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令我太心疼

你是我的眼 ? —萧煌奇

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轻易的分辨白天黑夜

就能准确的在人群中牵住你的手

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驾车带你到处遨游

就能惊喜的从背后给你一个拥抱

如果我能看得见生命也许完全不同

可能我想要的我喜欢的我爱的都不一样


喜欢戴上耳机,在环绕的立体声中紧紧地聆听,细细地品味这首歌,同时,又恨自己为什么每次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让泪花在眼中闪烁,被他感动,怜他爱他心疼他呢?

他,叫萧煌奇。因为先天性白内障而全盲,4岁动完眼部手术后成为弱视,15岁那年因用眼过度而失去全部视力。


他不贪心,要的也不多,仅仅是最简单的分辨黑和白,一个小小的拥抱,一次普通的牵手。。。。。

对普通人来说,轻而易举易如反掌的事情,对他来说,难如登天,堪比上天揽月,成了一个世间最豪侈渺茫的念头。

将背景和歌曲融为一体,用心聆听,会感受他对光明的热切渴望,对生命的无限热爱。

是不是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

忘了掀开?

我觉得这是我听过的世间最美妙的比喻。

没有丝毫对命运的埋怨,反而巧妙地作比,为命运寻找借口,多么善良的男人。

对他,总是忍不住想要了解更多,想要去探究猜测歌曲中的故事?

是伟大的母爱,无私的师爱,坚贞的男女之爱,或者是一人一狗朝夕相伴的相守?

不论是哪个版本,我只确信,爱在他的世界,始终存在,从未消失。

你是我的眼? ?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你是我的眼 ? 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

你是我的眼 ? 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

因为你是我的眼 ?让我看见这世界

曾经就在我眼前? ?就在我眼前 ??

有一个人,与他朝夕相伴,他们培养了深厚的感情,他把生命交托给对方,给予对方全身心的信任,而对方甘愿做他的眼睛,带他领略世界上的一切。

他想看的书,对方可能会坐在阳光照射进来的玻璃窗旁的藤椅边,静静地读给他听,让他在对方悦耳的声音中,领略世界的名山大川,江河湖泊。也可能趴在他的腿上,静静陪着读盲文书的他,给他最贴心的陪伴,似在说:我一直在。

他想弹的曲调,对方可能会按着他的手指,一个一个敲在琴键上,在大自然沙沙风声的传递中,感受每个音符的变化无穷。也可能在蹲在他的脚边,仔细听着他笨拙地训练每一个不熟练的音符,给他最全心的信任,似在说-我还在。

他想去的地方,对方可能牵着他的手,贴心地扶着他,或者充满爱意地握紧他的手,让他在对方叽叽喳喳的讲解中了解周边的高楼林立,川流不息。也可能摇头摆尾在前面慢慢地走,引领着身后拄着盲杖的他,和他相依相守,做他唯一的朋友,似在说:我依旧在。

他被爱着,他何其幸运!遇到那么一个人,解放他的思想,为他的心田点亮一盏灯,为他的生命注入灵魂,为他的人生披荆斩棘,遮风挡雨。

这不禁让我想到另外一个女子—海伦凯勒。


他们两个不同的是他们各有各的不幸,相同的是,他们同样热爱这个世界。

在有限的生命里做着最无限的事情,15岁那年因用眼过度而失去了全部的视力,凯勒也在19个月的光明后彻底陷入了黑暗。

最害怕的不是一无所有,而是曾经拥有。

我曾经拥有生命的阳光欢愉,而今一切归于黑暗沉寂。

但是他们依旧在黑暗的路上勇往直前,永不放弃。甚至都做出了很大的成就,让大家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