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1

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让我很气愤也很担忧。心情很乱

我头脑里的战斗模式启动,想到婆婆一早上起来声色俱厉的责备我,在我很平和的回复了之后她仍然不能平复情绪,大声的责怪我,我那一刻是防御的,一方面站在她的立场也能一定程度的理解她,但另一方面也认为她有失客观,要求我换位思考,但又完全没有站在我的角度思考问题,认为都是我的错,我的责任。让我很生气。

我的觉察力还是有很大提升,我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而且在争论中也意识到这种争论的无效性,虽然怼了几句话,后面又尽量平静的和她沟通,但我始终能感觉到她的怨气和怒火。是的,似乎我生气的是我都平静下来和你沟通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生气呢?不客观呢?我都承认自己也是有问题的了,你还要闹吗?我对她有了期待,期待她能平静、客观。但是她不一定做得到,是的,做不到是她的事,和我无关。我没有必要让自己来承担她做不到的后果。

我是能理解她的情绪的,本身儿子这样,心理就很焦虑,担心儿子的前途,也担心自己的前途。又觉得儿子可怜,在这样的境地。一直以来她习惯了我在孙子教育中承担主要角色,而这三天他儿子在家里陪着孙子写作业,她觉得儿子做的很不错了。还有一方面,她觉得孙子对他不敬,这几天在家里被收拾下也是应该的。而我昨天跳出来指责他儿子教育方式不对,两个人还吵了起来,就觉得所有的都是我的不对了。即使我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是有不对的地方,但是两个人都有问题,现在没有必要讨论谁对谁错,既然过不下去,就分手。既然说了和平分手,那就做出和平分手的姿态,没有必要大吵大闹。

所以我生气的是她的表里不一,她的不公正不客观。可是为什么我要对她有这些期待呢?我做好我自己认为对的就好了

今天这件事是老天爷送给我的一份礼物,让我更深刻的理解了什么是中正。我一定程度上做到了,只是仍需要提升。以前的我被婆婆这样攻击,会立马启动保护和战斗模式,会和她大吵一架,但今天我保持了一定程度的觉察,始终没有和她大声吵闹,尽力在平复她的情绪,虽然也怼了几句让她有些不舒服,但没有丧失理智去激怒她。即使我当时已经有情绪了。我能很快的去尽量同理她,站在她的角度。

我还觉察到自己的一个模式,处在这种状态,很希翼去说服她,我当时开始和她讲道理,而似乎讲不通,人处在情绪的时候讲道理是没有用的,甚至越讲越生气,两个人都生气了。这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所以那种情况下就一句话就好:你现在有情绪,如果真的要和我沟通这件事,我希翼双方是不带情绪的,理智客观的,如果暂时做不到,大家就换个时间来沟通。

此时此刻,我内心仍是有情绪,对,想到婆婆那个样子,想到家里的那个样子,我现在想逃离那个家,不再是温馨舒适的。是的,这个家之前一直有表面的温馨舒适,是缺乏爱的,可是仍然让我留恋,犹豫。那发生的这件事也是促使我下定决定的一个礼物。我内在的情绪仍然是恐惧,对未来的不确定的恐惧。还有一份很复杂的,毕竟这个家再不完美,亲手拆散,四分五裂,心理上除了决绝,还是有些愧疚,有一份自责在里面。这份情绪让我害怕面对她们。让我有些逃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没有控制就没有关系 今天发日志后何娜第一时间关注到我,提示从需要按我的方式关心我方面在觉察一下,我知道那是自己的控...
    詹燕_641a阅读 73评论 0赞 2
  • 源链接:https://torchbiggraph.readthedocs.io/en/latest/scorin...
    沐曌阅读 304评论 2赞 1
  • 听书《扫除道》编辑 日 键山秀三郎 本书主要教如何通过扫除让大家的思想、心态发生改变,感受生活的意义。编辑把打扫厕...
    佳佳1014阅读 250评论 0赞 0
  • 人生而好奇,从诞生后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就用明亮的双瞳去观看这个世界,从一切静止的事物到活动的轨迹,眼睛在观察,大脑在...
    北烟胧月阅读 548评论 5赞 16
  • 早上开了6:30的闹钟,醒得还算早,但还是赖在床上,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17 8天了。是什么因素让我起不来?冷?咬...
    含_丹阅读 18评论 0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