里,他们两个喝掉了KTV里送的酒。学妹醉醺醺的,但他很清醒。他没有犹豫,带着学妹就去宾馆了。

宾馆里,他褪掉了学妹的衣服裤子,看着她光溜溜的动人的身躯,一肚子邪火在燃烧。

他把灯关掉,正要上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勃起。

没有勃起!成卜一下子就着急了,这不能勃起怎么办呀。他还没有讨老婆,还没有孩子呢,要是一辈子都不能勃起了怎么办?虽然他谈过几个女朋友,也跟她们做过那个事,可他还年轻啊!这越想越揪心,不得已,只好躺在学妹边上,摸摸她那几个敏感的地方。

“呃~”这不摸还好,一摸学妹就翻身骑了上来。原来学妹刚刚一直在装醉,就等着他来呢!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说真的,酒真的醉不了人,醉了的都是隐藏在内心的冲动和想法,酒给予这些冲动和想法强大的力量。

“不能让她知道我不行。”看到这一幕,成卜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让学妹知道。

成卜一把将学妹推开,然后紧紧抱住她,轻身说道:“你还小,这样子不合适。”

学妹醒了,一脸纳闷。

“你了解过我吗?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成卜耐心地教导着。他面色严肃,可内心中却大喊可惜,多好的一个妹子,就这么错过了。

成卜本以为学妹就玩玩,听完他的话会吐他一脸口水并嘲笑他。可没想到的是,这学妹听了他的话后,双眼迷离,喜爱之情超过之前。

“难道这就是长期的炮友!”成卜心里很激动,他素来受一些不良风气的影响,觉得女朋友这种东西走不远,并称别人的女朋友为长期炮友。这惯性一来,想法就挡不住,瞬间想到了长期炮友一词。这话他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来。

他看了眼身边的学妹,十分的标致可人,马上在心里把这个长期炮友改掉。“不不,不是长期炮友,是女朋友。”

“你跟我上床,你知道我叫什么吗?”成卜心里各种想法大杂烩,可面上却是十分严肃地说道。他这么说的时候,心里突然想到这女孩会不会跟别的男生也这么主动,有点不高兴了,捏着她的肉的手不由大力了一些。

“啊,痛!”学妹娇呼。

“我知道学长你的,你叫成卜,你是机械班的。我很喜欢你,我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上了你,那天我一个人来学校报道,是你帮我拎东西,然后带我去寝室。要知道那个时候我对这个学校一点都不熟悉,是你让我熟悉起来的。你跟开玩笑,逗得我哈哈大笑。可是后来,你好像忘记我了,我每次见到你都会跟你打招呼,可你总是一脸漠然地走过去,好像没看到我。

一开始我以为我打扮得不够好看,你不喜欢我。我偷偷哭了好久,然后去兼职打工,买了许多好看的衣服换上,还学了化妆。我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站在你面前,可你还是没有注意到。我这才意识到你不记得我了。

我参加了围棋社,你们班上有个同学也是围棋社,我跟他打听你的消息,知道你喜欢去KTV玩,就让他帮我约你。我以为大家那个了,你就能跟我在一起了,没想到还是让你不高兴了。”

说着,学妹哭了起来,赤条条的身体一颤一颤,哭得很伤心。

听他讲的时候,成卜愣住了,他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人一直在背后为他努力。他成卜何德何能让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如此上心。他脑里没来由出来一个想法,他要好好保护她照顾她,就算以后不在一起了也要对她好。

成卜听到她哭了,伸出手来抱住她,柔声说道:“对不起,是我不好。这样吧,大家在一起吧,你做我的女朋友,等大家以后熟悉一点了大家在做那个?”

“讨厌!”学妹前面的话没有听进去,倒是后面的话全听进去了。她刚刚占着酒劲,胆子也大,什么都敢做。现在酒劲被成卜的“理性”给赶跑了,听到后面的话不由害羞起来。就连现在脱得精光在这个男人面前都有点不好意思。

“话说学妹你叫啥?”

“陈欣欣!”

“好名字……”

……

那天晚上,成卜怎么都硬不起来。他倒是想着如果硬了就把她给办了,可天不遂人愿,硬是让他心痒痒而什么都做不了。他心中的欲火又很强盛,不得已,只好将学妹全身摸了个遍。

3

这就是他今天为什么要来这个男科医院的原因,为了陈欣欣啊,为了她,他愿意被医生捅屁眼。

微波治疗很简单,就是一边输液一边对前列腺进行微波加热。用医生的话说,前列腺外面有一层膜保护着,药物无法作用到,微波加热有助于药物作用到前列腺。可成卜自己的感觉就是,被一根发热的棒子捅着屁眼,想拉出来又拉不出来。

成卜微波治疗已经好几天了,可这病不见好,反倒连晨勃都消失了,他越来越担心,越来越不安,又去找了医生。

“微波作用本来就慢,你这个情况可能要好几个疗程。想快点就手术!”

