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雨,让我看清命运的真相

图片发自手机赌钱平台App

早上一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把上班途中的人们搞得异常狼狈。

同事说雨刷器在大雨中狂扫,能见度依然很差;再加上路面坑坑洼洼的积水,感觉不是在开车,倒像是在划船。

几次萌生把车停在路边等雨小了再前进的念头,无奈怕迟到,只能硬着头皮手握方向盘一点点地往前挪到单位。

巧的是,我昨晚在山里住,早上7:15分帮一同事载她女儿去附近的乡村学校上学,那时天已经黑压压的一片,但雨量还少,无不兆示着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回到单位7:30分左右雨就渐渐密集起来,继而大雨如注,我侥幸不用湿身。

吃完早餐上班,看着窗外经过大雨洗礼的后花园,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顿觉心旷神怡。随手拍了几张照片发朋友圈,并配上一段文案:

医院的后花园经过早上一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的洗礼,树木显得更加挺拔、青翠,生命力更旺了。放眼望去,像一幅画卷,宁静、安详。[玫瑰]

绝属有感而发,不一会儿院长就第一个点赞,同事说我怎么能把这平常的景象写得如何富有诗意,我说你眼里看到的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而其实写下那段话后,我突然意识到我是属于这里的,历经20年多年,不管我承认与否,我与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景一物,都融为一体。

01

父母是单位的双职工,学生时代我就一直想逃离,逃离大山,逃离这个封闭的环境,逃离这个令人压抑的地方。

于是我拼命地读书,想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实现凤凰涅槃。

我想方设法地逃离,可几经波折,命运却给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尽管心比天高,可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对于一个刚从校门走出来的手无寸铁,毫无生存能力的穷学生来说,除了顺从父母的安排,我几乎没有选择的能力。

我清楚地记得,23岁从省司法学校狱政管理专业毕业后的那一年,我待业在家,被动地等待命运的宣判。

11月底的一天,爸爸下班回来面露喜色,对我说:“明,工作的事情上面批下来了,蔡院说下个月上班。”

我当时听了,内心不知是喜是悲,默默地对自己说:“工作就这样子尘埃落定了,我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命运就帮我安排好了。”

就这样,1999年12月,我以双职工子女的身份成为山里的一员,从终点又回到起点。

02

这20年来,我通过努力考取了各种文凭和职称证书,不断精进业务水平,让自己更好地胜任本职工作;可是,命运的无力感却时常笼罩着我,让我心生无奈。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当理想与现实相左时,我始终走不出那个原地踏步的怪圈。

有时穿梭在城市的街头巷尾,看着外卖小哥顶着炎炎烈日去送外卖,觉得自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

职业本身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大家大多数都是普通人,都在为了一日三餐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换取维生之资,外加一点精神上的享受。

而我也大可不必为了山区与城市之间地理位置的不同而耿耿于怀。

可能在我的孩童时代,当我与父母一同踏进山门那一刻起,我就与这个地方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有你遭遇的事情,都是命运对你的考验。

在感叹造化弄人的同时,大家应该以一种主人翁的姿态积极面对生活的挑战。

从一开始报着试试的心态以一个小白的身份误打误撞进入统计的大门,考取了统计师。

之后在几乎看不到希翼的情况下,在众贵人的合力帮助下,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条件够了就往上争取资格。

最终克服重重困难,历经二次送审的身心煎熬,终于在2015年我如愿以偿评上了高级统计师。

同样是稀松平常的一天,我在外面办事,省统计局的曾处电话打进来了。

曾处在电话那头问我:“你是想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听到曾处的开场白,我知道这次有戏了)。

我紧张地说:“当然是想听好消息。”

曾处笑着说:“恭喜你,经过专家评审团的一致同意,你通过了高级统计师的评审,取得了高级统计师资格。”

那一刻,我没有丝毫的狂喜,有的只是历经风雨再见彩虹的欣慰,内心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从此,我的职称之路得以圆满。

03

我天生胆小,是个十足的路痴,本以为这辈子不用与方向盘打交道,哪知公车改革之风吹到单位,交通车停运了。

为了生计,只能硬着头皮去学车。

在经历了教练呕心沥血的教导,以及三伏天挥汗如雨的勤学苦练。

经过电脑考、场内考、路考以及最后一关的文明考,6个月后终于艰难地拿到了驾照。

人也因此黑了一圈,某日遇到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第一句话就问我说:”你刚从海边回来吗?"。搞得我好生狼狈,不知如何作答。

从教练手里接过驾照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伟大,学车不仅让我突破心理局限,战胜了内心的恐惧,还让我掌握了一门谋生的技能。

从此女司机上路,每天来回30公里在单位与家之间奔波。

04

人到中年,我不能说向命运交出了满意的答卷,但至少上半生,我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拼尽全力。

就这样跌跌撞撞一路走来,得失全在一念之间。

人这一生,赤条条地来到这世上,在生命的尽头,终究也是两手空空而去。

所以对于这世上的一切,大家注定只能体会,无法拥有,既然如此,何不认“怂”。

乐小米在《青城》中说:“命运的轮盘上,零散着大家各自不知未来的命运。”当下,或许是最好的安排。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対于生性内向,不善交际的我来说,呆在山里,让我觉得自在、舒坦。

此处心安是吾乡,心安即归途。

很感谢3月的这场雨,让我看清命运的真相,与自己与命运达成了和解。

? ? ? ? ? ? ? ? ——文章完——