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风云之办公室政治

《职场风云之办公室政治》-花花原创,转载注明,违者必究!

如果将职场比喻成战场,那么,在这里,每天都上演进行着一场场没有硝烟战火的较量,不管你累不累,不管你愿不愿意,只要你置身“江湖” ,那么你就“身不由己”。

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这一点在如战场的职场上尤为突出。职场战争中大到派系问题、利益问题,小到职位变化、桃色绯闻,每天好戏轮番上演。

存在即是合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更多的老板其实更喜欢自己的企业职工不要打成一片死气沉沉。适当的矛盾,适度的压力,适时的涟漪,可以为企业注入前进动力活力的血液,可以激发员工之间的竞争斗志从而产生业绩为企业创收利益。

反正老板我就是壁上观,反正企业制度老子早已挂在墙上,游戏奖罚输赢规则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你们这帮兔崽子了,老子就在边上看你们怎么玩,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给老子出业绩不要搞出人命不要偷老子的钱不要把老子卖了就好。违规就别怪老子无情,后果自负。

一个恬静安宁的生态环境,臣,固然喜欢。一个物竞天择,杀气腾腾的生态环境,为了谋生,臣,也不得不去接受。

在职场生活里,大家可能一直都很努力将自己的本份做得很好,但还是会不顺利,为什么呢?那可能就是你在职场里遇见小人了。

职场小人分很多种,有的爱打小报告呀,有的爱背后说是非呀,有的爱搞分裂呀,有的两头蛇呀。

这些类八卦型小人我都可以容忍,不要踩到我的底线就好。我唯独不能容忍的小人就是:为了达到个人利益目的弃企业集体利益不顾哪怕伤害企业集体利益哪怕伤害同事都要不择手段而为之的这类没有做人道德底线的无耻小人。

在我从业那么多年的职场生活,比较幸运,如果说遇见的职场小人,在我看来,正真称的上的小人,也就两个。一母一公。

先说说那个母的。

谁没有职场新人的时候,这个母的就是我刚入行遇见的奇葩小人。

她当年如若不是手段卑鄙下流,那么今天我就会尊称她一声师傅。认她为第一个带我入行的师傅。

一个白白胖胖个子魁梧的80后女人。刚入这家分行,整个分行在总企业的业绩排名是倒数第一。连续六个月业绩不达五千。可是呀。分行里面的人日子过的可欢了,反正每个月五万的分行开销又不是花他们老子的钱。当家的这个白白胖胖的女人,每天更多的是看见她打毛线呀,打电话说八卦呀,吃零食呀。跟手下讨论更多的主题是吃喝玩乐。她主持的早晚周月例会根本就是一个例行公事没有实际意义的形式。为什么连续六个月业绩不达标一个分行经理还可以如此安闲呢。因为她算是老板的开疆功臣的门徒,有黄马褂护身。

我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学习,赚钱,升官发财,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施展才华,肯定自己的社会价值。没有谁一开始进企业就想做一把刀一把枪做包青天去多管闲事。

刚开始这个经理对我比我妈对我还好,也对我赞不绝口,什么都肯教我。我也无愧于她,努力出业绩为分行的荣耀而努力拼搏战斗。入行第三天,就开了单子。入行第三个月就拿下全企业所有奖项站在颁奖台为分行挣得荣耀。入行六个月,分行百分之七十的业绩是我一人独揽。起初她非常开心,分行终于不用排企业倒数位置了,她也被她老大夸慧眼识英雄,喜得一枚黑马猛将。

然而好景不常在,有次企业高层下来巡店,我才发现其中一个领导是我同校失联多年的学姐,大家以前都是校文艺队的骨干。在大家经理面前交换了彼此的联系方式。但其实过后大家私底下根本没有互动。