成卜无奈,继续微波治疗。

几天后,钱花的差不多了,病也没好,成卜又去找医生了,他跟医生说:“医生,我没钱了,这个可以换一种便宜点的方法治吗?”说着说着,成卜的眼泪都下来了,因为他真的没钱了。

“不行,微波治疗跟手术是最好的办法。”医生抓住成卜急于治病的心理,一点都不退让。

不得已,成卜只好不去了。

第二天,那家男科医院给他打电话了。

“成先生,你这个病要持续治疗的。你今天最好还是过来……”

“免费吗?”

“不……”

第三天、第四天,医院的电话不断打来,成卜烦得不行,只好屏蔽了医院的号码。结果医院换了另一个号码打过来,搞得成卜看到座机打来的电话都不接。

4

成卜跟陈欣欣好了有一段时间了,成卜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说那种毫无作用的烂话。认认真真地对待陈欣欣,把她宠上了天。

只要成卜出去,就绝不会空手回来。他有时候会带点小礼物,有时候会带点小零食,然后跑到陈欣欣的寝室楼下,大声喊她的名字。

“陈欣欣!陈欣欣!”

一开始,寝室里的人觉得有趣,都会探出头来,看着楼下那个说不上帅,但脸上很干净的男生,她们会帮着他喊。

“陈欣欣!”

热闹的时候,整个寝室楼都在喊陈欣欣。

成卜在楼下不停得说着谢谢,然后等着那个从寝室楼里羞答答地跑出来的学妹。

陈欣欣一下来就打他,故意怒道:“下次别在楼下喊我。”说完之后她就笑,高兴地笑,幸福地接过成卜手里的礼物。

“嘿嘿嘿!”成卜笑得也很开心。

后来,成卜在楼下喊的时候,楼上的人已经不觉得新鲜了,她们开始骂道:“又秀恩爱,知不知道秀恩爱死得快啊。”陈欣欣下来的时候也没有笑容了,她害怕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她和成卜这个那个的。

但成卜脸皮厚,继续喊着。陈欣欣真的不高兴了,有一次索性就不下来。害得成卜在楼下吹了好久的冷风,第二天就感冒。感冒那会,成卜还希翼陈欣欣会来慰问他一下,可是她没有,他很伤心,以后就再也没去她寝室楼下喊过。

两人冷战了几天。成卜觉得自己不对,没有把她办了,所以她不在乎。他越想越气,要是没办了她,跟朋友提起多没面子。可是他还是不行,虽然他的状态好了很多,有很多次都想叫她出去办了她。

这个病也很奇怪,他不想时呢感觉状态很好,他一想压力就大,下面就更加不行。不得已,他又准备去医院了。

这一次,他没有去男科医院,而是去了一家三甲医院。

“这个病啊,小毛病,很好治,周期长点,按时吃药就好。”说着就给他开了一堆的药,而且还很便宜。

几个月后,成卜跟陈欣欣又和好了,他也吃了好长时间的药。有一天偷偷去看医生,医生跟他说:“看你的各项化验结果,你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这病不容易根除,需要长期养着,平时多注意。”

那一天,成卜真的想痛快地大喊,但他没有,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

5

成卜跟陈欣欣好了很久了,成卜很关心她很照顾她,可她总觉得他有事瞒着她。这一猜二猜得隔阂就来了,再加上她长得不错,学校里有不少人追她,慢慢的,她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喜欢成卜。可他对她,真的很好,可她还是决定,要跟他分手。主要原因是她觉得他太假,因为有一次她去医院,看到他也在医院,而他没有跟她说。

那天她本来是想叫他陪她去医院的,可是他推说他有事,结果在医院里碰见了他。她觉得他欺骗了她。

自从成卜病好之后,他再也没有机会约陈欣欣出去。他急着证明他的能力,却没有机会。

那一天,他们终于有机会去宾馆了。

陈欣欣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很平静地躺着。

成卜洗好澡,高兴得跳出来,一边跳一边喊:“老婆,我来了!”他压在陈欣欣身上,狠狠地亲了她一口,他发现她脸色的不对,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陈欣欣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使劲讲话却讲了一句很轻的话:“成卜,大家分手吧……要我……”话没讲完,她的眼泪就流下来了,但她没有哭,呜咽道:“大家分手吧!大家不合适。”

成卜听了,停下了他急不可耐的动作,他看着陈欣欣,他扪心自问,他觉得自己不喜欢她,跟她在一起就是为了跟她办那事。可是他之前不行,现在他又觉得她太傻,不忍心。

“我抱抱你吧,像刚开始的时候那样。”成卜把赤条条的她搂在怀里,紧紧地抱着她。

陈欣欣哭了,在他怀里哭得很伤心。

“欣欣,以后找男人要看仔细,要了解他。知道吗?看上我,真的是你眼瞎,我就一烂人。”

“不,你很好,你以后找女朋友一定不能骗她,要接受她,把她带进你的生活。”

两人互相给对方建议,只是成卜给的越来越官方,陈欣欣给的越来越深情。

……

多年之后,成卜成了一名挖掘机司机。当初他看过病的男科医院因为欺诈倒闭,而他现在正开着挖掘机,负责这家医院的拆解。

(本文纯属虚构,文中所有治疗方法均来自网上资料,现实中有效无效我并不知道,看病要遵医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