由于业绩出众,成交报告又写的好像金庸小说般的引人入胜在企业的各大分行广为流传。又有个高层是学姐,我很快就成为了企业同事议论的焦点,领导留意的对象。很多其他区域的同事慕名特地不远万里跑来看我一眼,跟我交朋友。也有其他区域的老大私下对我抛来了橄榄枝。

没多久,经理的老大,大家区域大总管就单独约我面谈,提出让我自组团队在分行以主任的头衔跟经理打对组的建议之后,就算她已经知道我当时就拒绝了老大的好意,但一切都还是变了。

她的早晚会,开始我没有份了。给我出去守大门接电话。我每个月认领的业绩任务量必须要比其他同事多百分之二十,谁叫你是冠军王。成交报告我的业绩她要占百分之五十,理由是没有她的把控引导就没有我的成交成功。分行比我小的那些的同事秘书不能叫我姐了,因为当时的行内,能被同事叫哥叫姐的基本都是经理级别。平级叫名字。对下级,哪怕你年纪再比她大,也要在你的姓前加个小。因此那些九零后,零零后,还有她呀,秘书呀,都比我小,却都开始叫我小花了。

反正各种各样的穿小鞋接踵而来打压我这个没有后台没有熟人只有一腔热血的新人。然而,这些对我而言,根本不痛不痒没关系,最令我不能容忍的是,她开始害怕我出业绩了,哪怕分行没有业绩她也不需要我的业绩。开始了各种形式不择手段的破坏我的成交。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有个晚上,我在楼下一个女邻居家吃饭聊天顺便交代她明天签约的各种事项,突然有人来按门铃。女邻居从猫眼看,对我说,是你经理。我说,那我进你房间避一下,看她要干嘛。

哎呦,我在房间听到她们的对话简直忍不住要笑掉大牙了。她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来劝我的女邻居明天不要签约,因为她手上有更好的客户,可以给到更好的价钱,那个客户过几天就可以回来签约了。她离开了,我才出来。我没有出来当面给她难堪,何必让她知道自己当了小丑。让她继续好了,多有趣的免费公仔戏呀,我最爱看了。

怎么有那么愚蠢的人,要做坏事前基本的背景调查都不做。连客户是我的邻居,我是这个小区的业主那么容易可以查到的背景功课你都不做,我可是这个小区业主维权会的骨干人员,是维权群的群主。我跟客户可是维权了五年,才拿到赔偿的革命战友。你什么功课都不做,你就来对我宣战?

后面这样破坏成交的例子还很多,每次客户都是在她以后主动打电话给我,好心提醒我,你要小心你的经理啊。成交的守则:把控好客户,让客户信任你的专业,你的人品,是最关键。

我就百思不得其解,想不通了,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人喜欢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你的部下,你的学生,你的门徒能干有什么不好?你不是应该与有荣焉吗。企业多一个你派系的人,哪怕以后人家真的可以升为高层,人家也会念师徒一场,往日旧恩,工作开展起来不是更加如鱼得水吗。你不能做到一起进步,那你能不能努力进步呢?你业绩不行,那你起码做人的人品好可不可以?想成为别人敬仰的偶像,你总要给别人一样东西作为仰望的榜样吧?为什么要逼一个聪明能干的朋友变成你的敌人?为什么你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枉顾企业的损失?你就不知道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这个道理?你就以为除了你会阴谋诡计,人家就都不会了?人家玩起来,你下跪的机会都没有!何必自招不痛快?

我本身不是一个撩是斗非好战的人,但我是个不主动不拒绝越斗越勇,嚣张起来都不记得自己是谁的人。人家都下战帖了,我也没有不应战的理由了。我要为企业除害,我要拍走我身上的灰尘。我要为正义为人民币而战!

然后我就主动找了她老大吃了个饭。说我愿意带团队打分组。但我有个条件。名不正,言不顺。你要我以一个主任的头衔去打她一个经理的头衔,我不愿意。战没打,称呼上我都输一截了,这战我不会打。工资肯定要加,不过我可以接受主任的工资级别,但经理的名头必须给我。

企业升级要按照每个月的业绩考核制度,升职是要一级一级升。企业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入企业不满一年的员工,不能升为经理级,也没有越级升的状况出现过。

我比较幸运。在职场遇见的老板,跟大主管基本都是我大将风范值得我敬仰的人才。

老大很快把我的意见上报给了大老板。据说当晚他们连夜为了我这个问题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会中的保守派代表不同意我升级,新进派同意我升级。最终,举手表决。多数胜少数的情况下,通过了我升级的方案。但为了不破坏历来越级的规定,流程还是要走一下。在升主任的十天后,就把我升做了与那个女人平起平坐的经理级。这样我就成了企业开业以来第一个一年内越级升迁的员工。也是企业唯一一个第三个月就拿完企业所有奖项的员工。最高单数奖是每个大佬曾经心里的痛,这是一个最高的荣耀。当年我以当月23.5单,拿下了这个全企业冠军。这个记录我看,就算到了今天应该都还没有人来打破。等于那个月我每天都在开单。

我荣升后,更激烈的办公室战争就开始进入了白日化。我公开场合发表了对她开战的宣言。有很多其他区域的同事知道了大家之间的战争,其中有不少跨区的兄弟纷纷来电给我打气鼓励,还有其他区域的精英主动要求调来我的战队。后期的战斗由各人一对一单打独斗升级成为整个企业派系抱团的团体战斗了,新进派经理级带领的团队与元老派经理级带领的团队战争。反正每天都活在战斗中,一个不小心,就要被大鱼干掉。在外,要斗同业。再内,要斗同行。大家为了彼此的利益,赤裸裸的人性随时可见,斗得不亦乐乎,斗得心力憔悴。这就是你不想打也要打的生存之战。

最后我跟这个女人战争的结局就是:我接手了她的一切,依然待在原来的分行。她则调去了其他区域的分行。每次企业管理人员开会,我坐在经理级的位置,她坐在主任级的位置,大家偶尔也都需要在领导面前面带虚伪笑容的有业务往来。

呵呵,你的职场故事是否也同样精彩?如果说女小人三八嫉妒愚昧是天性可以原谅,那我认为,男人做如此小人的话,就是罪不可赦,人人得以诛之。有兴趣听故事的朋友可以跟我一起进入到说那个男小人的坏话时间。

男小人。

多年前,一个机缘巧合,在一个我敬仰的师傅推荐下,我以区域经理的身份空降到了新企业外地的一个新开业大概半年的分企业。分企业坐落于该城市的CBD繁华商务圈,一千多平米的甲级高档写字楼,租金单价都要几乎500元。大厅几十台电脑办公位置井井有条,说不尽的豪华高尚。分行员工大概30个。平均工资五千块。维持一个分企业的每月开销至少20万起步。

我师傅算是总企业的第四把手。他什么武器什么交代什么背景人物都没有给我,就只对我说,好好做你的开荒牛!就把我扔到了分企业。分企业没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熟人。企业的人除了知道我是四把手先容来的,对我的其他背景也完全不了解。每个师傅都教导过我,每到一个新环境都不要轻举妄动,不要意见多多,谨言慎行,闭嘴多看多听,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我去了三天就把整个企业的派系人员背景摸清了。

分企业主要领导有三个。派系也主要有三。30个00后员工都是以熟人先容的形式进企业。有一半以上,是没有任何业内的工作经验。除了财务大姐是大老板的远房表姐,个个人都有自己效命的归属派系。但虽说表姐是大老板的亲人,却常常在大家面前抱怨薪水太少。埋怨企业制度。

大哥的老乡派。二哥的亲戚派。三哥的朋友派。每个老大都试图想把人家派系的人拉拢游说成为自己的人。其实看得出来,那群00后个个都心地单纯,来打工无非也就是为了学习,为了赚钱,面对老大们每天不厌其烦的你争我夺,也无可奈何,敢怒不敢言。整个工作气氛甚是压抑。我,无门无派,象个哑巴似地天天看着这样的好戏轮番上演。

大哥:80后。老板的开国功臣,高级头马。跟随老板多年,第一次自己出来主持那么大的局面,分企业法人代表。主要负责整个分企业运作决策,同时也是销售部门的领军人物。

二哥:60后。老板一把手的亲兄弟。主要负责对外公关宣传人力资源管理行政方面。

三哥:00后。老板娘那边的亲戚总企业三把手的皇亲国戚。主要负责招商,店铺选址,装修方面。

大哥:表面忠义两全,其实用人唯亲,贪得无厌。每天只顾着抱着他的美人,顾着他的老乡,几乎分企业大小事务,美人点头了才可以通过。早已引起了民愤。美人是分企业跟我同级的唯一女性。美人是大哥以前的手下。他们欲盖弥彰以为大家都不知道他们的奸情,却不懂员工都私下叫美人老板娘。美人开心,天下太平。得罪美人,鸡犬不宁。大哥的办公室,美人坐在里面的时间比大哥还多。

二哥:表面通情达理,其实狼子野心,斯文败类。每天就是顾着拉拢人心,巩固势力,一天到晚就跟员工在自己的办公室喝茶聊天打屁。地推不做,电联不干。一个月,五个新人都招不到。自己的本份工作范围不管,不是陪销售部的去谈业务。就是邀约女同事去他宿舍煲汤煮饭仔玩过姐姐。连我这样的货色都不放过。

三哥:表面傻里傻气,其实阴险狡诈,手段恶劣。每天迟到早退,装傻扮蒙,一副吊儿郎当造成让人轻敌的错觉。其实暗地里拉帮结派,经常私下自掏腰包请员工卡拉OK收买人心。他报上来的装修价格几乎都是高于市场价的百分之十。管理这个项目的那个主管经常没人的时候就主动走到我位置,私下找我吐苦水,试图要我跟他一起说主管的坏话。我看起长的有那么傻吗。你这个老猫看起来长的也没那么蠢,在一个刚去没几天的外人面前数落你老大?谁给你的胆子?大家很熟吗?你以为我听不出你们的口音是一个村的兄弟吗?

一切都是试探,这就是职场。大家以后可以以我为例,不要那么傻,人家骂你也跟着骂。看清楚了再骂。步步为营,不要祸从口出的好。他说什么,你就保持他看不懂的微笑就好。

三哥做群主的同事群。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要心腹级。他每天开口姐闭口姐的叫我,我也表面臣服他做他的心腹。我就想看看你们这几个大老爷们到底玩什么?用什么方法干架?才因此进了群名为:打倒大哥。这样的一个三哥私人群。里面赌红包的金额让我这个村姑触目惊心。让自己的手下迷恋赌博?什么用意呢?

我新人,无门无派。每个派系的老大都对我很好,一面忌讳企业把我空降来的目的,一面试探我的立场,都想试图拉拢我加入他们的派系。

每次大老板高层下来巡店,大家表面都称兄道弟,看起来好像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看起和乐融融。都是站在统一战线,誓死为企业效命共存亡的样子。实际上暗地里杀气腾腾,各各都想置对方于死地。我不知道老板知道不知道每个月烧他二十几万的这几个大哥,已经内斗到了卑鄙下流相互设局陷害的无耻地步。大哥们各怀鬼胎,都想做地方一哥。二哥,三哥为了做一哥,放纵任由那个自以为是,自以为山高皇帝远,已经忘乎所以的大哥胡作非为。对于他们来说大哥越错越好。

与此同时,我跟美人竞争着分企业四把手的位置。没错,我要说的男小人,就是美人的男人,这位有勇无谋,愚蠢无比的大哥了。

我没有进分企业前,他们的日子都过的逍遥自在。每天开完早会,业务员回宿舍睡觉的睡觉,留在办公室打游戏的打游戏,追剧的煲剧的煲剧。也不用打下班卡,住近点的,基本开完早会就回家睡觉。大哥们没时间管他们,也怕管了失民心,人家不帮他站队。每天为着自己口袋充盈为泡妞忙碌着呢。那么大块的肥差肉,大哥们都幻想着可以自己一个人独吞。诺大的一千平米的写字楼,平时冷冷清清,一眼看过去的那小猫两三只都是家住的比较远的。毕竟办公室有免费中央一级空调,舒服过好多人的家,好过在外面游荡搞不好还要花钱。反正每个月烧的那二十万又不是咱自己家的。反正大家只是个说不上话的小员工,大哥们就斗吧。斗的越凶越好,就越没有人管大家。反正老板大把米。

早会也是我见过最奇葩的早会。销售部主持早会的是大哥,所有的人,都不用带笔带笔记。早会内容反反复复就是你几时可以出单子给我?而不是教你怎样出单子,鞭策你如何出单子。

我刚去那会,跟老大唯一提过的意见就是关于销售部的早会内容。为此得罪了不少人。你个八婆,竟然要大家早会带笔带本子写字。

刚进企业,大哥对我热情有加。通过聊天得知,大家入行的年份差不多,他比我早一两年。

但在我进企业五天后的一个假期的结束后,一切都全变。大哥三百六十度对我大变脸。莫名其妙无言无故的各种小鞋给我穿。

比如,工作分组,让一个没有工作经验的00后,级别比我低的业务员做我这个入行十年前辈的组长,我每天的工作汇报要先交给这个小年轻审查。我要做外勤也要我这个组长批准才行。一个那么大的企业,竟然可以明目张胆的发生如此荒唐的笑话。我没有反对没有抗议没有表态,我就想看看你到底还有什么更利害的招式。每天跟我那个年轻可爱的小组长称兄道弟吃吃喝喝不知道多开心。他还开玩笑的说,不介意我的年纪比他大,等我离婚他愿意娶我做老婆。最后还认了我做干姐姐。

比如,参加找铺位,从此我不必参加。当然这个也很利益有关。因为我每次铺位的报价都比美人还有他的心腹报出来的价格的低太多。租金转让费都不够贵。不够高大上。同一个门面,我去谈的转让费是五万,到了他们那报出来的却变成了10万,甚至15万。所以,怎么可以让我参加。

比如,我递交的培训教材,我写的工作建议报告,我做的市场评估报告,他可以明目张胆,错别字都不改的交给美人当成美人的报告成果向老板讨赏。

区域最好做的路段是属于美人的。你经过路过都是杀头的罪。有天半夜一点。大哥打电话给已经熟睡的我劈头盖脸质问:为什么破坏美人的成交?一顿大骂。我都糊涂怎么回事了。

原来,我前天的工作报告写了我途经一个客户商家,有进去喝茶聊天,也没深谈到什么关于业务上的问题。我也根本不知道这个客户是美人专属的,谁动谁死。然后美人看到了我这份报告,就跟他哭诉说,肯定是由于我前天的有心破坏,就是因为我这个坏家伙,嫉妒美人,现在这个客户才不愿意跟美人成交的,美人那么多个月的努力就这样被我这个村姑糟蹋了。就这样,第二天早会,我就成了一个早上的批判大会的主角。恨不得把我拉出去枪毙的样子。

我去的第一个星期就可以有单子出了。手上还有其他准备可以成交的客户,只要他把合同跟其他细则给我,基本都没问题了。按道理,作为领导应该高兴才对,他不同,各种借口不给我出单,还加了我的客户,试图让美人跟进我这个随时等我通知成交的客户。他根本不知道,这个随时可以成交客户是我以前的生意伙伴我的死党。我找二哥,找三哥,反映关于有单不给出的这个问题。这两个大哥一脸无辜地说爱莫能助,谁叫他们都不是大哥捏。对。没错。谁叫他们不是老板?谁叫每个月烧的那二十万不是他们的钱呢?

比如,老板来的述职会议,我作报告的同时,大哥的心腹就不停的发来微信让我停止不要讲那么多不要占用会议时间那么多。大家难道不觉很可笑吗。正常业务述职报告都要阻扰。无非就是怕我的报告优秀过他的美人引起老板的注意。我直接关掉手机,做完我该做的述职报告。

比如,警告我微信群里,除了工作报告不许在有老板的管理层群发表任何一句话。工作号的微信朋友圈也不许发太多关于工作业务的信息。理由是发的太多会引起朋友圈企业领导的反感。除了总企业要求的硬性发的那些除外。我直接朋友圈把他屏蔽。我的朋友圈又不是发给领导看的。

比如,我报名企业讲师团队考核,他就让我加班加点让我去做无谓的资料整理,想让我没有时间精神应付。后来,连管理讲师团队的二哥集团的那个小帅都看不下去,私底下帮我准备好了考核的演讲稿偷偷塞给我说,姐,加油!结果,我过关了。一起参加的美人落选了。

我要组团队他也不让。还有很多更恶劣的,就不一一细说了。

然后,让我把手上的客户交出来给美人跟进,一个月内把我调换三个部门。我是无所谓,属于多功能人才的我,在哪个部门我都可以干好。可是,每当我刚上手,就又被调去其他部门了。他一边一个月把我调三次,一边让美人接受我的客户,还一边每次会议都把我当成批判主角抱怨我不出业绩。除了批判会议,所有关于部门的业务的会议我都不用参加了,因为没人知道我属于哪个部门的人。他私下警告部门的人不要把跟我交谈泄漏部门商业机密。销售部除了我那个曾经的小组长敢公开跟我讲话,并公开指责他之外,没人敢公开在他们面前跟我交谈。这就叫做职场孤立打击法。通过孤立你的办法,让你受不了,自动妥协或者自动离职。

他对我如此明目张胆的打压,连他的老乡他的心腹们都看不下去,纷纷私下发偷偷发来来微信安慰我要坚强。三哥也都看不下去,为此还帮我打抱不平,为了这个调动问题,直接在会议上跟他对干。三哥看起来是很好心,其实还不是借题发挥为自己。

到了最后呀,他干脆派我每天坐至少单程两个小时公交车,到一个根本跟业务无关的区域搞市调。大城市还特别塞车,你不能准时回来打卡就有你好看。我就当做每天都得出去玩的心态多开心。他该经常明知我每天从企业打卡再出发去山里转几趟车差不多两个钟头才能到达目的地,他就抓时间差。比如我十点出发。你出发前他不跟你说今天有什么会议要开,然后十一点就微信群里发个通知,全体人员一点半准时到达会议室开会。这个时候我还在公车上颠簸准备到的样子。就算我跳车马上又趴公交车,我赶得回来也大多数不能准时。

一个大男人,这样对付一个小女人,还玩的开心的很。手段好像一个三八婆那么三八地让人看不起,让人耻笑。就不能玩点高招利害的让我佩服佩服?我为有这样的对手感到丢脸。

当然,如此打压我,美人跟我竞争四把手是50%的缘故。但换位思考,一个销售部的领导,就算你的手下跟你的女人有利益冲突,如果这个手下出业绩,你就算表面不敢开心给你女人看,按人性分析,你暗地里心里应该还是盗喜的。不应该如此打压一个业务精英。

所以我认为,他可以对我变脸的如此公开没有那么简单。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对我强烈的恨意。好像突然发现自己的朋友原来就是他的杀父仇人一样。非置我于死地不可。

我就在开始琢磨分析到底什么原因?

按道理分析,我跟他以前素未谋面,刚来五天,就算为了美人也不可能一收假期回来就那么大的怨气。

态度是假期过后才发生变化的。那么,肯定跟这个假期有关系。假期能做什么?也不就是跟亲人好友一起过节。我跟他以前没有交集。亲人?好友?难道他的亲人好友跟我有交集过?如果有的话,那肯定就是恨我入骨的。恨我入骨我所知道的人很容易找,做那么多年,在这行,我公开场合声明是敌人的也只有一个!就是前面说的女小人。可是,这可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几乎都要忘记女小人的名字了。而且,他之前也不是大家那个企业的人啊。是不是我想太多了呢。

我就闭上眼睛。提取十年前跟女小人相处的每个记忆片段在脑海重播画面。好像影片倒带那般。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个习惯?

突然画面定格在十几年前我做新人那会,一个深秋的星期六午饭后,我坐在位置打瞌睡,我那个女经理尖锐兴奋的打电话声吵得我睡不了。

再倒带听听她说什么。哦。她在跟人约饭局。反复大叫某某某的名字,说你个狗东西,升官了,今晚这餐你请客!

听不清楚名字,反复倒带。努力回忆。哦。终于听清楚了。那三个字,原来就是大哥的大名啊。我明白了。原来如此。

为了进一步确认脑海影像无误。我联系了几个以前企业的旧同事,在多方打听的验证下,终于搞清楚这个三八公打压我的正真原因了。

看来,这业障是前世结下来的梁子。原来,世界就那么小。这个三八公原来跟那个三八婆以前是一个企业一个师门出来的。而且还有亲戚关系。怪不得我说呢。那愚蠢的手法怎么这么似曾相识。他所做的一切可能就是为了让我尝试他亲戚当年受的所谓羞辱吧。让个新人做我老大。呵呵。我知道。

二哥,三哥对我遭受这些不公平的遭遇都深表同情,他们煽动我,在大老板来的会议上,以受害者的角色站出来,直接当面提出来,并且可以提供给我大哥其他伤害企业利益的证据。

我神经病吗?让我做你们的枪?我现在想枪毙的已经不止大哥一个人了!

不管怎么斗,老板看的是业绩。老板应该开始对每个月烧的那个二十万有感觉了,下了死命令:三个月业绩不达标,大哥下台,唯才是用,能者居上。

这下更加热闹了。早已民意大失的大哥急了,每天几个没有实际引导动作,只有骂责的会议逼业务员出业绩。这个时候二哥三哥联盟了。联手不出业绩,以升官作为承诺游说业务员捂着业绩,等着大哥下台后在做成交。

我这个时候又变成抢手的热馍馍了。

大哥为保王位,弃美人埋怨,妹妹之仇,不计前嫌,把我从山里调了回来,每天对我虚假的笑容,希翼我跟他一起把业绩搞上去。并给了我诱惑很大承诺。为表诚意,也怕我留在总部被二哥三哥影响收买,生死关头,不顾美人的再三反对,马上把我调去了他投资的那家充满秘密的直营总店做老大。然后也让我联系之前那个不给我出单的客户。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才出了第一个单子。

二哥,三哥联手也来拉拢我,让我站队他们不要帮他的直营店组团队,不要出业绩,坚持就是胜利。承诺,不管他们谁做大哥,三姐的位置肯定非我莫属。让我好好想想大哥是当初怎么迫害我的。

可是,二哥,三哥私底下又分别给我承诺,只要他做了大哥,二姐位置就给我坐。

不知道有多少个看故事的可以有耐心看到这里。呵呵。是不是觉得职场风云很搞笑很复杂?换你,心累不累?

我通通都答应他们每一个人,做他们听话的狗。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反正我打完卡了我也回家睡大觉。

我真为大老板感到深深的悲哀。不知道大老板知不知他养了这三个为了个人利益不顾企业利益伤害企业利益吃里扒外的高价白眼狼。

三位所谓大哥,在我眼里其实一样货色,根本猪狗不如,连最起码的职业道德,最起码做人底线都没有的害虫蛀虫腐败分子。跟他们这样的人为伍,简直是一种羞辱。要做被我敬仰的老大,首先第一条就必须是人品道德。你们这三个一肚子坏水的狗东西,帮本小姐挽鞋都不配。

诺大的分企业,竟然没有老板的一个心腹。每次老板来开员工集体大会议都说,你们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呀,谁他马敢在大会公开举报啊。按我分析,老板应该多少知道点,但应该没想到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不堪。

我宁可不干被斥退,也不能任由他们这三个兔崽子任意妄为。我心光明,亦复何言。如此伤害企业利益人人亦可诛之。很多人会说,那你怎么不跟你师傅投诉,不找你师傅出面呢?当然不能找。我在企业受的一切打压,一句都没跟他说过。他也从来没有私下跟我八卦分企业一切的情况。有其师必有其徒。办公室政治就是这样了,大家可以自己分析其中的牵连原因。

职场中,越级打小报告是个大忌。你个小兵,直接打小报告给大老板更加死的快。可是没有办法,我顶头上级这三位大哥没有一个靠得住,无事马走日,象走田。急事飞象过河,哪里不死走哪里。管它日字格还是田字格。

我直接把这段时间收集的各种证据整理出来做了一份越级举报报告。报告是做出来了,那该给谁好呢?这又是个难题。三位大哥分别都是三位把手的人。我给谁都不是。

想来想去,我想到了一个好人选。大老板的司机。呵呵。大家要知道,如果一个司机可以跟在老板身边十年,那他肯定是个保护老板利益的大忠臣。据我了解,大家老板的专用司机就是这样的角色。我没跟他单独讲过话,但有照过一面。高大魁梧,仿佛看见他光亮的额头上就刻着:我是忠臣。这四个字。能在企业长期任职的,要么是以忠义取胜,要么是管理业绩称霸。你以为你工作勤奋,每天加班加点还不抱怨,还倒不如说你领导管你管的好。

想到做到,势不容缓。我心痛那个每个月烧20万。鸡毛信加急三根鸡毛发给了老板的司机。

鸡毛信发出去五分钟后,司机就亲自打电话给我了。第二天,总企业的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在企业工作群分别发表了反腐帮理不帮亲的公开信。

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三位大哥在这几天就没有一个人再找过我聊心事了。企业也没有任何一个同事敢跟我开腔。

第五天,老板带领司机保镖还有王朝马汉精锐部队空降,身披帅印亲自作坐镇分企业主持大局剿内匪平内乱,开展业务了。

最后的结局:分企业换了法人。

至于我的情况嘛,不告诉你们!这就是所谓的职场政治风云啦。

我不怕千万人阻挡, 只怕自己投降。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 ,握紧双手绝对不放。

下一站是不是天堂 ?就算失望 ,不能绝望。

图片发自手机赌钱平台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台淹年代彪视股份有限企业1989年出品 剧本吴念真 编剧吴念真朱天文 导演侯孝贤主演梁朝伟辛树芬陈松勇获奖1989...
    小包私房课阅读 672评论 0赞 50
  • 看到这题目,又觉得矫情了!想写点什么,可是,写点什么呢?记得昨天还有好多想说的啊!看来有些东西真的不能拖,因为当你...
    坚持进步阅读 35评论 0赞 0
  • “L.你知道'慰安妇‘是什么吗?” “'慰安妇‘是什么?” “小胖,你听说过'慰安妇‘吗?” “不知道!是什么?”...
    两界阅读 71评论 1赞 4
  • 我的靈魂不會講故事,不懂道理, 我的靈魂衹會苦笑,扭緊它的雙手; 我的靈魂不會記憶和防御, 我的靈魂不會考慮或贊許...
    东丰林波阅读 85评论 0赞 0
  • 11 俩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只担心那织女,被牛郎攒了365日的金风玉露,无法一日消受?!”表弟语录。 ...
    一笑绝尘阅读 87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